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Love ——中学少年自杀事件

Paragraph 1

我喜欢陶宇。真的很喜欢。但我知道我配不上她。就算不是我,班里的所有人都配不上她。
我真的这么觉得。
陶宇,我真的很喜欢你。
但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
没有人喜欢我。

Dialog 1

——您知道他什么时候有这种想法的吗?
——不、不知道。他一直很听话。我从来不知道他会想这些。我想,他爸也不知道。
——我去他们学校看过他,给他买了不少好吃的。不过他没有跟我提这种事情。
——您觉得这种事情会他会跟您说吗?

Narrator 1

——小龙平时很闷,不喜欢说话。不过他对人很好啊。
——我倒不觉得意外。
——诶?
——这种事情,总会有兆头的吧。

Paragraph 2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恨。可能时间太长都麻木了吧。
大概四五岁的时候,我在外边玩土,弄得身上很脏。
我用土做了一个很圆很圆的球,我跟那个叫鸡蛋。然后给我父亲拿过去了,他把鸡蛋扔了,打了我一巴掌。
因为我把衣服弄得很脏。也对吧,那是件新衣服。
不过我好委屈。因为他送了我新衣服,我才会想送他鸡蛋的。
十多年了,我忘不了。你说我小气啊,狭隘啊,怎么样,我都承认。
可是啊,我忘不了。
你说我恨不恨。
我当然恨。不过恨自己的父母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吧。

Dialog 2

——您记得这件事吗?
——不记得。这种小事……
——我记得。不过他爸也是为他好嘛,当时我们要搬家了,说了让他不要再和村里的孩子一起玩,以后给他买高档的玩具,他都不听,天天出去疯跑。不过自从他爸打了他一巴掌之后,他就不再出去玩了。我还以为他终于懂事了,没想到……
——所以你们也没有再提过这件事,也没有道歉吧?
——道歉?为什么要道歉?

Narrator 2

——这孩子心里不正常吧?为什么会记恨自己的爸妈啊,还因为这么小的事情。爸妈也是为他好啊,真是不懂父母心啊。
——你不觉得他记事很早吗?听他父母说,他们搬家的时候,他只有三周岁,正常的孩子不会记得那么早的事情吧?
——记事早怎么了?也没见他学习多好啊。
——脑袋发育那么早,学习还不好,现在又……不会是……有什么病吧?
——这么说不大好吧……
——不过……谁知道呢。

Paragraph 3

莫晓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
他送我过一支自动铅笔。
一支马克笔。
一支2B涂卡笔。
三个冰激凌。
两张明信片。
我们还一起照了大头贴。他的表情一脸嫌弃。但是我很开心,第一次有人邀请我一起拍照。
还有很多班里的同学,他们都送过我很多东西,我都记得。
还有,

Dialog 3

——这些东西我们又不是不给他买,干嘛要别人的呢。
——同学之间互相交换一点文具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说得也是,不过我们给他的零花钱也很够啊,这些小恩小惠都记得清清楚楚,怎么不记得我们给他买了那么多东西呢,衣服鞋子什么的,都是名牌。
——啊,这几年他买了很多东西吧?除了生活费,我还给他很多钱。

Narrator 3

——小龙平时很节省吧,这些都记得,不知道他家里条件怎么样?
——应该不错吧。你看他穿的衣服、鞋子,都不是便宜货。
——他说那是他妈给他买的,好像他没去逛过街吧?跟你去过吗?
——没有啊,我都不知道我曾经给过他什么,没想到他都记得。他也给过我不少文具什么的。可是我都不记得……唉。
——大概只有小龙会记得这些事情吧。

Paragraph 4

从初中开始,我每个月都会跟父亲要点钱,说是买玩具、买书、买手办,总之,我说了很多东西。要了很多钱。
到现在为止,一共是20680块。
但我什么都没有买过。
那些钱被我存在一张卡里。
卡放在客厅的抽屉里。
四年了,没人动过。

