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室友,终究不是朋友

96
大煜头
2018.03.19 19:18 字数 1297

可能许多人在上大学前对大学寝室有这样的憧憬:大学寝室就像《致青春》《那些年》《我的少女时代》那样,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兄弟连或姐妹团,每天风风火火地出门,过着亲密无间的集体生活,相互提携着度过大学四年。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上大学后,他们才发现,原来大学寝室是一个能为洗发水,卫生纸而大打出手的地方。

而我也听过不少关于大学寝室的吐槽,其中使我印象深刻的有三件事,而这三件事可以说是涵盖了大学寝室可能爆发矛盾的三个点。

第一件事是关于我的朋友阿杰。

阿杰读的专业只招本省人,本以为都是南方人,生活习惯不会有太大差异,但相处一个月下来,他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因为其中有个室友,居然能做到五天不洗澡,而且换下来的衣服直接扔在地上,无论冬夏,一打开寝室门,总能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不得不喷上空气清新剂。

阿杰也曾找这个室友说过好几次,但每次对方都是那种爱理不理的态度,过后还是老样子。

后来,在某次再次劝说无果后,阿杰和室友打了起来,然后,阿杰便自己搬出去住了。

如果说大学寝室成员来自天南地北,彼此生活方式存在差异,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生活方式差异并不是某些人不讲卫生的挡箭牌。不讲卫生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嫌弃,让人敬而远之。

第二件事是我的小师妹柚子。

有一次小师妹柚子就曾向我诉苦:“每次的集体作业,我都是辛辛苦苦做PPT,认认真真地准备演讲,但室友一点表示都没有,仿佛这些事情是我自己的一样,那时我总会想,为什么会是这样?”

“有些室友只顾着刷剧玩游戏,一安排到任务就叽叽歪歪的,喊着这不会那不会,就算让她做了,给我的东西也是乱七八糟的,还不如我自己做。关键在于,你还得在作业上,署上他们的名字,不然就是不讲情面。凭什么他们啥都没有做,最后的分数却和我们一样,不觉得这样对我们很不公平?”

柚子的话使我陷入了沉思,上大学后,个人作业很少,集体作业反而变多了,老师总会在布置作业时强调这是要锻炼学生的团队协作能力,但实际上,这些集体作业,常常沦为一两个人的独角戏,所谓的锻炼团队协作能力,常常落空。毕竟别人什么事都没干,最后得到的分数却与自己相同,这样的事情,搁谁谁都受不了。


第三件事是听我们导员讲的。

他以前带过一个只有六个男生的班,本以为人少容易带,没想到刚开学没多久便有两个男生在寝室打架。

其中男生小A,无论周围人在干什么,他都是开着很大的声音看电影。

好几次室友要休息了,建议他戴耳机看电影,他说戴耳机对耳朵不好,而且这种电影就是要外放才爽。室友多次好言相劝,而他却置之不理。后来另一位男生小B决定“以牙还牙”,在小A睡觉的时候故意用音响外放音乐,最后两个人打了起来,双双换了宿舍。

这种唯我独尊的室友怕是会被所有人讨厌,毕竟时刻都以自我为中心,一点也不体谅别人,与这样的人相处起来会让人崩溃。

末了再多说几句。

在我看来,其实寝室本就不是一个理所应当的好朋友聚集地,而是无奈或随机下的结果,那么就没有必要强求大家亲密无间,只要不影响彼此的日常生活起居,就是很好的宿舍关系了,当然,要达到上面这点,也是所有人相互妥协和磨合的结果。

毕竟,能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室友,是求之不得的事情;若是不能深交,相安无事就好。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