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使徒系列 | 改命

96
一鸣 9fac7464 ce5a 4b50 81fc a15390361a6e
2017.07.07 19:28* 字数 3652
文 | 一鸣

陈远老成了一张弓。就连这张弓也是老弓,好像经不住轻轻一拉就断掉。

村里二十出头的小伙都不记得陈远腰背挺拔的模样,自打他们记事起,陈远就这样驼着背走路。他走路的动作很特别,无神的双眼盯着面前几步开外的地面,右手随步子交替前后甩高,像是一边走路一边赶蚊子。调皮的孩童常常学他走路,引起小伙伴们哄笑。

以前陈远还会猛地转过身子对孩子们骂上几句,嘴唇因气愤而哆嗦,下巴花白的胡渣沾着口水。有看不过眼的妇女会把孩子赶跑,劝他别生气。后来陈远不骂了,倒不是他看淡,而是他耳朵聋了,听不见孩子们的哄笑。那时候村里的老人常常感叹:“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一下子老成这个样子?”他们都以为陈远活不久了,可是当这些老人都去世之后,陈远还是这个样子活着。

以前村里人在大树下聚众乘凉常常说起陈远的事,他们说陈远是在老婆偷汉之后就开始变老的。

陈远三十几岁那年发现老婆阿香偷人,那男人是同村的陈胜。陈远发现之后跟陈胜狠狠打了一架,两人从此成了死对头。这事给陈远带来了极大的屈辱,在对骂打斗过程中,村里人知道陈远在房事方面不太行,因此阿香才去偷汉。之后陈远总觉得村里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他。当着他的面不会说什么,背后肯定在笑话他。每次陈远心情不好就回去打阿香出气。最后阿香被打怕,偷偷跑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陈远没有再娶老婆,跟十岁大的儿子陈锋一起生活。阿香离开后,闲言闲语落在陈锋身上,有人说陈锋明显长得不像陈远,不是他的孩子。

阿香离开的那一年秋天,村子里来了一个算命先生。很多老人都记得他,因为这位老先生算得奇准,光看手相就能把一个人过去经历过的大事说出来,被测者连呼神奇。这算命先生看起来年纪已经很大了,满脸皱纹,头发稀少。只不过他给人感觉很精神,尤其是他的眼睛。见过他的人都说这双眼睛特别亮,当他望着自己的时候,会感觉到一阵莫名的恐惧,好像自己的魂魄会被吸走。

算命先生大概在村里留了一个多月,白天摆摊,傍晚离开,第二天早上又如常出现。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过夜,也不见他怎么喝水吃东西。他收费很便宜,村里大部分人都找他算过命。

有一天傍晚下着雨,陈远冒雨走出来找老先生算命。陈远心情不痛快,出来之前喝了点酒,脸上带着几分醉态。

陈远问了一个很直接的问题:“老仙人,我能活到几岁?”

老先生看了一下他的手掌,面带笑意说:“你能活到七十五,晚年还算可以。”

陈远又眯着眼睛问:“陈胜找你算过吧,他能活多少岁?”

“他比你多活一年,七十六。”老先生说完这话之后,陈远明显看到他的眼睛出现了一些变化,他终于理解人们所说的“一双很亮的眼睛”究竟是什么样子。

“我知道你跟他是死对头,你想在寿命上超过他?”老先生的语调也变得有点沙哑。

“寿命不是注定的吗?还能改不成?”

“当然能改,你想改到一百岁也没问题。”

“那老仙人你能不能帮我改到一百岁?”陈远的声音因激动而哆嗦。

“当然能。只不过一个人命里的福气是有限的,寿命延长,福气也分薄了,未必是好事……”

“我不在乎,村里的人笑我身体不行,我偏偏长命百岁,我要让他们都羡慕我!”

“那好,我来帮你改命。”老人掏出一把小刀,用刀尖对准陈远的手掌。“看,这条就是生命线,本来它就来到这里,现在,我让它变长……”

刀尖顺着那掌纹划下去,陈远只感到一阵刺痛,却没有看见流血。刀尖经过的地方果然留下如同天然掌纹的痕迹,跟他原来的生命线自然融合在一起。老人说,改命已经完成了。

老人没有收陈远的钱,而面对陈远的坚持,老人只是神秘地笑了笑:“改命的钱,老天自然会向你收。”说完这句话,他就收拾东西离开了。从那以后,这位算命先生再也没有出现。

陈远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快速衰老,他慢慢明白到这是老天向他收改命的钱,代价比他想象中要大。但一想到自己将有百岁寿命,他又感到有几分得意,他坚信所有笑他身体不行的人都会在他之前死去。

在村民的记忆中,陈远是突然老去的,而接下来日子里,他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驼着背,像赶蚊子一样走路,耳朵不好,跟他说话要大声吼叫。他就是以这样一副独特的老相活了几十年,仿佛他的生命没有秋季,从盛夏一下子走进冰河时期。

当初笑陈远的一些老人陆续过世了。而每到这些时候,陈远总要到他们的住所附近兜上几圈。竖着耳朵用力辨认,终于听见那些老人的家属们发出哭声,陈远这才心满意足地笑笑。这笑声给衰老的皮囊注入了一些活力,走路甩手的动作看起来更精神了。