Dialog 4

——你们没发现过那张卡?
——……没有。
——没有……平时很忙嘛,谁没事去翻抽屉呢。
——小龙说要买的东西从来没买过,你们也没发现?
——……没有。
——……当时以为他放在自己房间里了吧。
——亦即是说,你们从来没有进过他的房间。
——不,进过,我有钥匙。
——嗯?你怎么会有小龙房间的钥匙,我当时只配了一把给小龙啊。
——当妈的总会想多关心一下儿子吧。这也是爱……的……

Narrator 4

——小龙从来不玩游戏吧?
——没事就从图书馆借书,好像没见过他玩游戏呢。莫晓,你知道他玩什么游戏吗?
——他不玩游戏的,我邀请过他,不过他说没钱。
——他每个月的生活费也不少吧?
——嗯,跟咱们差不多啦,不过他说那是他父母的钱,所以不能乱花。
——真懂事啊!

Paragraph 5

每个人的现在都是由过去堆叠而成的。人们只能从过去对你的印象中认识你。我没有办法改变我的过去。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不愿发生的,或者不出于我本意的事情。我都没有办法改变。
不管是父亲不关心我,还是母亲偷偷配了我房间的钥匙,我都没办法改变。
所以我也没有办法改变现在的自己。
那么我能改变未来的自己吗?
我不知道。我试图改变。
但我失败了。
但我不想否定这种可能性。
好想哭。希望有人安慰我。
希望有人说爱我。
希望有人对我说,没关系。
希望有人能够拥抱我。
希望有人能够抱紧我。

Dialog 5

——他怎么能说他爸不关心他呢?他爸给了他那么多钱啊。
——说到底,我可能还是关心得比较少吧。但我确实是爱他的啊。
——当然,我也是啊。
——但从我听到的和看到的来看,你们的爱,并没有表达给小龙。
——老师您今年多大?
——31岁。
——您还没有孩子吧?
——没有。
——所以啊,您没有做父母的经历,怎么能知道做父母的辛苦呢?
——老师,您还是太年轻了。有些事情,没有做过父母是不会懂的。

Narrator 5-1

——真是不懂这么大的孩子是怎么想的,爱啊什么的,他们懂吗?
——就是就是。大人那么辛苦了,还要说爱你,哎呀,多难为情,又不是小时候了。
——小孩都不理解大人的辛苦啊。

Narrator 5-2

——我的父母都不会说爱我的。
——我爸妈也不会。
——不过没关系吧?
——是啊,没关系。
——说出来不会觉得很难为情吗?
——肯定会。不过我爸妈对我还好啊,所以不说我也懂嘛。
——大家都这样吧。和父母说我爱你什么的,大家都理解就好了吧。
——那……万一不理解呢?

Paragraph 6

我第一次想到自杀是小学三年级。我在书上看到了一种有毒的植物,然后去找了这种植物,但是最终没有找到。
我当然知道自杀不是什么光荣、值得骄傲的事情。所以我能够平静地写下这些文字已经是竭尽全力了。但是幸好,即使有人骂我我也听不到了。我只能在这里承认自己的自私和懦弱。
我选择走这样一条路,没有任何重大的原因,也没发生任何严重的事情。父亲和母亲从来没有虐待过我,自从我上中学以后,父亲就再也没有打过我,也没有骂过我。母亲也是如此。就像上面所写的,我记得的都是这样的小事,记在这里的有13件。其实还有,但是我只写13件,因为13是个不吉利的数字。
我不为自己做任何的辩解,如上所述,我觉得自己心理有问题,但没有得到机会去看心理医生。我不知道这是谁的错,或者这不是任何人的错。
不过我去买安眠药倒是得到了许可。谢谢父亲和母亲对我去买安眠药这件事没有提出任何质疑。
我去买了很多次。很抱歉多花了你们的钱。其实我并没有失眠。很抱歉骗了你们。
最后。
陶宇,我喜欢你。
莫晓,谢谢你。
再见。
小龙
6月26日

Dialog 6

——不好意思,小龙去买安眠药的事情你们是知道的?
——……嗯。
——你们不让他去看心理医生,却允许他去买安眠药?
——谁会觉得自己的孩子心理有问题呢?
——那觉得自己的孩子想吃安眠药很正常吗?
——有些事情孩子可以自己解决当然就不需要麻烦父母了呀!
——对呀,谁会想到这孩子买安眠药是想自杀呢?
——您不是说您爱他吗?
——……
——……
——您知道我为什么31岁还没有孩子吗?
——那谁知道。
——因为我从20岁的时候就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和能力做父母的。在你们两个人身上,我充分地确认了这一点。
——老师,你怎么说话呢?
——老师,请尊重我们这两个刚刚失去孩子的父母。
——你们尊重过小龙吗?
——我怎么没尊重他了?

