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落倾城》第二十一章 在酒吧又看见她了,她留给我一张纸条后就走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我突然“哎哟”一声,真是非常不合时宜。此时姐姐还在我的怀里,她的颤栗是清缓的,像打着节奏一般。

她露出孩子般天真的眼神,擦着泪抬头看我。这个时候我才告诉她,今天重重摔了一跤,右边手臂一直隐隐疼着。

“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伤到筋骨就麻烦了。”姐姐关心地问。

我摇了摇头,“没事了,过两天就好了。”

虽这么说,姐姐还是很担心,连忙满屋子去找药油,她要给我揉伤处。

我被姐姐用药油揉得不断发出凄厉的叫声。但我依然享受着被关爱。

“我准备带顽子回家了。”姐姐突然说。

我知道总会有这一天的,这段日子可以说是,我们成年后唯一共对的时间。我内心顿时五味杂陈。

“你回家记得来看我。”她又说。

我拼命点头,咬着唇不语。

我请了一天假,准备带着姐姐和顽子在上海到处逛逛。

第二天早上起来,推开窗户阵阵秋风吹来,天气逐渐转凉。我穿了件白色V领针织衫,搭配蓝白相间的半身格子裙,还有一双平底小白鞋。

顽子很开心,一路上蹦蹦跳跳的,看起来跟一般的小孩毫无差别。我相信顽子只是喜欢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

我们坐上地铁2号线,先到上海科技馆。头一天晚上我就在科技馆公众号买好了票,还特地去看了好些参观攻略。

这里有四层这么大,肯定不可能全部走完了。听说有一个专区是为小孩子而设置的,我们就走儿童路线。果然在这里,彩虹的道路,会变颜色的大树,各种光效交汇相映,看得人眼花缭乱。

“喔,喔”顽子眼睛张得极大,不停啧啧称奇。他笑得很开心,脸上红扑扑的,就跟盛放的花儿一样。

我们拉着他的手在光影下转圈圈,他笑得更欢了,孩子的快乐真简单,没有杂质,澄明纯净。

在看机器人世界,顽子则是聚精会神,一个机器人在用手臂表演,对面的机器人则在下五子棋,还有机器人在射箭和弹琴。机器人玩起魔方来简直比我们更是厉害。

“小姨,机器人会做早操。”顽子指着前面的机器人对我说。

“你知道什么是做早操吗”我有些意外顽子会这么说。

“我知道,邻居姐姐在学校学的,回家我看见她在跳。”

“顽子要向机器人学习哟,以后读书还要做领操人呢,你对自己有信心吗?”我蹲下来双手放在顽子身上说。

他低下了头,脸更红了。我摸摸他的脑袋,告诉他:“你会棒棒的。”

姐姐看到机器人在画画很有趣,就提议我们自拍一张,让机器人给我们画出来,可以拿回家做纪念。“一、二、三,顽子笑”我边喊口令,边抱着顽子做表情,姐姐负责拍照,“咔嚓”照片就拍完了。

我们交给机器人,很快就拿到了一张机器人画出来的照片图。我交给姐姐,让她带回去。

我们第二站到达的地方是七宝古镇。这里有着古色古香的明清建筑,走在青石板铺就的小桥上,看着蜿蜒流淌的流水。只感觉水道纵横,古桥密布,真不愧是泸郊著名水乡。

我拿着手机不断捕捉姐姐和顽子的镜头,把他们的笑,他们的惊喜全拍下来。不知道回头他们看到,又会是如何反应。

姐姐说:“只要顽子身体健康,我这辈子即使经多大的苦都不怕。”

城隍庙是姐姐提议来的,她说:“入屋要叫人,入庙要拜神。”

我看着姐姐在庙宇虔诚的样子,心里竟有些发酸。

我给顽子买来南翔小笼包,他很喜欢吃,吃东西的时候不说话,只是安静在吃,有时也不知他脑袋里想些什么。

走在九曲桥上面,我抬眼望去,已到傍晚时分,四周灯光全亮。古色生香的飞檐翘角,此刻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熠熠生辉。

