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是打开记忆阀门的钥匙🔑

终于下班了。天气那么冷,不如找个暖和地方耍耍?不回家了,简单晚餐,佰乐堡走起!

原来,傍晚的佰乐堡如此清静,大概,大家都在匆匆赶回家、匆匆做晚饭吧?留守父母,俩人吃饱了,全家都不饿,好任性!

虽然我不喜欢泡温泉,不喜欢汗蒸房,不喜欢游泳,还节食不吃自助餐……那么,去温泉度假酒店能干嘛?吸引我们俩的,只是一片热乎乎的石海。躺在鹅卵石上,贴个面膜,让石头熥熥后背熥熥腰,不正是解决我腰椎受凉的好办法吗?佩服自己的机智。


果然,躺了不久,后背舒服多了。全身微微出汗,周身清爽。敷完面膜,唇红齿白、面色红润,连我都喜欢自己。啥也不说,感谢美颜相机吧!这是21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因为它给了全人类的女性自信与好心情,这是社会安定的基石,不是吗?

躺在石头上,有一搭无一搭地与王先生闲聊,慢慢地,发现越来越不一个频道,很快,我的猪队友已经美美地睡着了,轻微的鼾声透着放松,不知道的以为他有多疲劳,其实,今天他休息,三点多钟午睡刚起床,真佩服他没心没肺的快乐。

索性,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想,就这么静静地躺着,发呆,放空。大厅里放着的歌曲,听起来那么舒缓、亲切,仔细一听,原来,今天是怀旧音乐专场呀!《有没有人曾告诉你》、《薰衣草》、《浪花一朵朵》……全是耳熟能详的老歌。熟悉的旋律,脱口而出的歌词,跟着音乐轻轻哼唱,竟然大部分歌曲都可以一字不差地跟上节拍唱出来。七零后的回忆呀,竟在这里瞬间打开阀门。

当年,一个不到十六岁的小姑娘,独自异乡求学。她单纯却叛逆,不会与老师同学们相处,只喜欢我行我素。年轻的我,觉得特立独行才是最酷的样子,大约,同学们都觉得我傻的可爱吧?

其实,我外向,爱说也爱唱。但是,青春期的我,听同学们哼唱的流行歌曲,非常不屑,大家都唱,我是不开口唱的,为什么我要和你们一样?所以,班里的联欢会,大家都唱歌,我偏要起来背首诗,我就是要与众不同。

但是,我喜欢唱歌。同学中,只有我有一部录音机,那年月可属于奢侈品,不能充电,用电池的,放磁带,AB面可以反复听的那种。所以,我会唱许多流行的、别人却还没机会学会的歌,这时候,我才会开口歌唱。

那是一节语文课吧?老师讲完课还不到时间,就鼓励同学们有谁可以来唱首歌?不明原因的,我主动站上讲台,大方地唱了一首谭咏麟的《水中花》,那是谭校长的新作,我学歌快,是别人都不会唱的。“凄雨冷风中,多少繁华如梦。曾经万紫千红,随风吹落?蓦然回首中,欢爱宛如烟云。似水年华流走,不留影踪。”就是因为唱了这首歌,我似乎打开了心扉,同学中好朋友也多了。我也会在宿舍与同学一起听磁带、听广播,一起大声唱歌,还打热线电话点歌台点过歌。原来,许多人一起唱同一首歌,也挺酷。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伴着《同桌的你》的旋律,我与亲爱的同学挥泪告别。长途汽车开动,同学们在追着汽车边跑边哭,我狠心回头,不敢看她们奔跑的样子。如今,毕业多年,亲爱的同学们过得可好?你们一定还记得那个爱笑不爱哭的我吧?只要听到熟悉的旋律,我就仿佛穿越回我们的青春岁月。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王先生,也是我当年的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