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如何你是我的整个青春啊(二)

事情发生在大朝上大二之前。又一次,分手。

原因要牵扯到很久以前。

高考分数下来的时候,蓝颜和大朝都没有考好,大朝是男生,选择了差一点的工科学校走了,而蓝颜,选择了复读。

复读之前的一个晚上,蓝颜给大朝打了一个电话,说:“我们分手吧,只做好朋友,我要好好学习了。等我上了大学,我们就和好。”大朝有点懵:为什么要学习就要分手,为什么复读就只做好朋友?

只不过他什么都顺着蓝颜,他同意了她的提议。然后安心的上自己的大学,等着蓝颜复读出来的那一天。他期待着。他以为他能期待到那美好的一天。

他错了。

他们“共同”经历的第二次高考前一晚,蓝颜的名字在大朝的手机上闪着,伴随着欢快的铃声。大朝开心得不得了,忙捧着接了起来,却听到了一句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话……

“我明天考试,要是考得好,咱们就和好,要是不好,那就算了。”

大朝已经想不起来之后还跟蓝颜聊了什么,那句话倒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刻在了心里。

高考发榜的日子,5点19分,大朝听着电话里的哭声,平静地挂掉了电话。

他坐在硬硬的板凳上顶着脚尖前的水泥地,很久,很久。屁股疼了,腿麻了,眼睛酸了。但他依旧没有动,只是坐着。

他不知道,他的左眼角有一颗透明的水珠,倔强的挂在他并不长的睫毛上,摇摇欲坠。

“兄弟,你干嘛呢?”大朝的好兄弟好舍友大曹突然出现在面前。

大朝机械地抬起头,直直地看着大曹的眼睛,说:“兄弟,我难受。”

虽然他盯着大曹,目不转睛,但大曹觉得,大朝的眼睛好像没了光泽的珍珠似的空洞。他盯着自己看,但好像看不到自己一样,或者说透过了自己,看向远处。

兄弟无言,只会在你落寞的时候静静的陪伴。

大曹买了两瓶啤酒,拉着魂不守舍的大朝走到实习院子后面的小山坡上,找到一块不怎么平整的青石台,扶着他慢慢坐下。这才起身看着大朝。

“哥们,有什么难过事都可以告诉我,兄弟在这儿呢!”

“我女朋友说……”

大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大曹自己和蓝颜发生的事情。

大曹无言安慰,因为这种情况即使是再好的兄弟也束手无策,感情的事终究只能自己尝遍其中滋味,无人能体会其中的甜蜜,更无法分担其中的打击。

最终大曹也只能说:“这样来看,其实她对你也不算好,感情如何能加上筹码。”

是啊,感情是世间最俗的事情,却也是最纯真美好的东西。

在大朝眼里,它经不得一点污染,也盛不起一两砝码。

就这样,大朝就这样在大山里的风里,和最好的兄弟,告别了自己的第一段感情。

在某一天里,蓝颜再一次出现在大朝的手机屏幕上,不是名字,而是一串数字,一串印在大朝心尖上的数字。

“喂”

“在吗?”

“最近怎么样?”

“过了这么久我才发现,你是对我最好的人。”

一句又一句话轻轻飘进大朝的耳朵里,却再也印不进大朝的心里了。

“恰好的时间过了,就再也不属于我们了。”

时间慢慢过,它从不会等任何人。

5点19分,也许就是差那么一分,不属于他们的时间。

大朝就这样毅然决然的将那个曾经让他哭、让他笑的女生拦在了心房外。

只不过,他们没有像很多情侣那样,老死不相往来。

他们依旧是好朋友。

他们依旧是彼此的青春。

一对让小圆子不知如何面对的好朋友,一段控制不住介怀的过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