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归

  佛子,我是你沙岸上的旧帆船。

  你轻轻地扬起了我的帆,恣睢轻狂,气宇轩昂,在无尽苍茫的大海上乘风破浪。曾经。

  你却叹一声岁月无常,抹去当年许下的不朽。你可是佛子,无欲无求的佛子嗬。

  手上的念珠,早已经泛黄了吧?

  佛子,我还还记得当年你驰骋在我的脊背上驰骋在波涛汹涌上的模样。

  浪花拍斥沙岸上的礁石,倾诉着对他的悱恻而又激烈的缠绵。

  那一夜,风很高,星子寥寥。

  你又扬起我的帆了,最后一次地,最后一次地爱抚着我斑驳沧桑的身躯。

“去远方吧。”

  远方的海水冷,可为了你,我还是启航。佛子,佛子...

浪尖上的风是痛的。我木制的心被海水腐蚀着。我像日落余晖里伛偻蹒跚的暮年老人。

  你起身张臂扬起了歌。

  巨浪呼啸着袭来,海上掀起一片白色,继而又恢复无声的平息。

  船翻了。

  我的身躯被颠倒,脸庞被浸没在水里。身子被架浮在水面的滋味,很不好。

  我没有哭。

  佛子,佛子,我找不到你了。天边升起一道鱼肚白。

  一路南下,我瞪大我浑浊的眼,一刻也不敢闭上。我回到了沙岸上。

  拂晓了,天很亮,似是光明。我含着泪水,亲吻着沙岸上的沙。

  你却没有回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