Narrator 6-1

——陶宇,你不要太伤心了。
——……嗯……如果我能再有一点勇气就好了。
——小龙在天上一定能感受到你的心意的。

Narrator 6-2

——你想过自杀吗?
——说真的,想过。不过觉得很害怕,也没有想要付诸实践的想法。
——也许我们也需要去看下心理医生吧。
——和不认识的人谈论这种话题,不会觉得很羞耻吗?
——也是啊。

Narrator 6-3

——这么小年纪就走了,他父母以后怎么办啊?
——再生一个也年纪太大了吧,这种孩子,从来只想自己舒服,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父母啊。
——是啊,父母养了他那么多年,他吃点药就走了,倒是轻松得很,以后他父母老了要怎么办呢?
——说到底,养儿防老,养这么一个不孝子,这父母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想想就觉得凄凉。
——乐乐,你可不能像这种事儿啊。
——别什么事都扯我行不行?烦死了!

Narrator 6-4

“少年L自杀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周,但这件事留给我们是思考远没有停止。近年来中学生自杀的事情层出不穷,到底是什么原因引发了这样的惨剧,本报就此问题采访了M大学的心理学专家N教授。N教授是全市著名的心理学专家,在青春期心理方面有着深刻的研究,在多种心理学专业杂志上发表论文。
“‘少年L的自杀并非个例,但即使是个例也足以引起我们的重视。现在的中学教育中,绝大多数教师都忽视了对少年的心理教育。但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们,正处于心理非常敏感的时期,非常容易出现心理波动,对心理健康造成严重的影响。所以,当务之急是在各个中学普及心理学知识,引导学生们培养健康的心理,充分维护身心健康。’“——摘录自某小报。
——你看,报纸上都说是老师的错,根本就没有提父母嘛。
——一定是那个老师想要推卸责任,才会咄咄逼人的。
——小龙遇到这么个老师,真实太不幸了。
——我要去起诉他,还有招收了这样的老师的学校。
——赔偿我们精神损失费。
——对,狠狠地罚他们一笔。

Paragraph -1

小龙,我犹豫了好久,才写下这封信。我希望明天能够送给你。
我觉得能够从你的身上看到我的影子。从你的每个动作中都能找到我的共鸣。我猜测你的家庭是什么样的。
但很抱歉,这些猜测都是很不好的结果。我只能从我的家庭中获得这样的信息。
我多么希望我们有着共同的……
不,我不能这么希望,这么希望太自私了。我不能因为想要为自己的不幸找到共鸣就将这种不幸强加在你身上。
但是,我还是很想告诉你。
我喜欢你。
你,喜欢我吗?
陶宇
6月25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也许爱是一种寄托 而我的寄托恰巧是你 请你不要慌张 不要心急 我只是想告诉你 我为什么喜欢你 像露水眷恋着花儿 阳...
    菀卿阅读 202评论 0 0
  • 音乐:雨天,就抬头看吧。 我不会再告诉你我最爱听的歌 我最喜欢的是雨天 我想抱抱你 我不会再告诉你我喜欢的颜色 猫...
    Fantajedy阅读 60评论 0 0
  • 不知不觉在同一个行业做了十几年的企业内训,从2002年11月到2015年12月,除去中间2014年在培训公司外,一...
    xindong_ying阅读 240评论 0 5
  • 引言 此文是iOS中的多线程编程:重温GCD(一)系列的第二部分。将会辅以一定的例子简单讲解一些更深层次的API使...
    ZhengLi阅读 246评论 0 3
  • 6月19日 星期一 小雨 上周我编了一个故事叫《做事要团结》。 从前,有一...
    曾博睿阅读 25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