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穆斯林的葬礼》:6个人一生的悲欢离合

图片来自网络

两整天时间,读完了《穆斯林的葬礼》,历经了6个人物一生的悲欢离合。特写此文。

梁亦清

梁亦清是韩子奇的师傅,梁君璧、梁冰玉的父亲,奇珍斋主,琢玉高手。我被“玉器梁”做《郑和航海图》的技艺所赞叹,为他幸福的一家而感到温馨,也为他老老实实,只求靠手艺吃饭,不求做大奇宝斋而感到不甘。当蒲缓昌带来《郑和航海图》的那一刻,隐隐感觉到命运的无情将降临到奇珍斋,降临到梁亦清的身上。当三年之期将近,伟大的《郑和航海图》玉雕即将完成的时刻,无情的打击还是到来了,梁亦清心血耗干,宝船损毁,蒲缓昌以合同为由,搬空了奇珍斋。梁亦清辛辛苦苦经营的奇珍斋在他刚离开就遭受了灭顶之灾。

韩子奇

韩子奇是梁亦清的徒弟,韩新月、韩天星的父亲,梁君璧的丈夫,梁冰玉的爱人,重振并做大奇珍斋的人,中国的“玉王”。我为他不甘被玉器商人压价,想做大奇宝斋的勇气而鼓掌,我被他在梁亦清去世后,在汇远斋三年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的毅力所折服,更被他重回梁家,重振奇宝斋而感动的热泪盈眶,更被韩子奇举办“览玉盛会”,被称为“玉王”的意气风发而惊叹。

韩子奇对女儿新月伟大的父爱让人动容,但他在面对妻子梁君璧时的软弱又让人觉得可怜、压抑。他娶了梁君璧,又与梁冰玉相爱,本身是个错误,但又有战争和时代的因素,让人无法评说。他在面对女儿新月去世时的悲切,在面对收藏的宝玉被抢时的可怜无助,让人唏嘘。特别是最后他说出自己一生隐藏的秘密说他其实是汉人时,让人惊讶到无以复加。韩子奇度过了是充满悲欢离合、苦辣酸甜的一生。

人和人的区别,在于为发掘和体现自身的价值所做出的努力,而不在人的本身。                                                                                                ——《穆斯林的葬礼》

新月

新月是韩子奇与梁冰玉的女儿,也是书中青春、美好的寄托。我为她的青春活力所倾倒,为她只填报第一志愿,不给自己留退路而佩服,为她夺取班级第一而欣喜,为她在18岁的年纪得知重病而悲伤,为她能获得爱情而高兴,更为她的“无常”而流泪。新月的生活充满幸运,也充满不幸。她有个爱她的父亲,但也同样有对她不怎么好的“妈妈”(最后知道是她大姨)。她凭自己的努力考上北大西语系,想逃离那个对她冷漠的“妈妈”,她误把班主任楚雁潮当同班同学,并用英语跟他交谈了一路的场景让我捧腹大笑。她跟新同学罗秀竹在校园乱逛结果迷路,也让我不知该说什么好。她凭借刻苦的努力以优异的成绩成为班级第一,她热心帮助英语不好的罗秀竹。她独自一人在未名湖畔复习着自己的功课,她在未名湖畔听着楚雁潮给她背诵拜伦的诗。她在燕园小书斋外面的雪天里醉心听着楚雁潮的《梁祝》。这是一切有多么美好,接下来的消息就对新月有多残忍,她刚读了一学期就被查出有严重的心脏病。她在青春正好的年纪收获到楚雁潮的爱情,却又马上面临生死离别。当我快读到新月去世之处时,真是不忍心往下看,生怕下一句就是新月去世的消息。新月还是走了,带走了书中本就很少的希冀和美好,让人不得不叹息、悲伤、流泪。

图片来自网络

梁君璧

梁君璧时梁亦清的大女儿,韩子奇的妻子,梁冰玉的姐姐。小时候的梁君璧还挺让人喜欢的,但是她在韩子奇出走英国之后的表现,真的让人难以喜欢,甚至让人厌恶。小时候的梁君璧小小年纪便已很懂事,帮助母亲持家,帮父亲记账,特别是在梁亦清去世后,她坚毅的品性支撑着梁家可以继续活下去。韩子奇重回梁家之后,梁君璧一句“奇哥哥,你娶了我吧”,让人更加喜欢这个坚强果敢的姑娘。但之后,她的见识、知识、眼界这些短板逐渐就暴露出来了。奇宝斋的蓝宝石丢了,她无端怀疑管事的老侯,并把老侯辞退了,直接导致了奇宝斋的关门。她不满意儿子天星自己谈的对象容桂芳,就自作主张设计拆散了他们,导致天星被厂里的人误会,更让天星自己痛苦不堪。她对丈夫韩子奇和妹妹梁冰玉的女儿新月感情冷漠,让新月心理承受着诸多痛苦,并且在新月病重的时候要拆散新月和楚雁潮,更加加重了新月的病情。这是一个让人先爱后恨的女人。

人生的舞台上,悲剧,喜剧,喜剧,悲剧,轮番演出,不舍昼夜,无尽无休……

                                                                                   ——《穆斯林的葬礼》

楚雁潮

楚雁潮是北大燕园的高材生,是新月的班主任,也是新月的恋人。楚雁潮有着从事翻译事业的梦想,却为老师严教授的挽留选择留在北大做助教,只能用业余时间从事自己爱好的翻译工作。他尽心尽力的关怀着他班上的16名学生,不让每一个人掉队。他教育能力出众,却只因他父亲的谜团,而迟迟无法成为正式讲师。他在新月迷茫烦恼的时候,为她拨开心中的迷雾。他执着、热烈的爱为在病中抗争的新月带来了温暖。他自己默默承受梁君璧给的压力,把爱情和力量传达给新月,让新月唤起对生命的渴望,照亮了新月生命的最后时光。

梁冰玉

梁冰玉是新月的妈妈,曾在燕大和牛津大学读书,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青年。梁冰玉在燕大被杨琛的欺骗所伤,随韩子奇去往英国。在战争的背景下,梁冰玉与韩子奇相爱,并生下了新月。在抗日战争结束后回到“博雅”宅,因和韩子奇生下新月而被姐姐梁君璧所不容,愤而出走,但在韩子奇的哀求下,将新月留在“博雅”宅。她在燕大的爱情中被伤害,在英国面对奥利佛的表白也予以拒绝,最终将爱交付于韩子奇却也落得伤心的下场。韩冰玉三十多年后再回“博雅”宅,却早已物是人非。


书中的其他人物:如韩天星、陈淑彦、亨特、蒲缓昌……等不再一一叙述,希望想读这本书的可以好好研读一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