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合群,但也要耐得住寂寞

字数 1341阅读 149

简书上面有一篇热文《【真是故事】被合群毁掉的人,被孤独成就的人》,引起了网络的广泛讨论。故事中讲述了作者的两个舍友佳哲和琦哥,佳哲自律而且独来独往,每天都不见他的踪影,独自一人看书、学习、吃饭、运动,最后是班上考研最优秀的人;而本来很优秀的琦哥,后来融入宿舍的小团队,一起吃饭、玩耍、打游戏,最后连毕业证都拿不到。琦哥就是那个被“合群”毁掉的人,而佳哲就是那个被孤独成就的人。

作者的言外之意,不合群就是孤独的人,其实,不合群是表面的孤独,合群才是内心的孤独。就像阿桑在《叶子》里面唱的那样,“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不合群不一定孤独,合群了也不见得不孤独。合群的人也许只是害怕孤单,也许只是不够勇敢,没有勇气向那些不合群的人一样,张扬个性,不顾及别人的看法,整天独行独断。

我们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做什么事情都希望有人陪着,尤其是女孩子,就像拿个快递这种事情也想要有个伴儿。他们常常说:“一个人有啥意思“?倘若吃饭、旅游、吃大餐、KTV、看电影,一个人还真没有什么意思,娱乐的事情还是人越多越好玩。但倘若学习、阅读、写作、软件开发、广告创意这些反人性的事情,还是需要一个人独立思考才能完成,即使有人陪也没有用。



上面的故事,道出了大学里普遍存在的现象:大部分同学都能会很快找到跟自己有共同话题的人,然后就玩得比较要好,组成一个个小团体;但也有那么一小部分人,就像佳哲一样,跟那个团队都不怎么亲近,做事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这一小部分人,在大多数人看来,就是有那么一点“不合群“的人。

但是让人“生气”的事,这些有点“讨厌”的独行侠,最后都是那个考上最好研究生或者找到最好工作的人。我的大学同学A就是这样一个人,每天早上7点,大家还买有起床,她以去了图书。中午,会回来睡个午觉,等我们醒来又不见她的踪影,最后考上哈尔滨工程大学,我们院考得最好的。

不合群,是因为相比寂寞,还有更让他感到害怕的东西,比如害怕浪费时间,比如自卑,因为形象不好自卑,或者因为家庭贫穷自卑。大学那会儿,因为家里穷,我总是跟宿舍同学保持着距离。宿舍的一起出去玩,玩总需要花钱,吃饭也得花钱,对于那时没有钱的我,掏出那么多钱出来感觉心疼,但也总不能让宿舍的请你吧。索性就不跟她们出去玩,独自一个人去图书馆看书去了。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中的陈孝正就是这样一个“不合群”的人,电影中这样张开这样描述陈孝正的家庭情况:“他出生在工人家庭,独生子,父亲早亡;母亲性情乖戾,从小对他要求严苛。他喜欢独处,不善与人交往。他每天早上准时六点半起床,晚上准是在图书馆”。送礼物时,富二代许开阳送郑薇很名贵的手表,还要请大家去KTV,自卑的陈孝正即使准备了礼物也没好意思拿出来,很不开心推脱到:“我的论文还没写完,一会你们去玩”。

不合群的人一定是耐得住寂寞的人,所以他们最后都成为了优秀的一份子。佳哲、陈孝正、还有我们身边那些特立独行的“学霸”,都是耐得住寂寞的人。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的至理名言“坐得冷板凳,吃得冷猪肉”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只有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刻苦钻研,耐得住寂寞,坐得“冷板凳”,才能出人头地,取得成功,死后牌位才可以放在文庙里,享受特殊待遇,与圣人一起分享人们供奉的“冷猪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