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命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文康《儿女英雄传》

我永远亲爱的女神,未来孩子的母亲:

见信好!

我不知你此刻身在何方,亦不知此生我们是否还会相见,然而我唯一能肯定的一点是,如果有那个红幕布前穿着白衬衫站在我右侧的人,她只能是你...

如此说显得有几分做作,因为事实却是在全世界几亿适龄女性中,任意一人都会是你,任意一人又永远不可能是你,就像薛定谔的猫被关在二十几个有毒气的盒子中,然后从内到外依次打开,还要它能够存活一般。

所以能让你我相遇的只有“命”这样虚无缥缈的事物。

从前我不信命,觉得“人定胜天”才是铁律,“我命由我不由天”,怎么能把自己的未来几十年交给一个我从来不知为何物的东西去操控呢?

可后来我发现了第二层逻辑,就是人们所认为的“逆天改命”实际也是“命”的安排。它在某刻会灌输给你一个念头或提供给你一个机会,同时你选择了追随这个念头或是抓住这个机会,但在一开始你并不知道这会改变你的未来。

人们按照新的选择走到最后并改变了从前的状态后,把自己神化,称这为“逆天改命”,殊不知恰恰是“命”在其中的某刻轻推了他们一把的缘故。

此后我再思考不出第三层逻辑,便只得作罢。

所以如何按照“命”的安排,让你我相遇相知,这是我们人生中的重点问题之一。

当然这个问题我现在无法给出回答,但我能够确定的是,我们需要take time。

慢慢来,并不是比较快,而是能省功。

人们在有限的生命中,能够吸收转化和释放的能量是一定的。省功即是降低能耗,这样才能节省下更多力气,用在我们陪伴彼此时。

我能不能对你负起责任来,这是另一个关于我的考验,而我自己需要take time。

现在即便你是貂蝉,貌若天仙长袖善舞,我一不是王允,能揣人心多谋善策;二不是董卓,威震西凉权倾朝野;三不是吕布,戟射惊天独当三雄。

只是王允董卓吕布府上一家丁的情况下,除非让禹岩借我只金手指,不然大佬一声令下我横尸当场,连给你留个遗腹子的机会都没有,岂非可惜至极?

你想养我又另当别论,我去当全职家庭煮夫,做饭刷碗洗衣服带孩子,这些都不成问题。但未来某天,我年老色衰体疲力竭,不如外面的娘炮爱豆们年富力强能舔善抠,你弃我如敝履,我彼时该何以自处?

思来想去,即便你马上“咻”的一声来到我面前,我也只好给你两脚慢走不送。

这亦是命,更改不得。

我希望你在等我的同时,也能考虑一下身边条件较好的有为青年同志,毕竟三条腿的蛤蟆陆地上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满池塘都是。

不要总想着在我这一棵歪脖树上吊死,去旁边的常绿针叶林里多试几次也未尝不可。万一你碰巧就钓到了一只金龟,就不用再惦记我这土鳖了,这样对你更好。

言尽于此,再多则失。

祝安,勿念。

魔仕

2019.3.1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