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看好百济神州

从年初听说百济神州制药公司到现在已经有8个多月了,从百济神州股港股600亿市值,观望到今天接近1300亿市值,然后坚定入市持有。当然,一个重要原因是前哨科技特训营王煜全老师从产业的角度坚定地看好这个公司。更重要的是通过学习课程、参与投资,进入了对企业的深入跟踪和了解,产生了浓厚兴趣,进而发现了其中巨大价值。

一是中国企业家的情怀。初心和使命在当今社会是一个最重要并值得尊敬的价值观。曾经听说过“什么样的企业是一个伟大的企业”这样的问题。答案则是那些能够持续解决社会问题的企业,就能够成为伟大的企业。从名字上理解,“百”代表“多”,“济”意味着为患者提供治疗,“神州”代表中国。在建立百济神州之初,创始人提出“百创新药,济世惠民”的愿景,致力于为中国患者带来最好的药,同时也为世界带来最好的抗癌药。

在过去的数十年间,对于中国来说,抗肿瘤药物只进不出,中国患者在使用抗肿瘤药物的过程只有被动无奈的选择高价药。“吃不起药,救不了命”也是多数癌症患者的现状,这也是《我不是药神》能够击中全国观众痛点的根本原因。而现实中,低水平、高重复的仿制药占据主流,而中国创造的新药寥寥无几,更是中国医药行业的痛点,中国市场对创新药的高需求与医药创新的薄弱形成尴尬的对比。

百济神州的创始人,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王晓东博士此生最刻骨铭心的伤痛,就是在年仅11岁的时候,母亲因癌症离开了人世。让中国老百姓吃得起药,治得好病,这也成为是王晓东创业的初心。因此,做中国自己的创新药也就成了百济神州的“初心”。

而且,百济神州在研发每个药物时,都以追求“同类最佳”为目标,在公司内部设立了极高的筛选门槛,也因此放弃了多个按行业标准衡量其实非常优秀的在研项目,把精力专注于核心研发成果上,多个在研产品具备best-in-class潜力。

可以说,百济神州是中国少有的最具情怀的公司之一。正因为如此,他吸引了高瓴创投等优质投资公司和业内“大牛”绍梁恒博士、吴晓滨博士的加持。其中,吴晓滨博士,不惜从全球最大医药公司辉瑞跳槽到百济神州,足见百济神州的发展潜力和价值观吸引力。

二是执着的企业家精神。从反脆弱的角度看,一家企业已经存活了十年,它大概率还能够存活十年,而这十年对制药公司来说更是最艰难的十年。

医药业内常用“三个十”定律来描述新药研发的艰辛:十年研发周期,十亿美元投入,低于十分之一的研发成功率,没有长期信念,无人敢为之,无人敢投之。这也意味着,创新药行业适合有着长期耐心,并且有全产业链判断的创业者,百济神州和王晓东做到了。

从2010年回国创业到今年已经整整十年,而在这十年之中,孜孜不倦,从无到有,更是开创了中国创新药的先例。最负盛名的莫过于治疗一种叫做“套细胞淋巴瘤”的罕见血液肿瘤抗癌新药泽布替尼。

从原料药、仿制药到创新药,虽然听起来都是“药”,但是对产业能力的要求相差了几个数量级。从最早的生物学基础研究,到化学合成和化学筛选,到药物代谢和动力学检验,到各种动物模型的验证,再到不同阶段的人体试验,最后才能把所有资料呈现在监管机构面前争取获得上市批准。2019年11月14日,泽布替尼获得全世界公认的标准最严苛的药物监管机构——美国药监局审批上市。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不管泽布替尼这种药物到底解决了多大的临床问题,百济神州能够从无到有地把一个创新药物做出来、送上市,就已经是一件历史性的成就了。这也意味着中国本土的医药企业,有能力建设一条完整的创新药物开发产业链。这就是中国企业家十年磨一剑的执着精神,而这种精神对于创造伟大企业必不可少。

三是强大研发管线能力。百济神州研发投入巨大,百济神州过去五年累计研发投入超过20亿美元,一举超越国内龙头恒瑞医药的研发投入,成效直接体现在临床开发项目的进展。

数据显示,百济神州目前旗下拥有超过30款抗肿瘤新药,其中包括11款自主研发的药物。除了2款药物已经获批上市,第3款PARP抑制剂刚刚在国内递交上市申报并得到受理。同时,百济神州也是目前中国在全球范围开展临床试验最多的药企,有三四十项全球的临床试验在进行中,其中有10项是全球性三期临床试验。

从这些数据也可以看出,当前市值仅仅200亿美元的百济神州,在3万亿美元的生物制药市场红海中中竞争力巨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