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家驹:25年了,还是怀念有你的香港

每年的6月,总会格外地想念一个人。他生在6月10日,走在6月30日,他用歌声唱出了力量,唱出了信仰,他的歌里承载了无数人的理想和情怀。


他,就是Beyond乐队的主唱——黄家驹。



从1983年出道到1993年意外去世,整整10个年头,他的歌声影响了一代香港人,也感染着一众内地的歌迷。美国NNT国际杂志评出的亚洲最具影响力人物,黄家驹位列第二,仅次于李小龙,第三是李嘉诚。


今年是黄家驹离开的第25个年头,他的歌穿越了岁月的时空,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的青春。那些经典音符如今仍被传唱,他也成为了更多人心中的精神榜样,就像他未曾离去一样。因为在我们心里,他是无可替代的,是永远的黄家驹。


▁▁▁▁


1993年6月30日,黄家驹逝世。今年,香港已经回归21周年了,而你离家已经25周年了。我们依稀记得你还在的日子,那感觉,恍如走在一个不醒的梦里。


天才总是如流星划过。黄家驹,已经走了25年。他从未被世人遗忘,他和Beyond的那些经典音符早已深深地烙在了人们心里。直到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唱“仍然自由自我,永远高唱我歌,走遍千里”这句歌词。



有位朋友跟阿谷君说过,哪怕听不太懂粤语,哼起Beyond的歌时却有种自己无所不能的感觉。


Beyond的音乐影响了好几代人,每当我们彷徨和迷茫的时候,都能从黄家驹略沙哑又坚决的歌声中得到力量。在家驹歌迷的心里,他依然是那个无可替代的太阳。


▁▁▁▁


 赤子少年 

 谁不爱黄家驹 


一个有着情怀的不仅关心大陆底层还关心世界大事的摇滚乐队,跟沉浸在世俗社会里的香港市民注定隔膜。但有意思的是,黄家驹的知音恰恰是对岸那个无限广阔的古老大陆那些一穷二白出身但心比天高的大陆仔。




在粤语区,黄家驹的深入人心程度大概能够类比邓丽君在华语区。


可是,黄家驹绝不只是粤语区的文化偶像,他在内地的流行程度,尤其是内地小镇青年的流行程度超乎想象。某种程度上,黄家驹像一个精神的联络暗号。在珠三角工厂的打工仔们,认识之前,或许会分普通话语系和粤语区,可是一到KTV,一起吼几句黄家驹,彼此就成了兄弟。


黄家驹在中国的确更受三四线城市以及小镇青年、农村青年欢迎。在北京精英文化圈内,唱黄家驹是要谨慎一点的,那几乎标识了一个人的出身。



所以,我们要问的问题其实并不是黄家驹为什么在内地能红这么多年,而是,而是为什么黄家驹在内地大众群体红了这么多年。在中国内地KTV点歌榜上,《海阔天空》、《真的爱你》、《光辉岁月》几乎一直高居前列,但在官府文化和洋派文化的精英圈内,并不会轻易唱起黄家驹。


流行文化也有阶级之分,这不是什么新鲜结论。过于大众化的东西,大部分都会受到精英层或明或暗的抵制,哪怕他们内心并不一定不喜欢。李宗盛几乎是内地中产阶级在流行歌曲上的最大公约数,陈升是文艺青年品味的入门证明,喜欢汪峰和厌恶汪峰构成两种不同身份。流行文化或者大众文化的研究导向社会学就是这个道理。



饶是如此,黄家驹还是一个异类。黄家驹在世时,就是香港乐坛的异类。Beyond在香港从来就不算一个大众乐队,他不仅没法跟当时当红的香港一线歌星比,也比不上同时代的草蜢、达明这些乐队,否则也不会有他后来去日本发展。今时今日,香港人对黄家驹的熟悉程度也远远比不上内地人。


