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求生38老道

第三十八章 老道

刘征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好像来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他很想睁开眼睛好好看看,看看这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可是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皮很沉,仿佛有千万斤重一般,他尝试了很多遍,最后还是无法睁开。

脑海里仿佛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和他说话轻轻地说话,教他怎么呼吸,怎么吐纳。

又仿佛没有,又仿佛是在他在自言自语,那个说话的人压根就是自己本人。

难道自己是在做梦?

可是自己明明记得自己已经死掉了啊!

小鬼子那么大一个炸药包,离的又那么近,自己又不是超人,哪有不死的道理。

可是既然自己已经死了,那现在自己又是谁?为何自己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呢。

好热,好痒,受不了了!

“啊!”刘征不自觉的大喊一声,就连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

吓得睁开了眼睛。

“啊呀!你小子终于醒了,再不醒可就要累死老道我了!”

刘征刚睁开眼睛,还没来得及观察周围的环境,就听到一个疲惫而又苍老的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刘征下意识回头问道。

这个时候刘征才发现自己赤裸着上身盘腿坐在一张木床上,身后还盘腿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道,只是此时这个老道可没有半点仙风道骨的味道,反而更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非常的虚弱,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似的。

“这里是长春城啊,先别管我是谁,醒了就自己疗伤,老道我先歇一会。”白发老道很虚弱地说了一句,就不再理会刘征,开始自顾自的闭目养神起来。

“疗伤?怎么疗伤啊?药在哪里?”刘征挣扎着抬眼在四周查看一周,出了一张木床,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多余的物件。

“运功疗伤啊!你一个先天高手千万别告诉我自己不知道什么叫做运功疗伤。”老道强打起精神,没好气地道。

“电视里倒是看过不少,不过那不是假的吗?”刘征感觉这老头还挺逗,难道他也喝自己一样是穿越而来的,居然知道运功疗伤。

“咳咳,什么电视剧?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老头咳嗽两声,呵斥道。

“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运功疗伤啊!”刘征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人家,见这老道气的不轻,忙放低姿态,小声嘟囔几句。

“唉,好吧,那你跟着我来一起做!”老道见刘征神态不似作伪,可能真的不知道,于是,叹了一口气,很无奈地说道。

老道挣扎着坐直身子,将双手手心朝上放在膝盖上,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呼出。

老道一边做一边缓缓地道:“意守丹田待真气充足后,再引丹田气循下列路线运行:丹田――上行经胸腹及两臂内侧诸阴经至两掌指――过两手指尖经两臂外侧诸阳经达面部头部――过头部下行经背部及两腿外侧诸阳经至两足――过两足足心经两腿内侧诸阴经达会阴回归丹田。如此周而复始至数十周天后,真气无须导引自然按此路线运行。”

“啊呀,好奇怪,真是好像有一股气流在体内流过……”刘征学着老道的样子,跟着他的口诀一步一步做了下去,果然发现有一股热流在体内流动起来,惊的他忍不住喊出声来。

“收敛心神,抱元守一。”老道见刘征分心,厉声大喝道。

刘征被吓了一大跳,忙收敛心神,按照刚才老道的运气路线,开始搬运气息。

时间流逝,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刘征这才从入定中清醒了过来。

“看来你还真的是第一次修炼啊!这怎么可能?难道你真的不是先天高手?可是不对啊,你明明是先天之体啊!难道你的先天之体是天生的吗?看不懂啊看不懂,奇哉,怪哉……”老道见刘征醒了过来,看着他摇头晃脑,喃喃自语起来。

刘征低头奇怪地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他实在是有些想不通,为什么好端端的肚子里会突然多出一股气流,并且这股气流还可以顺着自己的经脉流淌,这也太不科学了!

这可是只有武侠剧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啊!

“不用奇怪,运转真气顺着经脉流转到受伤的位置,反复来回冲刷滋润,伤势自然就会很快好转起来,你先自己疗伤吧!老道必须马上出去一趟。”老道说完就想站起身来,结果一时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床上。

刘征眼疾手快,忙伸出手将他扶住,“道长,小心点,您这身体能出去吗?我看还是再休息一会吧!”

“不行,再迟就来不及了,不碍事,老道去也。”老道跳下床,甩了甩衣袖,飘然而去。

刘征见老道走了,注意力这才回转到自己身上,刚才运功疗伤的时候还不觉得,这突然一下子停了下来,立刻就感觉全身上下一股剧痛传来,让他连坐着都艰难无比,疼得差点没晕过去。

看来自己的伤势还真是不轻啊,刘征心中立刻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四周看了看,除了一张床,整个房间里空无一物,看来想要疗伤只能用刚才老道教授的方法了。

想到这里,刘征不再迟疑,强行收敛心神,按照刚才的方法开始运功疗伤。

这一运功,身体立刻就感觉舒服了许多,见这方法有效,刘征变的更加热心起来。

时间飞逝,转眼便过去了大半天,刘征终于再次完成了一个大周天,肚子咕咕乱叫,再也没有力气坚持下去了,也顾不得运功疗伤了直接向后倒去。

“怎么了?可是练功出了岔子了吗?”刘征的身体刚刚倒了一半,后背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给轻轻地扶住了。

很熟悉的声音,带着深深的关切,除了老道还能有谁,不过这时老道的声音明显硬朗了许多,不再和以前那样有气无力的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老道已经回到了房间,刘征竟然没有丝毫察觉。

刘征努力挣了挣眼睛,还没来得及看清老道的模样了,突然一阵虚弱感再次袭来,紧接着眼前一黑,脑袋下垂,彻底晕了过去。

“我好饿啊!”晕迷过去的最后那一瞬,刘征只来得及说完这四个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