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知道什么是水果拉霸佣`金吗?有清楚的吗?

 看见陈默手中颗,点`击进入【Ag8up.vip】碧翠欲滴的丹药,燕倾城拍了拍自己高耸的胸脯,明显松了一口气。

    杨鼎天站在那里,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对陈默所做的一切根本毫不在意。

    而刚才还对陈默百般嘲讽的家伙就像是被捏住脖子的鸭子,戛然无声。

    陆波瞪大了眼睛,震惊地看着这一切,在陈默前几天买丹炉的时候,他还有些疑惑,毕竟花了那么多灵石买来这么一个难看的大鼎,在他看来太不值得,现在他才终于明白过来,陈默不仅年纪轻轻已经修行到了神境,而且还是一个炼丹师!

    顿时陆波内心狂喜,就算陈默的修行天赋不高,但是就凭他是炼丹师这一点就足够引起门派的重视,大兄的眼光还真是高啊!

    只是当陆波的眼神投到那个被毁掉的丹炉的时候就感觉到一阵肉疼,难怪炼丹师那么赚钱呢!不赚钱也供不住他们这么败家啊!

    考核长老眼神一缩,心中震惊万分,这个家伙竟然真的能够炼制出三品丹药!

    这可是三品丹药啊!三品丹药师即便是空洞派这样的大门派也会礼遇有加,今天竟然跑到了自己这个小小的乌苏派?这是……这是真的吗!

    自己的随口一说,就帮助门派找到了一个三品炼丹师吗!

    考核长老的心中虽然已经翻起了滔天巨浪,但是表面上依旧平静,说道:“虽然丹药已成,但是毕竟炸膛了,也不知道你炼制的丹药到底如何,拿上来我看看。”

    有弟子将陈默手中的丹药拿给了考核长老。

    “色泽圆润,药香四溢,药力如狼似虎,只是握在手中,浑身的元气竟然有着一种沸腾的感觉!果然是青天丹!”考核长老高举着手中的丹药,大声说道:“没错了,这就是青药门的青天丹,他陈默就是五年前被灭门的青药门流落在外的弟子!”

    陈默的脸上终于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心中一块大石头落地:果然蒙混过关了!

    “无知小儿!”就在考核长老宣布陈默就是青天门弟子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传来,一个一身麻衣的老者缓缓走出。

    “这枚丹药蕴含的药力岂是区区青天丹可以比拟的?”老者瞬间出现在考核长老的身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这是一种比青天丹功效至少要强大三倍以上的丹药!”

    “不好!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陈默心中大惊,明明自己已经蒙混过关了,你这老头儿跑出来干什么?

    “不是青天丹?竟然不是青天丹?”

    “比青天丹的药力还要强大至少三倍的药力?这到底是什么丹药?”

    “长老让他炼制青天丹,他为什么不炼制青天丹?”

    “莫非他根本就不是青药门的弟子?是不是别的门派的奸细啊!”

    ……

    ……

    考核长老看着满脸露出痴迷之色的老者顿时怒不可竭,吼道:“左老头儿,你懂个屁!这就是青天丹!你炼了那么多年的丹药,是不是脑子都被烧糊涂了?连青天丹都不认识了是吗!”

    “巫老头儿,你才糊涂了,你连屁都不懂一个,能知道个什么?这不是青天丹,而是比青天丹还要厉害的丹药啊!这年轻人简直就是一个天才!”左长老眼神灼热地盯着陈默,都把陈默盯得后背发凉。

    巫长老简直哭笑不得,这个左天星虽然炼丹是一把好手,但是这脑子的确不太灵光,他又何尝不知道陈默是个炼丹的天才?正是因为他觉得陈默是个天才,所以才坚定地说陈默炼制的就是青天丹。

    早在陈默要炼制丹药之前所讨要的那些药草时,他就已经看出了这并非炼制青天丹的材料,具体配方他虽然不知道,但是常用的几味材料,陈默却是一味未用。

    可是只有陈默炼制出了青天丹,才能证明他就是青药门的弟子,才能服众,才能加入他乌苏派啊!

    “药力太过于凶猛,这种低阶品质的药炉自然会因为承受不住而炸膛啊!”左天星看着咋舌说道:“小子,只要你拜我为师,这尊跟随我多年的天极紫鼎便赠予你了,这与你的金色灵气真好相辅相成,简直是再适合不过啦!哈哈哈!”

    天极紫鼎?

    陈默看着出现在左天星掌心处的那尊紫色小鼎,眼中一片炽热,这炼丹炉竟然还是一件法器,平时可以随身携带,在需要的时候拿出来就是一尊炼丹炉。

    在以后炼丹的时候就方便多了,而且看这丹炉的品相,其品阶还不低,比自己用手掌炼制出来的丹药可能还会好上几分,不过却是比不上自己在地球上捡到的那尊三足巨鼎,只是那尊巨鼎太大,不方便携带,不过如果能够得到这尊天极紫鼎,对他来说在现阶段也是一个极大的臂助。

    就在陈默要答应下来的时候,巫长老扯着左天星的袖子,说道:“左天星,你要收弟子我不管你,但是这丹药你必须给我说清楚了,你看看这丹药的颜色,你感受一下其中的药力,这与青天丹的描述一模一样,怎么就不是青天丹了!”

    “无知匹夫……”左天星正要再骂,突然看到巫长老对他挤眉弄眼地说道:“你再好好看看!”

    左天星一脸懵逼地看着巫长老,心想这老巫莫不是得了什么病?

    “如果真不是青天丹,这小子就进不了乌苏派!”一道神念传进了左天星的魂海之中。

    陈默笑笑,他也听到了。

    这个巫长老和左长老的修为不过是金丹巅峰,又岂能瞒得过他那浩瀚如海的强大神识?

    看起来这个巫长老早已经发现了自己炼制的并非青天丹,可是为什么又言之灼灼地说自己炼制的就是青天丹呢?他们是想自己加入乌苏派?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哦哦哦!”左天星猛然拍拍自己的脑门儿,恍然大悟说道:“你看看我这脑子呀!年纪大了就是不中用啊!这分明就是青天丹嘛!怎么还能看错了呢!”

    “年轻人,不好意思啊!是我看错了,这……就是青天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