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絮语

“一年滴尽莲花漏,碧井屠苏沈冻酒。”

莲花漏尽,迎新年。这日子长了脚似的,又新年。2019,站在单行道的路口,等着我们每一个人。童叟无欺。

说到“欺”,我不知元旦是“欺”,还是属于“被欺”的?

《晋书》云:“颛帝以孟夏正月为元,其实正朔元旦之春 ”。可见元旦自古有之,然正主儿却是春节。阳历1月1日的元旦,实是横空夺了其名的。

每年,春节都名正言顺地在大街小巷弥漫着热腾腾的年气,新崭崭的喜气,更不用说耳朵和鼻子的感受。元旦是有自知之明的,不张扬,单薄,清淡,身着新的一年第一缕阳光,一方界碑似的,静静伫立于日历的第一页。

我站在过往与未来的中央,两端延伸的都是我无法用指尖触摸或挽留的,越发觉得2018剩下的光阴,一寸寸如同年幼时墙上被父亲撕剩的几张单薄的日历纸,金贵起来。

我深陷在回忆里,五味杂陈。童年的颟顸,少女时的倔犟,青年期的铿锵,那些曾经的过往,无声垒成今天的我。无数今天的我,又将塑成未来的年老的我,直至岁月长河里的一粒尘埃,飞散。

年少时家中清贫,吃得寡淡,却是不缺玩的物什。弹玻璃球,跳白果、抽“蒋秃头”,抓“母耳”……这些是现在孩子听都没听说过的。最好玩的还是雪上“拉雪橇”。

元旦放假,逢着一连落了几天雪,踩实了的雪,经北风一冻,晶莹如镜,常常一步一滑,拾一个“大元宝”,然而正是我们这些顽童“拉雪橇”的好时候。那时小妹着实小,米团似的可爱,我胆子肥,约好了大杂院里的伙伴,挑家中底部光滑的木桶或大塑料盆,哄小妹坐在里面,我们在后面矮下身子,双手用力向前一推一送,木桶就在冰面上滑出好远,偶尔会把小妹撞得七荤八素的,回家被骂。也有自己蹲在簸萁上,让伙伴推,一推一个大马趴的印象。簸萁是白铁皮做的,阻力小,用力过猛,簸萁推出去了,人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最不济的,家里什么都不让拿的,也可以两人合作,一人立,一人蹲着不动,伸直了手臂让立着的人退着拉,拉得快,则滑得快,若是配合不好,摔倒,两人笑滚做一团,索性赖在雪地上不起来,互砸雪球也是常事。

高中毕业后,进了一家工厂工作,元旦前夕大扫除,去旧迎新。车间各班组中央垒起了小山似的锯木屑。金黄色的木屑,被木掀推到车间的每个角落,覆盖在沾满油污的地面,拨散,推聚,反复间,散发着树木的清香。停了机器的轰鸣,这清香就成了主宰偌大一个车间的主心骨。

那年下午的联欢会,有我和晖的合唱,在掌声和人头攒动的会议室,我卡了壳,声音闷在了嗓子里,听不见自己的声音,我着急地对晖眨着眼,她明了地对我比着手势让我放心。她卖力地唱着,我羞涩地持着话筒小声地合。她的歌声洪亮清澈,像天上的虹。我斜眼看两颊绯红,细长的眼睛,睫毛扑闪如蝶的她,竟那样好看。

隔了这么多年,我依然记得自己童年的顽劣,青年时的腼腆,女友的默契与颊上的一抹绯红,还有弥漫车间的锯木香。那些纯真、腼腆、任性、倔强、欢乐的过往像是流淌在岁月洪流的一支清泉,叮当过我青涩的青春。

现在的我破茧成蝶,早已过了不惑之期。愈发喜爱静。

我有一面墙的书籍供我休憩沉醉;我有一阳台的鲜花绿植怡养双目;我有花园一侧随心洒下的菜籽,长出的如玉青芽被物管践踏,而心疼;我有一支埙蒙了尘,而我还没练成一首曲子;我爱搬把椅子在阳台上,晒着太阳读书写字,在文字里寻找和倾诉……

我喜欢的事那么多,喜欢都喜欢不过来,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去勾心斗角或钻研人情世故呢。

人习惯于群居,但也需要独处,做自己喜欢的事、思考、和自己对话。这世界太过喧嚣,只有独处时,那些渐被遗忘的过往、未来的展望和朴素的自己,才能如故交远道而来。

有时我独自行走于河边田野大桥上,仰望天空的白云、远处的树林、夜晚的星星,这“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幽幽天地,倒不至于令我怆然而涕下,但这穿越古今的气息,却可带来极目楚天舒的豁达和大自在,至少不自怨自艾,分外清明。有时候,不期然会得到乍然一线的灵感,得赶紧记下来,这有点像爱情,不赶紧抓住,它就会调皮地倏忽不见。

康德曾说:“有两样东西,对它们的盯凝愈深沉,在我心里唤起的敬畏与赞叹就愈强烈,这就是: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这一段话,虽不是金科玉律,但在不同的人眼里,产生不同的意味。对于那些将诚实做人、诚恳生活视为傻子的人来说,犹如对牛弹琴。而于另一些人,则不吝于信仰,宗教般的存在。你若是和这些人为友,是三生之幸事。因为你们有相似的精神体,故相处无相轻之忧,易融洽,易产生相得之乐的趣味。何不乐而“据为己有”?这是我极渴望的,但绝不强求。幸而我有二三友如是。

当然不喜欢我之性情者亦有二三,认为我不必过于认真、积极或孤傲不群。这就是每个人的道德律不同,尺度准则不同,以及所相待的人不同。没有对错,没有高低之分。只是各有各的活法。

经过了这么多年,我依然相信友谊、相信爱情、相信人与人之间也可以如从前慢般活得诚诚恳恳,依然相信岁朝清供亦能欢颜。

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活成自己头置簪花,一路走来一路盛放的样子。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3,201评论 1 30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387评论 1 257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4,683评论 0 213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080评论 0 179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865评论 1 25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810评论 1 17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440评论 2 27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200评论 0 167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9,019评论 6 231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540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337评论 2 215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658评论 1 231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55评论 0 32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145评论 2 214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535评论 3 206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26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28评论 0 166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555评论 2 23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652评论 2 23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