这就是关于黄家驹的第二个问题,为什么黄家驹会在大陆受到比香港多得多的欢迎。坦白说,今天香港人还能记得黄家驹就是因为大陆人一直在帮他们记得。


把黄家驹的歌简单归结为励志歌曲,是文化研究的偷懒。因为所谓励志歌曲本就是商业歌曲的范畴之一,励志只是消费主义的手段。但黄家驹的歌曲本质上是自我思想的诉说,他所有的歌曲,无论是词还是曲子都有极强的主体性。



我讨厌心灵鸡汤这样的词,一个能够打动人们几十年的乐队,他们一定是写着最普世的主题,但也一定是写得足够真诚。此间的少年们,不需要考虑听歌的阶层,不需要想什么样的歌够装逼,也不需要考虑什么样的社交场合唱什么歌,他们就如初恋一般纯粹地向往和热爱。黄家驹的一切赤诚和爱都在他的笔下,在他的吉他和声音里,而他的粉丝们也回报以同样的赤诚和爱。


▁▁▁▁


 我觉得自己背着吉他 

 就好像背着一把宝剑 


1962年6月10日,黄家驹出生在香港一个普通的劳工家庭,他在家中排行第四,还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Beyond乐队成员黄家强就是他弟弟。


家里的经济状况并不宽裕,住的是香港最底层人居住的苏屋区,一家七口挤在九龙深水埗一个不到三十平方米的小单位里。


左边:黄家强,右边:黄家驹


上世纪70年代初期,黄家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音乐天赋。小时候,他在大姐的一些派对上接触到摇滚音乐,知道了Deep Purple、Led Zeppelin等摇滚乐队。


12岁时,他从电视上看到了英国摇滚乐传奇人物大卫·鲍威,被他特殊的嗓音和前卫的着装深深吸引住,从此便和摇滚结下了不解之缘。


从博允中学毕业后,他没有继续升学,先后做过办公室助理、推销员、电视台布景员等各种各样的工作。在17岁之前,他手里唯一的乐器是一个口哨,并未正面接触摇滚音乐。


17岁那年,黄家驹把邻居搬家时扔掉的木吉他捡了回来自学,结果越弹越着迷,之后还加入到一个地下乐队里,开始弹起节奏吉他。


 年轻时的黄家驹


有一回,队里的主音吉他手骂黄家驹弹得奇差无比,这次羞辱刺痛了他敏感的神经,他暗暗发誓要刻苦练习,有朝一日一定要弹得比那个人更出色。


1983年,黄家驹组建了Beyond乐队,在队里担任主唱,以歌曲《大厦》宣布正式出道。同年,他们参加了由《吉他杂志》举办的山叶吉他比赛,获得了冠军,但却没有因此走红。


Beyond成立初期基本没有经济收入,就连第一场演唱会都是家驹身兼数职,自掏腰包才办成的。乐队最早一些成员的离开,演唱会上观众的突然离席,让很多人一度以为这个不知名的小乐团可能面临解散。


他却从未想过放弃,作为乐队的主心骨,他一方面维持着乐队的生存,一方面安慰弟弟“下一次我们做得更好”,陪着黄贯中练歌。那年,黄家驹不过20出头,就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难得的是他懂得苦中作乐。


从左往右:黄贯中、叶世荣、黄家驹、黄家强


1987年,他们录制第四张唱片的时候,经纪人告诉他:“如果专辑销量再上不去,就没必要、也没机会再发唱片了。”但他依然充满干劲地带大家去录制了《秘密警察》。


谁也没料到,这张专辑一炮走红。专辑中的《大地》更获得了1988年十大劲歌金曲奖和十大中文金曲奖,这也成为Beyond音乐事业的重要转折点,为他们继续创作和发行唱片赢得了主动权。


黄家驹是为音乐而生的,有一回他在台上握着吉他说:“我觉得自己背着吉他就好像背着一把宝剑。”那样的帅气,那样的热血,他丝毫不掩饰自己对音乐、舞台和观众的依恋,他享受着音乐给予的一切。