熙熙攘攘,来往不绝的游客,时刻在告诉我,这就是上海的富足、繁荣。人,永远是不缺的。也许缺的只是能拉着自己穿插于人群中那双手。

我们在南京路吃过晚饭后,就随着人流来到外滩。长长的观景长廊,仿佛就是十里洋场的真实写照。

看着对岸灯火通明,高楼林立,在这里好像是没有夜晚的。

第二天,我就送走了姐姐和顽子。整个房子顿时好安静,我坐在床上靠背,用手又一下一下地按LED灯按钮,写着“劳其筋骨”的画时隐时现。

正当我即将沉湎于情爱伤痛之中时,电话响了。是安晴的电话,她真是我的救星。

她说去酒吧喝酒解闷,我立马就答应了。我煞有介事地换了一条黑色连衣裙,破天荒地穿上了7厘米的红色高跟鞋,还迅速化了一个淡妆。

当安晴看到我的时候,她瞧我上下左右看看,打趣地说:“果然是重新进入市场的人。”

我拿手提包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坐下来的时候,又看到了上次那个调酒师。她也注意到我了,不过她没走过来,她还在不慌不忙中调制酒。

我正想点酒的时候,调酒师拿着一杯酒过来了。她脸上依然是酷酷的,不苟言笑的样子真的像极了一个人。

“送你的,希望你喜欢。”她对着我说。

我笑了笑,端起就被抿了一口,果然是我爱喝的口味。“谢谢,你调制的酒很好喝。”

她听了我说的话,在她脸上看不到任何反应,她就直接走开了。她又在继续调酒,有男人挑逗她,她全然忽略,男人只能无趣走开。

“好有个性的女人。”安晴跟我说。

我说要去上洗手间。几分钟的时间,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有一个男子正坐在安晴旁边,不知他说了些什么,安晴笑了起来。

安晴是个一等一的大美女,她最遗憾的就是没有一双大长腿,她只有1米63的身高。

在公司她是无人不晓的素颜女神,在我心里她就是盛世美颜的代表。

我们经常拍照的时候,老担心角度不好,可她从来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她真的是360度无死角,怎么拍都好看。都不知道叫多少女人羡慕了去。

她大眼睛自然的双眼皮,眉毛往斜上方微微挑一下,增加了一份英气。我常常忍不住去看她右边脸上眼睑底下的那颗小小的泪痣,总是那么撩人心炫。

在酒吧里被搭讪,对安晴来说太不足为奇了。不知他们在聊些什么。

见我回来,那个男人朝我微笑点头算是打招呼。如果我说他帅,那也太对不起天地良心了。他长得并不帅,只能说还不至于丑。

男人肤色黝黑,体型高挑适中,手臂结实,看起来平时有健身的习惯。穿着一件黄色圆领T恤,外加一件白色小西装,手上带着一个劳力士绿水鬼机械表,漏出几分雅痞。

安晴竟然和他言谈甚欢,她看起来并不抗拒,有些一反常态。

我看着调酒师在调酒,她动作快而娴熟,脸上依然是不动声色,真是个帅气的女人。她发现我在看着她,过一会又给我端来一杯酒。

“咦,这好像没尝过。”我说。

“保证你不会失望。”她一边擦杯子一边淡定地说。

我端到嘴边呷了一口,就笑了出来,我尝到了柚子的味道。她竟然知道我喜欢柚子。

“我们认识吗?”我冲口而出。

不过她刚好有客人叫唤,又忙着调制饮品去了?

我听到安晴旁边的男子说:“我在清华毕业之后,就一直创业。”

“装”,我在心里嘀咕着。不知为什么,我一直听着他说话,并不喜欢他,总觉得他有些夸夸其谈。

“希望我们下次再见。”他递给安晴一张名片后,就走开了。

我从安晴手上把名片夺过来,原来他叫方怀昔,与我同姓。这个男人的名字,倒有几分文气。

“晕,搞了半天,你竟然认识了一个同行啊。”我看到他名片上面写着“怀昔品牌策划有限公司”。然后我就有点嫌弃似的把名片丢回给安晴。

“谁说不能认识同行,你对人有偏见。”安晴把名片收起来。

“不,我怕人家接近你是有目的,我怕自己的idea被偷,我已经试过一次了,绝不能再犯。”我说完,就把眼前的酒一杯喝完,味道真不错。她竟然懂得我的口味。但我再一望的时候,她人已经不在了。

“她刚下班了。”在另一个调酒师口中得知。

“她让我交给你一张纸条。”我从失望中惊喜过来。

【第二十章】

未完待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