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二姐和王熙凤

世人评价《红楼梦》是一本奇书,是因为作者曹雪芹的写作风格和技法确实是高超与不俗。可是真真让后人津津乐道的是曹公描写的诸多女性形象——鲜活,立体,生动。 书中 一个个女性惟妙惟肖,在作者的生花妙笔下跃然纸上,令世人惊艳感叹。

艺术来源于生活,想必曹公描写的女性人物形象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存在的,绝非凭空想象和杜撰而来的。

在这部奇书中除了举足轻重引人注目的金陵十二钗,还有着许许多多的丫鬟,姨娘,仆妇等等。在这诸多的女性形象中让人印象深刻的女性人物不能不提到尤二姐这个身份特殊的人物。

说她特殊是因为要论身份地位她是无法和侯门小姐相提并论的的,她只是沾了亲带了故的贾府亲戚,说白了是来攀亲蹭贵的普通人。她只是因为一层薄薄的的亲戚关系得以进入了这侯门深似海的贾府,名为贾珍的小姨子,可是在众人眼里也只不过是投亲靠友的可怜之人 。对于长着一双双势利眼的贾府中人是没人会把她放在眼里的。

对于贾府中如狼似虎的好色之徒贾珍贾蓉父子二人来说,尤二姐,尤三姐无异于是送进口的肥肉,岂有不消受的道理?

这对禽兽父子为了能够长期名正言顺的霸占尤二姐尤三姐这对姐妹花,竟打起了同样好色贪淫的贾琏的主意。贾蓉积极撺掇贾琏偷娶尤二姐,将尤二姐纳为二房。想那家琏也是色胆包天之人,即便是在服丧期间也敢偷偷摸摸娶了尤二姐。

这生性柔弱的的尤二姐欢天喜地的嫁给了贾琏,她知道自己尴尬的身份,对于能嫁给贾府中的琏二爷自然是心满意足。

可是依照她的身份背景她的阅历资质,对照着等级森严机关林立的贾府来说,这尤二姐无异于是羊入虎口,羊入狼群般危机四伏。

对于没有自知之明的尤二姐来说如果她能有一点危机意识的话,她会乖乖听贾琏的安排安安静静地住在贾府之外的小院中,方得一方安身立命的天地。

柔弱又无心机的尤二姐竟然愚蠢而天真的以为只要她对大房恭恭敬敬,她又能如何得了我呢?

她哪里知晓这大房王熙凤绝非等闲之辈,想那王熙凤也是出身在侯门世家,本系贾府掌权派王夫人的内侄女,更是亲上加亲的嫁给了贾琏。此人不仅仅是出身非同一般,而且还精于人情世故,在王夫人的授权下兼着管家的职务,正可谓是呼风唤雨,贾府上下不可一世的重要人物。

对于如此这般的厉害人物,像尤二姐这样普通人家的女儿怎会领教凤姐的了得呢?

想想凤姐这掐尖要强的人在知道了贾琏背着她在外偷偷娶了二房,怎能不忌火中烧。要知道当初跟着她嫁入贾府的四个贴身丫鬟,都是死的死,散的散。为何呢,只因为王熙凤眼里容不得她人,她怎能允许枕边人和她人分享,既是通房丫头也不能入得她的眼。

贾琏贵为贾府的少爷,王熙凤的丈夫也是深知她的阴狠手辣,不然这诺大的贾府上上下下就只会称呼她为凤辣子了。

可怜的尤二姐架不住王熙凤虚假情意的蛊惑和拉拢,就乖乖的跟着凤姐进了贾府。对于尤二姐的单纯和无知自不必说,单单是王熙凤虚虚假假,阴一套阳一套的做派,真真是迷了众人的眼。

她明着说她满心欢喜的迎进尤二姐来是给贾琏做二房,也盼望着尤二姐能给贾琏生个儿子,在明面上她是做足了文章,当尽了贤妻之本份。

谁料想她的阴狠手辣也是做足了功夫,明着是照顾尤二姐,把自己人善姐安插分派给了尤二姐,又将尤二姐的贴身丫鬟仆人都打发了出去,这尤二姐立马成了孤家寡人,任人宰割的鱼肉。

可恨的是这贾琏也是喜新厌旧之人,得了贾赦赏赐的丫鬟秋桐,立马就忘了旧人尤二姐。想那尤二姐在贾府无依无靠,又是个软弱无力的主,嘴不能说话不能进,既没有可依靠的肩膀又没有能仰仗的势力。

在王熙凤的步步紧逼下,尤二姐渐渐成了众人眼中的可怜之人,势力的仆妇丫鬟尽可以轻贱慢待她。柔弱的尤二姐怎能受得了这般委屈和窝囊,在被虎狼庸医用药打下了成型的男胎,就再也无心无力活下去了,只能是吞金自尽。

这样一来王熙凤可谓是春风得意,除去了心头之患,杀人于无形之中,真真是最毒妇人心啊。可怜可叹的是尤二姐一朝赴了黄泉路,鲜花似锦的生活转眼成空。

王熙凤的心机和毒辣看似厉害了得,可这嫉恨犹如一把双刃剑,斩杀了敌人,也毒杀了自己。

自此,王熙凤又给自己埋下了一笔人命债,她渐渐失去了自己丈夫贾琏的心,正如书中的批语:“一从二令,三人目,哭向金陵事更哀。”

这正应了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