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6:为何我们愿意妥协?

第五节:《理想国》5:赚钱才是最正义的

自第二卷开始,就是柏拉图借苏格拉底的口来刻画正义的样本,作为苏格拉底坚决的护卫者格劳孔则是以率先提出正义目前讨论的内容。第一,正义的来源与实质;第二,正义的人比不正义的人生活更加幸福。第三,正义的行动是否心甘情愿。暂且不完全讨论这个内容,单就正义的来源而言,来谈今日要讨论的主题:为何我们愿意妥协?

首先介绍一下格劳孔的总结,其中包含的前提就是正义的人生活得吃亏,不正义的人得到好处。那大多数人在现实生活中都遭受到由于正义而使得自己利益受损,由于不正义而有利的生活。但是大多数都没办法保证自己永远能够不正义得到好处,或者没办法由于正义而一直遭受挫败。于是为了尽量使得自己在与人交往中而蒙受损失,于是相互协议签订折中的条约。使得最不正义的事情而带来的好处不太能够发生,最正义而遭受到最大的损失也不太能出现。相当于我们日常所讲的“中庸”,做到既不是最好,也不是最恶。

但是在签订契约的大多数人,远远没有那种有绝对能力一直不正义还能得到好处的。这种人是绝对不会愿意签订契约的,因为契约会使他蒙受损失,而让他得不到任何好处,除非他疯了,否则他是不会迎合大多数人去做正义的行动的。这种就类似于《速度与激情》8中的塞佛,有强大的力量,是绝对不会去迎合现有的制度,也不会去和任何人签订平等遵守的契约,而是依赖于不断追求的力量,试图去成为世界的超级大boss。

其实话题聊到此处,就知道我们为何还要达成协议,因为我们都想避免在相互不知来意的情况下遭到最大的损失,最怕的就是我正义的时候,你却不正义而从交往,你得到了,而我却失去了。看到此,不禁让我联想到《利维坦》,由于人与人之间的战争意图,要避免在自然状态下发生不幸就要达成协议,让渡权利。我们想避免在没有任何规约的情况下而对彼此利益遭到损害,于是我们签订契约。

但是契约的前提是不正义的人能够在交往中获得利益。苏格拉底说:“不正义的最高标准是嘴里的仁义道德,肚子里却男盗女娼。”就如《人民的名义》中高育良表面上非常正能量,其实背地里包养情妇,在情妇怀孕时,而和妻子离婚,表面上的仁义道德,背地里男盗女娼。和妻子表面的工作,使得他在没有发现的时候近乎是获得非常大的利益,损害了公共利益。好在有大多数签订的规则的制度,让制度来审判他。

因此,要想避免由于他人的不正义而带来的损失,就需要达成协议,在这种折中状态下。这种选择也是基于理性的协商与妥协,因为我们都没办法一直为恶,就如《人民的名义》中祁同伟、赵瑞龙等人最终还是被制裁。所以为了避免由于为恶而最终被制裁的局面而造成的最大的损害,因此,我们愿意妥协。

第七节:《理想国》7: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