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粉记

余与杨君共食堂。吾食粉,有异物。

杨君见,先而惊,再而奇,后抿笑:“此物唯一处有之,君今中大奖也!”

何物也?非幼虫,非头发。现于碗中,恶心似蟑,肮脏如粪!

无暇怒,奔厕呕吐。俄而,夹物问贾人:“何有此物也?”贾人视,先而奇,再而惊,后惶恐,低头作谦言:“许是卖料之人作。赔君一碗,或退款,何如?”

望其心诚,念餐饮不易,作罢乃去。

步履急,切逃离,杨君嘲:“怎不见平时漫步耶?”

路途中,胃翻腾,难忍,呕吐;教二门口,再欲吐,杨君指:“速入厕!”进藏经阁,再吐。

悲呼!吾知人恶无下限,未料劣之至此也。不怕己食瘦肉精?不惧儿食地沟油?忽忆鲁迅也曾言,意外人性狠凶残。

无妨无妨,总有真情暖人间,总有光明破黑暗。为亮,永向光!

——火石

辛丑年三月廿二(2021.05.03)

于贵州贵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