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故事丨 可可西里的魅力和脆弱

文 小粒冬 丨图 网络

可可西里,这片被呵护的4.5万平方公里土地,有什么特别之处?

魅力

它是自然造化的演绎者。

这片荒原至今保存着上亿年前青藏高原隆升以来最完好的原始地貌景观、演变痕迹,而且仍在见证高原抬升的继续。

你能从它身上,探寻沧海变桑田、物种的产生和进化。

一群藏野驴在可可西里地区奔跑。

它是千湖之地,是长江的源头。冰川耸立,雪山连绵,冻土无垠,形成巨大的固体水库,成为众多河流的源头。

长江源的北源楚玛尔河从这儿聚水成川,与可可西里山脉以南的长江源正源沱沱河一起,先后汇入通天河。

你能从它身上,体味中华文明的细水长流和浩浩荡荡。

它是无人区,是苦寒之地。

平均海拔4600多米,平均含氧量不到海平面的40%,年均温度零下10.4至零下4.1摄氏度,降水少,蒸发量大。

这让它远离人类生活的干扰,保持纯净。

你能从它身上,感受到生命的顽强与纯粹。

小藏羚羊在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藏羚羊救护中心玩耍

可可西里是藏羚羊的家,是珍稀野生动物基因库。

这里三分之一以上的高级植物为青藏高原所特有,这些植物孕育了藏羚羊、雪豹、野牦牛、藏野驴、黑颈鹤等罕见的野生动物。

你能从它身上发现万物相生,和谐共享。

20年前,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成立,从部队复员的詹江龙作为巡山队员第一次踏入可可西里。

“看到藏羚羊、野牦牛,很多动物,还有雪山、湖泊,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再也舍不得走。

这就是它的魅力。

脆弱

当远在波兰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主席雅采克·普尔赫拉念出“青海可可西里”的名字时,可可西里保护区卓乃湖保护站站长秋培扎西欢欣之余,担心可可西里会多了另一个名字——旅游胜地。

“这里真的不适合旅游。”他言辞恳切。

可可西里,这位蒙古语里的“美丽少女”,经不起恐吓和摧残。

可可西里的土壤发育很差,土层浅薄,砂质、石质化强。

“每走一步,踩下去的植被,可能几百年都缓不过来。

“土生土长的可可西里人”,每年有一半的时间在可可西里巡山,把藏羚羊的“大产房”卓乃湖捧在手心。

可可西里保护区附近的牧民组织的生态管护队

生命的脆弱与顽强是相伴的,这正是可可西里的魅力。

但再美的可可西里,在一群贪婪者的眼里,只有黄金和方巾。

可可西里矿产资源丰富,盛产黄金;由藏羚羊绒制作的方巾,曾在国外以“沙图什”(意为“毛绒之王”)著称,一条价值5万美元,成本是3到5只藏羚羊的皮绒。

沙图什

盗猎者在藏羚羊产仔的季节潜入可可西里,开着吉普车追踪藏羚羊。

车窗外枪声突突,车窗内笑声邪邪。

被剥去毛皮的藏羚羊尸横遍野,小羔羊仍在只剩骨肉的母羊身上寻找奶头。

年轻的巡山队员在原野发现藏羚羊,兴奋异常,要为这些人类朋友带去亲切的抚爱,但被年长者呵斥阻止:“不要让藏羚羊以为人类很友好,那会给盗猎者可乘之机”。

以毁灭信任的方式来“拉大”藏羚羊与盗猎者的距离,这是不得已而为之。藏羚羊是奔跑速度最快的动物之一,每小时可达70到100公里,但比不过人类的贪婪。

十多年后,当巡山队员发现藏羚羊经常来公路边吃草,还有野牦牛、藏野驴等,止不住眼泪:它们不跑了。

一头野牦牛在可可西里保护区内活动

如今,车窗里伸出的不再是枪管,而是欢呼的笑脸以及相机、手机。

在巡山队员的手机里,我们看到了他们巡山时拍到的棕熊。

两米高的大个子轻松地攀上卡车,翻箱倒柜,又跳到车顶。

“没想到棕熊这么敏捷,”他们以前也只在电视上见过棕熊,与很多人一样以为那是笨拙的动物。

包括可可西里在内的三江源区域,在近二十年得到保护,动物种群和草地植被逐渐恢复。

“草木畴生,禽兽群焉,物各从其类”,这才是可可西里,这就是他们要保护的全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