当那些老人都过世之后,陈远的日子过得越来越没意思。这些年来,尽管他衰老的感觉器官比常人迟钝,他也慢慢发现世界变得有点不一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村里的大巷小巷都弄成了水泥路面,经常有一种叫摩托车的东西狂啸而过。后来他坐过几次摩托车,觉得挺过瘾,但就是怕别人开得快,自己坐不稳会摔下来。

后来又过了几年,村里的人好像一下子变少了。听说那些人家都在城里买了房,搬出去过日子了。陈远的死对头陈胜一家也搬到城里了。算起来陈胜已经七十岁,他的好日子最多还有六年。陈远相信中国人总要落叶归根,陈胜临死之前肯定也是要回村子,最后死在村子里。到了那一天,他陈远一定会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大大方方地走到陈胜的屋角,狠狠地吐口水。不光如此,他还找好一个隐蔽的位置,向陈胜的屋子浇上一泡陈年老尿,让变成鬼的陈胜能怒不能言。这样也好报自己一辈子的仇恨。那将是陈远人生中最风光最得意的一天。想到这里,陈远又得意地哼起小曲。

几年下来,住进城里的人越来越多。每一条小巷留下来的人最多不超过两户人家,基本上都是老得走不动的人,腿脚尚好的人都离开村子了。这样一来,陈远看起来倒像是最年轻的一个,毕竟他还能每天出门溜达。这倒是他从前完全没有想到事情。有一段时间看他走路的样子明显精神了,似乎能走两步就是一件令人羡慕,可以高调炫耀的事情。陈远还是每天都出门转悠,但经常走半天都见不到一个人。村子越来越空越来越静,到了夜晚这种感觉尤其明显。有时陈远会觉得他不是生活在村子中,而是生活在一个巨大的坟墓里。

陈胜回过村子一次,他的子女开车送他回来的。陈远花了一番功夫才把他认出来。当时陈胜的气色看起来很差,似乎大限将至。陈远算了一下,那时陈胜已经七十五岁。陈远心想:“老子总算是等到你回来了,老子要亲眼看着你死!”那一次让陈远失望了,陈胜在村子里留了不到一天时间就走了,他只是回来扫墓。从那之后陈远再也没有见过陈胜。

这些年来陈远一直跟自己的儿子陈锋两个人住,两父子的感情并不好,时常吵架。陈远过早衰老,自然失去了工作能力,家里失去了经济来源,陈锋不得不过早地担起家庭。这些年来陈锋过得不好,挣不了什么钱,也娶不了老婆,因为长期要支付陈远的各种医药费,日子一直过得很拮据。上天似乎也不愿意眷顾这个可怜的人,从来不肯向他施舍一点运气,陈锋活了半辈子依然一事无成。他认为自己不幸的根源在于那个废物父亲,在自己年幼的时候赶走了母亲,让自己过着如此糟糕的人生。他本以为好歹再撑个几年,待陈远归去之后自己再好好计划,好好过日子。而这样一撑就是几十年,半辈子过去了。

陈远一直想找当年给他算命的老人,让他把自己的命改回去。但他也觉得,这只怕是奢望罢了。那老人可能早就死了,毕竟在当年他看起来就已经很老。对改命这事,陈远早就后悔了,只怪当年喝醉酒胡言乱语,说了不该说的话。如果没有改命,自己这些年来不会过得这么艰难,儿子陈锋也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他一直记得当时算命先生说的话:“你能活到七十五,晚年还算可以。”对那些看不起他的人,陈远恨得太深,他本来想以长寿作为回击,但到了后来没有人认为他的长寿是一件多了不起的事情。甚至,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年龄数字。而那些年流传的闲话,早就没有人关心了。

最近两年,陈远经常问村里人一个问题:“有没有看见陈胜回来。”其实,他只是想从别人口中听见“陈胜已经过世”的回复。而每一次陈远都失望而归,但下一次遇到他们,他还是会问这样一个问题。慢慢地村里的人觉得他精神有问题,都不想搭理他。他知道陈胜在几年前就死了,但是他未能亲身验证这件事。这一件他毕生等待的大事,在他的世界之外无声无息地发生,而他全然无知,甚至无法从别人那里得到证实。他不知道自己活到现在到底是为了什么,他还能向谁反击。有时候他会在陈胜的屋子墙角撒尿,一泡尿要撒足十几分钟,后面的才尿下去,前面的已经干了。偶尔有路人经过见会皱着眉头绕路躲开,还小声骂他神经病。陈远已经不在乎别人骂他,他唯一在乎的是,就算在陈胜的屋角撒尿也完全不解恨。

陈远对他的人生已经没有任何期待。

一连几天,陈远吃过晚饭之后都会来到河边默默坐着,一直坐到很晚才回去。后来村里人怕他出什么意外,不得已报了警。警察来了之后在他耳边大声喊:“老人家,你怎么老坐在这里,你是不是在等谁?”

问了好几声之后,陈远才面无表情地回答:“我在等死。”

就在上一个星期,陈锋酒后开摩托车不幸遇上交通事故,当场身亡。陈远失去了最后一个亲人。

这一年,陈远刚好八十岁。


恶魔使徒系列(目录)

写作经验分享请点击:【写作那些事】目录
关于转载问题:请联系我的经纪人 南方有路
青春小说《晴时有风》已经上市,请大家多多支持~

寂夜花园(故事篇)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