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查派》——这个机器人有点卡哇伊

几天前去百脑汇修电脑,无奈遇到暴雨被困在商场之中,为了打发时间,在天河电影城看了下午4点场的《超能查派》,真心觉得不亏。

坦白说,如果不是被大雨困住,我基本上不会去影院看这部电影的,因为首先这名字真的是太没有吸引力了……,据说这个“查派”的英文名叫“Chappie“,其实我想,如果叫《超能插屁》也许可以吸引到我……(开玩笑)。

但不管怎么说,在我看来,这种电影,才是另类的科幻片,这种机器人,才是比那些变形金刚们或者超级英雄们更有才气更有感染力的机器人。

首先,相信很多人都会吐槽电影环境的脏乱差,到处是垃圾、臭水沟、破楼,简直可以认为是城市环境的教育片……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一个发生在南非的故事,而这部电影的导演,又是一个喜欢用另类的口吻去讲述科幻故事的年轻的帅锅导演。于是,我更倾向于将这种“脏乱差”的布景理解为一种美,一种更独特的镜头语言,就像《热血新仔》,就像《猜火车》,就像为数不少北欧电影一样。

女主角一点儿也不好看,甚至在稀奇古怪的扮相下有点丑丑的,俩男主,一个是瘦瘦的臭流氓,另一个是更瘦的印度小伙儿,唯一的帅哥“金刚狼”休杰克曼居然真的只是演了一个从头到尾都很猥琐的猥琐男……但你无法否认,每个演员都很合适(虽然金刚狼变身猥琐大叔让我们有点小小的失望),而且这个故事会更加的动人,因为他们不是美丽的演员,并不高人一等的虚幻中的人物,更像是实实在在的普通人,这样就很大程度上增加了我们这种普通人在看这部电影时的代入感。

好吧,说说故事吧。

一个真正的人工智能,一个具有独立“人格”的机器人,他需要像小孩子一样成长一样学习的机器人,他会开心会失落,他有自己的价值观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优点甚至缺点,他甚至会怕死怕到不行,他依然是机器人吗?从伦理学上讲,也许已经不是了,因为除了机械的身体以外,他就是个活生生的人啊。

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导演想要讲述一个人的故事,却使用了一种脑洞大开的科幻片的语言

当然,我还必须要说,这部电影,正好在母亲节前后上映,我不知道是纯属巧合还是营销策略的有意为之,因为我居然在一部讲机器人的科幻片里被母爱感动了……

我们的女主,米歇尔,一个拥有独特的RMB装备黄金MP5的女盗匪,在那个怯生生的机器人叫她第一声“妈妈”之后,也便成为了一位母亲。

“母亲”,意味着什么呢?

“母亲”意味着这个恶习昭彰的拥有黄金装备的女盗匪从此在这个称自己为“妈妈”的机器人面前不再说一句脏话,“母亲”意味着她的心灵已经软化而她的眼神已经变得更加温柔,“温柔”意味着她可以为“它”笑为“它”哭为“它”担心为“它”和自己的男人针锋相对,意味着她会为“它”不遗余力甚至献出生命。

即便“它”只是一个机器人。

我忽然在想,我们的母亲总是可以为我们牺牲一切,会不会跟血缘没有那么大的关系,而只是因为我们曾在她怀里哭过在她怀里笑过,只是因为我们曾经将我们最脆弱的身体交予她的臂弯,只是因为我们曾口齿不清的教过她一声“妈妈“?

在电影里,每当机器人查派叫米歇尔”妈咪“,或者叫文森特“爸比”,我居然全无kimi叫着林志颖“爸比”的那种卖萌发嗲的即视感,反而觉得那时一种更纯粹更干净更简单的声音。所以,看着一个浑身硬壳的大家伙叫一个女流氓“妈咪”,开始有点不适应,后来却觉得越来越心碎,或者说越来越柔软。

能让人被机器人的“母爱”感动,也是真不容易。

电影的最后,查派完成了“意识”的传输的时候,尤其看到印度小伙儿“迪恩”变成了一个暂新的机器人却依然拥有自己的思想的时候,忽然一阵阵的不舒适,因为我发觉,这似乎又上升到一个伦理的高度了。就像克隆人一样,科技在发展的过程中,似乎一直有这样的焦虑存在。

但尽管焦虑存在,在“母爱”的面前,无论是人或者“机器人”都会选择去冒险。

因为不管怎样,人依旧是以感情为生的动物。

不是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