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无重开日

        这三日来,都在为朋友们修改毕业论文,也让我深深的理解了各种朋友圈里改毕业论文的辛酸苦辣。只是我不能理解的是,改毕业论文那么辛苦,为什么当时就不能好好去写呢?就在刚刚这苦不堪言的日子终于到了头,本想爬上床睡个舒舒服服的安心觉,可还是恋念着这俗世的嘈杂,耐不住好奇的看了看学院孔子像前的学生活动。这是我从脱离社团之后,第一次主动去参加学生的活动了,只是从今往后,或许我都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在一旁静静地看,也不知道是看那已经死去的青春,还是想留住那马不停蹄的年华。

        来来往往的人和喧闹声,来的是那样真实而遥远,可我注定还是很快就会离开,离开这嘈杂,离开这上一秒看过的人和事,一个人踱着悠闲地步子来到二食堂后面的雏菊花海。这个时候的雏菊依旧和往年一样的繁华,可是今年的雏菊就是今年的雏菊,去年的花再也不会开了,去年的人也再也不会回来了。这样的绽放使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虑之中,我知道所有的过去终将会成为过去,时间给出的答案也只是莞尔一笑的南柯一梦。甚至,我忍不住嘲讽我自己,为什么要对这世界深情,为什么还要对生活抱有执着,为什么还有去奉献去成全,去招惹,相逢即是相散,那又何必去自找没趣呢?这一念念生,这一念念灭,到底有什么东西可以永恒,到底又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人去相信?好与坏,是与非,又该拿什么去衡量?或许人生出来之后,就是要这样自导自演的彰显自我,又或许是虚情假意可以掩盖我们们的孤独与无助。走着走着,看着远处的人,我不想遇见,也没有那样的好奇心,想她是谁,想她会有怎样的心情看花。只是转了一个身,继续慢慢的走着,也没看人,也不看路的走回寝室。然后打开电脑,在路上的念想又一个也记不清来了,上一刻的我一就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刚刚见过的花,也再也不是那朵花了。

         打开电脑,看了看手机,看到人事发的一条集训短信,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那是我接下来一年的工作,也是我真正离开父母的庇护的地方。说实话,对于这份工作,我真的害怕到了恐惧,可我别无他法,我在这世上,不工作,我不知道怎样去面对这漫漫的空洞与折磨,也不知道如何去圆了在这世界拼搏奋斗的谎。曾经我以为我可以看书,可以写作去打发这寂寂浮屠。然而对于看书,我觉得我白读书了,对于写作,我真的很多东西都不敢写, 也没有那个勇气去呼唤,去铭记。我只是个懦夫,只是个随风飘荡个迷路人,又有什么资格去写去说,去写。写到这里,也没有什么可写了,也困乏了,就安心睡一睡,下午习惯的去健身,晚上看书,然后明天开开心心去工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