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

字数 1567阅读 33

他死了。

葬礼上,来得人很多。有他的亲戚,朋友,老师,同学以及左邻右舍。父亲站在旁边沉默不语,黝黑的脸庞也挡不住那些阴郁。母亲涕泗横流,枯槁的面容,像要断气了的一般。听说他是自杀的!因为高考压力太大,也有的人说是谋杀,可惜没找到凶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一天前。

春风,轻轻地拂过脸颊,很暖,舒服到心窝子里了,如果就这样消失了,是不是一切就结束了?只需要轻轻的从这里跳下去。就这样吧,终于得到解脱了!他想。


三天前

“你怎么又不及格,要你何用?看看王家的孩子,都已经是大二了,你还在复读……”吴希父亲怒吼着,似乎把自己的肺给吼了出来。手中的试卷早已撕成了粉末,一片一片的散落在房间的各个角落。

“希儿,我们给你取这个名字,意味着你是我们的希望,唉!”吴希的母亲细细地呢喃着,似乎在跟自己说话一样。

吴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沉默不语。习惯了父亲的河东狮吼,麻木了母亲的喃喃细语。

回到房间,幽暗的灯光照射在发黄的墙面上,简漏破旧的桌子依靠在窗口,一张松松垮垮的床快要塌了的样子,狭小而又拥挤。吴希不由的苦笑了,这个家……


五天前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窗外的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花儿也露出了笑容,他看着窗外,一切似乎非常的美好。

“吴希,你的试卷!”讲台上学习委员紧绷着脸忙碌地发放着各位同学的试卷。慢腾腾地挪着步子,双手微微地颤抖,接过自己的试卷。啊!不出所料。

“还是没及格,总是拖我们班的后腿,很高兴吗?”尖锐的嗓音来自递给他试卷的学习委员。

醒目而又刺眼的红色字体让他心中最后一缕希望都消散了,没有任何激烈的战斗,恍然之间,烟消雾散。

一个月前。

“你说,吴希的成绩怎么还提不上来,都是他拖我们班后腿,害得我的奖励金也没了。要不是他爸妈求着我……”郑老师一脸的尖酸刻薄,欲言又止。对面一位年轻的女老师晃了晃自己手,“唉,还是算了吧!”理了理自己的长发,收拾文件,准备离开办公室。

“算了?为什么啊!你每个月都有奖励金,站着说话不腰疼是吧!”郑老师嘲讽地看着对面女老师,一点也不给情面。

女老师尴尬地笑了下,拿着文件就走了。

“咦,吴希同学你怎么在这?”出去的老师惊讶地看着他,却并不为刚刚地谈话感到羞愧。

老师谈话前十分钟。

黑板上的粉笔字像垃圾场上一个个白色塑料袋,黑白分明,却毫无差别,或许我应该问问老师该怎么办。成绩提不上来,不管做多少题目都是这样,听课听不下去,再这样下去的话,事情会越来越糟糕的!嗯,下课找老师谈谈!

一年前。

欧阳墨墨,不仅成绩优秀,模样漂亮,气质出尘,而且家世也好,一直都被男生追捧为学校的女神。这样的一个女生,曾经自然而然也是吴希心中女神,吴希不奢求别的,只要和她做朋友,便心满意足。

今天,他鼓起勇气给女神写了一封交友信,心中忐忑不安,急切地希望能得到回复。晚上,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信封放在手上,沉甸甸的,就想秋天饱满的穗麦一样。欣喜地打开信封,'我拒绝'三个字,打破了他的幻梦。你一个宅男,长得丑就算了,家中还那么穷,成绩也那么差,凭什么和我做朋友。字字句句伤人心弦,当一个人捧着最热烈的心放在你面前时,你却狠狠地踩碎他,这该摔得多么地惨烈呢?这天晚上,吴希静静地望着月亮,一望就是一个晚上。

三年前。

吴希父亲猛吸了一口烟,将烟头扔在地上,用力地踩了一脚。拿着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书给坐在对面的吴希母亲。

“只要不告诉希儿,我可以签。”吴希母亲颤巍巍地接过协议书,蜡黄的脸色显得有点苍白,带着些许抽泣声。

“咔哒”一声,吴希父亲扭过头去,形成一个诡异的角度。门外的吴希,楞楞地看着,不知所措。

“你回来了?!”吴希母亲苍白无力的脸上用力地挤出了一丝笑容。

吴希并没有接话,默默地等着他们的解释。然而,什么都没有。是怎么过来的,怎么父母就要离婚了?他想。诡异的笑容渐渐浮现,他就这样睡着了。

  夜空中,一颗流星划过。人们抬头望了望天空,继续自己一天的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