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念后,却是无尽的空虚无聊

我见过得到成功和远方,却牺牲时间亲情冷漠的人,也见过窝在在家守着老婆孩子,却一生碌碌平凡的人;我见过一生放浪不羁老来孤苦无依痛苦不堪的人,也见过追着一个目标执着了一辈子最后感觉自己白活了大半辈子的人;只是,我见过最多的是一辈子追求着顺心意和自由却不得不在这个世界上苟且着的人。

人啊,从小到大挂在嘴边的词最多的是什么,大概除了爱情就是自由了,当然若为自由顾,爱情也可抛,所以看起来自由是人这一生最为不懈追求的存在。

渴望自由啊,一直觉得做人真是充满了桎梏和枷锁,在得到智慧的同时却是难得逍遥,太聪明太有破坏力太有制约,岁月,灾难,道德,人既强大又弱小,难得超脱,无怪乎从古至今都在追求着成仙得道,抛弃禁锢灵魂的肉身,朝游北海暮栖梧,若有此希望和机遇,我也想抛弃一切只为超脱得到自由。

可惜这也只是想想而已,我们生活在了唯物主义的世界,满天神佛都成了妄想,我们的发展方向并不是开发人体自身而是创造科学工具,就这样走偏了,我们再也不可能有力霸山兮气盖世的壮哉伟岸和英雄出现了。

然我们难寻自由啊,难寻诗和远方,一切都是梦想,我们无法自由地扩展自身的欲望,到处都是限制,被法律,被道德,被环境,被人际关系所禁锢,最重要的是连自己的心也是充满了枷锁与荆棘。

一边向往着顺心意,一边却是明白自己无法这么做,如此反复,如此无法满足,如此无能为力,偏执地无可救药,乏力地无可求饶,那股说不出道不明地感觉,那只深藏心里被囚禁的野兽,不断地撞击,撞击,活地可怜,无法安宁。

我本以为看破后控制住自己的执念和欲望就能得到安宁,就能跑出被资本世界阶级划分的轨道,不去参加那场不断向上,不断比较,无法回头的马拉松,却是自己想的太容易了,没了执念后反而是无尽的空虚和无尽的"我为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探讨人生问题,让我不禁自嘲或许自己最应该成为一个哲学研究者吧。

反人性实在太困难,太痛苦,人终归是人,不是佛,放不下心中的屠刀,放不下桎梏,无法得到想要的自由。

这个世界十分大,大到人力的一生无法穷尽,大到各方各地无时无刻都在发生着你想象不到的精彩。

就在我敲下这行字的时候,北美的猎豹从树上一跃而下扑向脆弱的羔羊,太平洋的鲟鱼幼苗探头探脑地挣破胎膜来到这个世界,南极的企鹅站立在冰川之巅向北方莫名地遥望,无数的拥抱,无数的别离,无数喜怒哀乐的故事,难以想象还有多少的精彩正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发生着。

然而我还是无聊着,困守在百来平的小笼子里,被无穷反复的空虚感包围着,那些外面发生着的精彩如同亚马逊丛林深处倒下的蟠然巨木,掀起一片尘土硝烟,无人听见无人看见,却是不存在的,外面的精彩与我无关,我还是一个留守空虚的宅男。

望着被朦胧纱布遮挡着的蓝天,望着被洗白后斑驳的阳光,仿佛在召唤着我,在丝丝缕缕间撩动着我渴望糜浪的心房,却是无动于衷,看淡了欲望,控制了心绪,逃避着所有的一切,深陷着独自一人的空虚感,那些苦,那些甜,那些苦难,那些欢乐,那些心痛和折磨,在空虚面前,被完美地调和着,似是饮下一杯波澜复杂的朗姆酒,充斥在耳鼻间的是无穷的海的腥气。

就这样,倒下吧,低声下气地,出格无礼地跪倒在生活面前,放肆大声地喊:去你妈的自由!

抱起被子,深埋于此,让虚无支配着自己,抛却理性,朋友,家人,把所有社会依托的关系都抛之脑后,让无聊充斥满你的世界,你的名字,如果还嫌时间过地太慢,那就去买醉去啪啪啪吧。

最后人们谈论起你来,只会淡淡地提一句:那是个一生都在追寻虚无缥缈地自由的无聊人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