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卷云舒听雨声,星密星稀赏月影。你话往时,我画往事。

这一年,庚子年,北方多雨,特为尤甚。雨水从春到夏,从夏到秋的肆意泛滥着。“去年紫陌青门 ,今霄雨魄云魂,断送四时憔悴,只消雨打黄昏。”有幸得临赵孟頫楷书,其“雍容平和,不激不厉,形聚而神逸”的书风,对我影响颇深。常使我胸中激雷之思绪,缓转为平湖般清和,它亦如故人的化身,伴我度过了一个个悠长而寂寥的雨日雨夜。“花落地,风满楼,一镬往事半生熟,道不尽往事之悠悠。”书为心画,我写往时,我画往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