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209

台湾今年的年度字“茫”

我就是这样,倒不是因为外界,而是内在,自己的企图心、自信心、行动力、挑剔度从来都不在一个频道上,相互拉扯,内耗严重。

昨天信心满满的回家,想着打扫运动至少占一样,结果还是摊丧地刷淘宝。

昨天重温了火花和四重奏的最后一集,都是丧者的故事,活得像烟灰、像蟋蟀,渺小到不曾存在过一般,但是,但是他们真切存在过,因为他们真切地活过。就算易拉罐砸向舞台甜甜圈四重奏也不管只顾把这首曲子拉完。伙伴要离开了,也不哭哭啼啼,而是继续拉首曲子,音乐才是他们间真共鸣,用这才能留人。火花要更残忍一点,旦也有温存,这十年组合不是没有意义的,师父还在热烈的活着,虽然方向有点摸不着头脑。

昨天捋了一遍材料,觉得我应该能写完吧,其实部门以往做的研究,搜集的事例很丰富呢,因此我建立起一点点的信念感觉得自己能写完吧。

PS 在家里工作学习,我用近三十年的人生经验足以推翻这个事了。

突然有点感激换了一个manager,火象星座的带动我多少消解一些在工作上的拖延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