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飞过花正开】第七章 喜欢写故事的小女孩齐星

“龟兔赛跑?”安儿站在书桌边看着手中的作业本,她迅速地扫了一眼作文,400格子的作文本,稚拙的方正小字爬了两页多,这对一般的四年级小朋友而言是一个不算小的工程。

“是哒。”齐星两只膝盖跪在靠背椅上,探着头无目的看着作文本,眼里充满期待。

“自从那次兔子因为骄傲而败给了乌龟之后,懊恼不已,兔子家族也紧急召开家庭讨论会,大家七嘴八舌地商量着,一定要挽回兔子家族敏捷迅速的名誉。”

“骄傲的小兔子痛改前非,它暗暗下决心,一定要雪耻。于是,每天早晨,朝着太阳的方向跑啊跑,早起的小鸟儿啄着小虫给它加油,路边的小花拍着手掌为它鼓劲。”

“乌龟听到兔子要找它挑战的消息,急得团团转,它向它爸爸求主意。乌龟的爸爸把头缩进壳里,1分钟后伸长头来对着小乌龟窃窃私语了好久。”

“‘找我有什么事儿吗?’,狮子市长懒懒地坐在宽大舒适的沙发椅上,它的桌面上一叠整整齐齐的文件。‘嘿嘿,狮子市长,您好呀,我是龟丞相的孙子小龟龟,不好意思今天打扰您了。’”看到这儿,安儿扑哧一笑,龟丞相不是在海底给龙王打工吗,怎么跑到了森林里,还有了这么一个市侩的孙子。她接着往下看。

“‘哦,是你。’狮子市长半眯着眼说着。小龟龟凑上去,将手上的一袋东西放在狮子市长的桌面上,‘市长,您看,这是东海龙王三天前送给我爷爷的几颗夜明珠,我爷爷叫我带给您玩玩。’小龟龟chan媚地笑着。‘有事就直说吧。’狮子市长不为所动。小龟龟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下个月的龟兔赛跑,市长,您帮个忙,让我赢了兔子。如果没有您的帮助,依我的速度猴年马月猪日才能跑得到终点啊。’狮子市长瞄了一眼桌上的袋子。小龟龟见状,立马看了下四周,关上门,把袋子打开,天哪,那几颗夜明珠照的房间像有10个太阳一样,但是一点都不热,不刺眼,反而有一种薄荷一样的味道和清凉。狮子市长嘴角动了一下,说,‘你爷爷也是森林里的一个功臣,帮助功臣的后代是这个社会应尽的义务。放心吧。’”

“比赛那天,森林里的跑道挤满了小动物,兔子妈妈为小兔子准备好了紫云英蛋糕、仙草冻、xun衣草西米露、柳叶冰棍、露珠花粉冰淇淋等等兔子爱吃的食物,等着庆功。比赛一开始,兔子就轻轻松松蹦蹦跳跳地往前跑,乌龟也很努力地跟在后面,但始终没有超过兔子。跑道边有狮子市长安排的志愿者为两个运动员送水喝。兔子跑得太快啦,它的汗打湿了白绒绒的毛,于是它一路跑一路喝。跑到一半的时候,兔子突然肚子一阵咕噜噜叫,不好,要拉肚子了,额头一阵冷汗,身边的加油声都越来越piaomiao了,最后一个跟头栽倒了。”

“这次龟兔赛跑,兔子又输了。”

“怎么样,厉害吧~”齐星把过眼的刘海撇向一边,露出半个光洁的额头,眼角向上扬着。

“花了多长时间写的呀?”

“不知道,我没去算,就一直写,一直写。”

“那兔子是为什么输了呢?”安儿隐隐地有点害怕,她不知道有这样的思维对一个孩子来说是好还是不好。

“老师,我看一下,是不是我没写清楚?”齐星的眼睛睁得圆圆的,边说边低头哗哗地翻着她至若宝贝的三张纸,“哎呀,您看,当然是被狮子市长下毒了呀,我写了呀,志愿者是狮子市长故意安排的,这不是很明显吗?”她拍了拍胸口,夸张地吐着气,“吓死我了,还以为我没写清楚呢。”

“你是怎么想到安排这样一个情节呢,我是说狮子市长下毒。”

“电视看的呀,电视上要打败一个人,有的时候就是下毒。”齐星满不在乎地说。“对了,还有书上,书上也是。”她竖起一根手指,想起了什么,补充到。

“什么书呢?”安儿继续追问。

“等等哈,书名有的字特别难写,我找给您看。”齐星哧溜一下从靠背椅上跳下,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厚厚的书。

“资治通鉴白话本。你看得懂吗?”安儿问。

“看得懂呀,看不懂就查字典呗,只是麻烦了点。”

“不是,我是说,你看的懂里面讲的情节啊人物啊心理活动啊什么的吗?”安儿实在被眼前这个脸庞粉嫩眼眸清澈的孩子给弄糊涂了。

“有的懂,有的不懂。不懂的时候,我就把里面的人换成身边的认识人,我拼命地想啊想,有的时候就又懂了,有的时候还是不懂。”齐星很认真地回答着。

算了,还是换个话题吧。安儿觉得自己一时半会儿也无法梳理出什么头绪来。便问,“那兔妈妈做的那些甜点你是怎么想的呢?”

齐星一听,格格地笑了,彷佛她料准了安儿会问这个,说,“兔子都是吃草的呀,我们人是吃饭的。吃饭有炒饭、蒸饭、竹筒饭、荷叶饭,吃草自然也可以有草的西米露、草的蛋糕、草的冰淇淋了,兔妈妈是兔子的妈妈,妈妈都会想着法子给孩子弄好吃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安儿听到齐星说的最后一句时,差点眼泪掉下来。这个母亲常年不在家的孩子,她感受到的母爱可能只是一年的短暂小聚、一次的越洋电话、一回的冰冷视频,但是她却比任何一个同龄人都细致地理解母爱最初的烟火气息。

安儿摸摸齐星柔软的头发,说,“真棒,你一定会实现梦想做一名大厨师的。”

课程在两个小时后顺利结束,安儿带着齐星走出书房,齐星举起肉乎乎的手臂敲了敲爸爸的卧室,齐星爸爸穿戴整齐地走出来。

“易老师,谢谢您啊,这孩子就是不让人省心,非得要您周六前过来一趟,这么迟了,我开车送您回校吧。”

安儿和齐星爸爸交流并不多,齐星爸爸也没有特别主动地向安儿询问齐星的学习进度,安儿就每两周向他反馈一次,他也只是微微地点头,笑着表达谢意,话语不多。

安儿往窗外看了看,海滨城市入冬的夜空也是不同于夏日的,白日里尽管太阳照常升起气温照例居高,到了夜里,温差一来,几根光秃秃的树干直指云霄,行人寥寥,比不得夏夜。

齐星爸爸见安儿有些犹豫,展眉一笑,“这样吧,齐星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我就和齐星一道开车送您回校如何?”

安儿说,“这么迟了,那不是打扰齐星休息。不大妥吧。”

“噢耶,我可以去易老师学校啦,易老师,我一点都不困,我跟您一起去吧,我还没去过您学校呢。”齐星在一旁欢呼雀跃。

“那,好吧。麻烦您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