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坠地,白驹过隙

追爱的企鹅。

我在北极的腊月藏一世暖春——

为了迎你到来。

把漫天烟花消散,消散胸前的冰川。

前路蜿蜒,阳光照映你的脸。

多年,多年。


西风扰乱了孤单,我听见心安。

用决绝锁上遗憾,和解红尘的摧残。

情书三千,我手写万千遍。

一遍燃尽心脏的嗜寒,一遍沾满失眠。

我听见剩下的千千万,被爱刺痛冻结了流年。

若不见,能再见。南极的冰川。

烟花落,大雨将至的 漫漫。


我在南极的夏末种满一地寒——

岁月苍老的时段把自己怀念。

记忆在玻璃杯落难,落难直白的温暖。

前尘在身后溜走,不回头,丢弃了执念。

从前,从前。


结局收纳了厌倦,风干了痴念。

我跳入昔日的深渊,任东风搁浅。

北极太晚,南极家宴。

留不住看你的视线,世纪之前。

说再见,不再见。春天的温暖。

时空错,记忆风化的  淡淡……

世界上唯一的企鹅先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