▁▁▁▁


 如果没有音乐 

 我真的会死 


20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电影盛极一时,但香港流行乐却明显不如前者。香港文艺工作者都擅长向外界取经,电影之所以成功就在于巧妙地将国外流行文化精髓融入其中,借鉴学习的同时也不忘标新立异,方才有了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成就。


反观香港流行乐,歌曲产量不少,但基本都是对日本流行乐的翻唱,如钟镇涛的《让一切随风》、张国荣的《风继续吹》以及王菲的《黄昏里》,那个年代盛极一时、我们耳熟能详的很多歌都并非原创。


黄家驹曾讥讽:“香港没有乐坛,只有歌坛。”而Beyond流传甚广的《再见理想》《冷雨夜》《海阔天空》等等大部分歌曲都是出自他手的原创。


台湾音乐教父罗大佑曾说:“Beyond坚持原创,因为他知道这不只是自己风格的问题,而是一个尊严问题……香港没有真正的音乐人,除了黄家驹。”


当时香港乐坛呈现了不尊重原创音乐的状态,到处遍布翻唱和抄袭的作品,这让家驹十分失望和不满。后来Beyond决定到日本发展,也是因为他们可以在那儿找到原创音乐的尊严,找到自我的音乐追求。



他把短暂而璀璨的一生都贡献给了Beyond和音乐,站在娱乐圈的边缘,带着三兄弟在现实和理想之间跌跌撞撞,始终坚持自己的音乐梦想。


在一次采访中,黄家驹说:“我觉得每一样东西都是发自内心,要感动别人一点要先感动自己。音乐不是娱乐那么简单,是生命里面一个节奏;无论你是一个多么繁忙的人、怎么样顾着赚钱的人,都不可以没有音乐。”


Beyond的歌里唱的都是大爱,或关于热血梦想,或关于家国情怀,还有对父母的深情,每一句都唱出了大家的心声。


写于1985年的《再见理想》让家驹在写后的几天几夜里都无法入睡;1988年,前成员刘志远离队时,他唱了这首歌,并说:“我们的远仔有更大的理想要进行,我期待他理想实现。


理想有时是那么的苍白,但从他嘴里唱出来,却充满了力量和希望,激励着我们一路前行。



▁▁▁▁


 他在27年前给 

 妈妈写了一首歌, 

 至今无人能超越 


他出生在香港一个拮据的劳工家庭,中学毕业后偏偏喜欢上了音乐。妈妈不是很赞成,更希望他像同龄男孩子一样做个普通工作,分担家庭压力。但妈妈还是默默为他攒了钱,帮他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


后来,他跟几个朋友组建了一个乐队。乐队名叫Beyond,而他叫黄家驹。



乐队最艰难的那个阶段,是母亲默默在支持着家驹,存钱给他开了演唱会,所以有了《真的爱你》来表达对母亲的感谢之情。


上世纪80年代末的一天,离母亲节还有几个星期时,他亲自作曲,并由著名香港女词人梁美薇填词,写下了这首传唱了27年的歌曲:真的爱你。



感情真挚,旋律流畅,节奏明朗,这首经典之作在1989年推出后包揽当年诸多音乐奖项,也将Beyond乐队推上巅峰。


只看歌名,人们以为这是一首爱情歌曲。直到Beyond唱到“沉醉于音阶她不赞赏,母亲的爱却从未退让”,人们才知道那个不羁的摇滚少年,把对妈妈的愧疚和深爱藏在了歌里……


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   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

