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母亲送我去当兵

十九岁那年冬天,我应征入伍。走得那天下午,县城的火车站,整齐的橄榄绿占据了大半个广场,周围都是送行的人,其中也有我的母亲。集合点名过后,我们有序地走上站台,送行的亲人们也跟着拥进站台。我示意母亲不必送我,母亲在人群里冲我挥手点头,微笑里透着不舍。母亲的身影在我不停地回望里渐渐地被涌上来的人群淹没。

图片发自简书App

登上褪色的绿皮火车,安置好随身物品,大家便开始攀谈,七嘴八舌大都是对军旅生涯的憧憬。随着出发时间临近,送行的亲属们包围了整列火车,活跃的气氛开始凝重。本来平日里听够了母亲的絮叨和对我的人生规划,现在终于可以自己选择人生,穿上军装成为一名军人而沾沾自喜。可看着别人的父母和儿子依依不舍,我的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儿。我突然有些明白我报名参军时母亲的反对,那不是不尊重我的理想选择,也不是不支持国家的征兵工作,只是作为一个母亲对一个即将远行的儿子的担心和难以割舍。为此我还和母亲闹过一段时间的矛盾,直到临行前的晚上,母亲才露出笑容,气氛才缓合,还叮嘱我到部队上好好干,别想家,常写信。想到此,我竟然后悔不让母亲到站台送我,我确实还想再看母亲一眼,我想告诉她,知道她为什么不同意我去当兵。我心里一酸眼睛竟然有些模糊,而这时我突然看见母亲的身影从另一侧的车窗前匆匆闪过,我赶紧擦亮眼晴,寻着母亲的身影不停地朝她招手,可是车厢里全是一样的军装,全是临行的道别和挥手,隔着厚厚的玻璃,母亲又怎么能认得清听得见。我追到车厢的尽头,拍打着车窗也无济于事,只能无奈地看着母亲的背影远去,继续寻觅着每一个车厢。我失落的回到座位,眼晴又开始模糊。火车缓缓起动,我心里五味杂陈,一声清脆的启笛声划过,就在我把脸朝向窗外的那一刻,我的目光竟然和母亲的目光重逢了。原来母亲从车尾的铁道绕到了车厢的另一侧,终于找到了我。我笑了,紧接着眼泪夺眶而出,而母亲始终是笑着。听不清她说什么,但我知道母亲在说什么,我已经哽咽得无法作答,只是不停地点头擦着眼泪。

图片发自简书App

满载着青春和理想的列车,在冬日的暖阳里,在母亲的笑容里渐行渐远,而母亲的身影在一片模糊里变瘦变小,视线的尽头母亲用衣袖在擦拭脸颊。时至今日,我才明白母亲的唠叨,笑容里包含着多少不被理解的慈爱和眼泪。

时光荏苒,二十年过去了,母亲送我去当兵的场景我还记忆犹新。每一次离家远行,尽管我不回头,但我知道母亲一直在身后看着我。

愿岁月安好,母亲安好。

于2018年5月13日  母亲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8,435评论 124 224
  • 周末天气大好,重庆人民难得迎来阳光普照,毕竟一般都生活在仙境中。一周没画插图决定补一张。 去买菜的时候悄悄摘了小区...
    忆南忆南阅读 188评论 2 5
  • 工作压力很大,大到让自己喘不过气,大到无数次有了离职的冲动。 想要遇到一个人,好好的,在一起。但是又不想仓促的遇见...
    眼中有光阅读 13评论 0 0
  • “宝贝,生日快乐。”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把一个四方形的红盒子推了过来。 阡陌细长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漫不经心的瞟了过...
    风聆月阅读 81评论 0 2
  • 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布的2017年上半年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慢性病人数已超过三亿,每年死亡人数占到全年75%以上...
    奔跑的先行者阅读 82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