信仰不倒的小二逼

字数 1709阅读 128

玩魔兽这么久了,最念念不忘的就是TBC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

那时候我玩的盗贼,有一帮在艾泽拉斯相遇相知的狐朋狗友,每周准时开荒蛋蛋。公会的主T是一个牛头人战士。在那个年代基本都被圣骑霸占,有无敌有圣疗有牺牲有清算,超级BUG。所以我们都劝他换圣骑,他说:“男人就该玩战士,冲锋的感觉才爽,倒在冲锋的路上也是一个战士的荣耀!”

我一个玩盗贼的并不在意他这番言论,毕竟我只是一个输出,靠着队友的暴力就能无限剔骨的尊严贼并不会去考虑这么多。有一点还好,我们不会因为OT而灭团,因为他会在团长喊准备的时候就冲锋上去建立一个杠杠的仇恨值。

他的ID叫黑暗战神,好中二啊,所以我们都叫他二逼战。二逼战最突出的一点就是不管周围有多少人多少怪他通通不会管,他只管他面前站着的大BOSS,导致公会副T的压力就很大,我那时候也不太会去转火,估计很多人都不会转火,毕竟BOSS本体输出高才有团队补贴。这时候公会的副T就不乐意了,说他没有存在感,他是一个正八经的骑士T,除了清算和奉献就没有更好的拉怪技能了,扛不住了开无敌还会真正的OT,所以他从来也不开无敌,所以他死的次数越来越多。也许二逼战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每次活动他都会送副T2000G,那时候的两千就是一张大卡,我得存几天的伙食费才有,但是二逼就不考虑这些,也许他就喜欢与BOSS酣畅淋漓的战斗吧,他不愿意去拉小怪。

在开荒到蛋蛋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紧张得不得了,毕竟伊利丹真的很威武,两把蛋刀绿光闪耀,仿佛灼烧腐蚀着空气。很难形容他的那种无双气质,我们的二逼战第一眼看到他,估计是一点就是绿名,所以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合影,一个牛头人拿着格鲁尔的小蛋盾与蛋蛋的合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和谐,在伊利丹和奥达姆对话完毕过后一个牛头人秒倒在伊利丹面前,正如他说的那句经典台词一般“你们这是自寻死路!”一个团队就在这初次见面中倒下了,能消失的我也不例外。

所有人都在打字攻伐二逼战,他好像还觉得自我良好一般,没有记住教训,只轻轻地说一句:“我只是想合影而已,哈哈没想到绿名会变成红名。”

就这样,一个团队在他的引导下团灭了两个月,团队人员也变了一个又一个,连我都没有多大耐心陪着他们打下去的时候,二逼战说:“接下来如果只要一周过不了,我每周补贴团队一人一张小卡。”这对于我这种学生党来说,当然是好消息,反而有点不希望过蛋蛋。团队指挥也从会长变成了二逼战。

二逼战的声音有点沙哑,很低沉的那种感觉,有时候还能传出来他那边嘈杂的叫骂声,估计是在网吧里玩魔兽环境应该不怎么样。我就吐槽他:“卧槽你不是土豪吗,怎么还在这么烂的网吧里玩魔兽?”

“小伙计你不懂,我喜欢周围的叫喊的这种气氛,更有激情。”

与他最后一战,就是在过伊利丹的那一天。他不像以前那团长一样喊准备,冲。他直接叫一个牧师给他上个盾,就冲上去,冲上去砍了两刀过后再数一二三,再让我们上。往往那时候他就要死不死的样子,他就一直很亢奋的那种“给老子砍死他,妈XXXX!”我就很怀疑他看过自己的血条没,估计除了BOSS他就不太关注太多,但是还是会指挥一下奶去奶好副坦。

在伊利丹飞上天的时候埃辛诺斯火焰降下来,这个时候一般都会换上术士来拉着,我们跟他沟通过,他不答应。

“老子玩战士!就不会让别人来拉怪!想都别想!全都是我的!”我们犟不过他,反正灭团了还有点卡拿。他还是没能逃过被砍死的命,不过有灵魂石,他死了过后又立马站起来,但是就在这短短几秒钟我们的副T连圣盾都没开出来,就倒下了。他一个人扛着两个绿火到处跑,挨到肯定两下就死。我们还是脸滚键盘过了这个阶段,他就在马维面前扎绷带,叫奶回复一下蓝。接下来就没什么难度了,他就一个大嗓门吼了一句:“终于过了!我特么终于不用跟你们这帮坑逼崽子们一起打了!”

我总共拿了他四张小卡,团队里每个人都拿了四张,在第五周的时候我们过了蛋蛋,并没有出蛋刀反而出了蛋盾和狗杖。他没要蛋盾,给了副T,他说:“我不需要,我有一模一样的就行!”

没有道别,没有提前通知,没有联系方式。没有了,真的。他下了,就这样下线了。一句话我也没有,我只是一个盗贼,他是一个坦克。

他就是喜欢冲锋,我没有再见到过他冲锋。哈哈哈哈,什么狗东西就这样走了狗啊狗啊。

二逼啊有空回来看看吧,换我给你点卡。

吾名即荣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