纵使罗嗦始终关注   不懂珍惜太内疚

沉醉于音阶她不赞赏   母亲的爱却永未退让

决心冲开心中挣扎   亲恩总可报答

春风化雨暖透我的心   一生眷顾无言地送赠

是你多么温馨的目光   教我坚毅望着前路

叮嘱我跌倒不应放弃   没法解释怎可报尽亲恩

爱意宽大是无限   请准我说声真的爱你

……


▁▁▁▁


家驹还带着三兄弟背着吉他去了非洲,看到了在战火中煎熬的孩子,渴望世界和平的他写了《Amani》。



黄家驹在非洲


他还创作了《光辉岁月》来致敬一生与种族歧视作斗争的南非反种族隔离斗士曼德拉。



黄家驹写了一百多首歌,却很少有情歌。1988年他有了女朋友,却依旧终日专注于音乐中,最后导致恋情告吹。他写下了《喜欢你》,作为一封迟到的情书,纪念自己为理想而牺牲的爱情。



还有描写爱国情的《长城》,抒发理想和抱负的《不再犹豫》,每一首都流传至今,很多人都能哼唱一二。


有个朋友说过,摇滚音乐常给人一种聒噪、嘶吼的感觉,但在Beyond的歌声里,她没有这种不适感,反而听出了故事,产生了共鸣,鼓舞着她笑着面对生活。


黄家驹通过歌声向我们传递了摇滚音乐真正的意义:博爱、自由平等,还有理想与情怀。我们经常因为现实的枷锁而抛弃梦想,迷失自我,但Beyond的歌感动我们的同时更带我们重温了热血青春。 


▁▁▁▁


 生命不在乎得到什么 

 而在乎做过什么 


王菲说:“他们的音乐是我觉得世界上最纯洁的音乐。”


王杰说:“致上最崇高的敬意,给我们的家驹,是他引导了香港音乐的走向。”


周润发说:“我不怎么关注音乐,除了Beyond。”


 周润发和Beyond在一起


似乎每一个知道Beyond的人都会对黄家驹及乐队带有崇敬与赞誉,甚至连不懂粤语的人都能被他在歌声里传递的能量所震撼。


迈克尔·杰克逊在格莱美给滚石颁奖的时候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这个奖项由我来支配,那么我会把它送给黄家驹,可惜他已经离开了我们。”


短短十年的光阴,他给我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经典记忆,现在的年轻人也在听着他的歌,因为他是无可取代的信仰与太阳。



1991年,黄家驹在“生命接触演唱会上”再次唱起了《再见理想》,他对歌迷说:


“我们Beyond这么多年经历了很多事,从没机会到有机会,有开心,有不开心,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会坚持自己的信念,一起弹吉他弹到手指不会动为止。”


他从不知道什么是大事小事,只是一心做着年轻人该做的事。正是这股能量让他始终怀揣着最初的梦想,不图名利,忠于内心。每一个有梦想有爱的人都会听懂Beyond的音符与歌声,都能从中获得拼搏的勇气。


Beyond曾经的成员黄贯中对逝去的家驹说:“自从你走后,你的音乐从未停过,你比二十年前的你更真实,更坚韧地活着。”



是的,如今当我们一次又一次唱起“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我们都将永远记得他带着Beyond在香港乐坛唱出了一片天地,唱出自由与理想,那是每个时代都不能或缺的东西,他为我们永远地保留住了。


家驹,离开了我们25年,我们始终相信他在天堂仍旧保持一颗追求理想的赤子之心,永远都是那个爱笑的大男孩,也永远高唱着他自己的歌。


▁▁▁▁


 主题沙龙 

THEMATIC SALON


7月1日

大唐旅游将联合

香港旅游发展局

香港海洋公园

天际100香港观景台

共同在武汉市民之家市民大讲堂

举办暑期热卖专场沙龙



带您感受不一样的夏日之旅!



▁▁▁▁


湖北地区首张旅游达人专项信用卡

——“兴业大唐旅游联名信用卡”


▁▁▁▁


部分素材来自互联网,仅限于非商业性信息传递之用。如有侵犯您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时间内删除,并致以歉意。


如果你对旅行感兴趣

或者是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帮助


欢迎关注大唐旅游

你将听到更多关于旅游的故事



×





Thanks For Your Watching。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