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有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我在美国假装生活

在奥斯汀的时间过得特别快。转眼已经到了周四晚上,明天我就要飞往旧金山,开始我的9天的旅行,想想好激动。

在奥斯汀的日子过得特别快,一眨眼6天过去了,但我却几乎没有写在奥斯汀发生的故事。实在是因为在奥斯汀没什么故事发生。

奥斯汀的气候和风景与杭州有几分相似,到处都是树,有些道路坡度很大。不知为何,在奥斯汀有一种家的感觉,也许是这边有认识的中国朋友,也许是气候宜人。如若不是看到酒店门口的美国国旗,我还真觉得在国内。

我是非常喜欢奥斯汀的生活的。这里的生活成本不高,但是就业机会很多,有很多高科技公司,不少加州的人来到奥斯汀生活。

马上要离开这个城市了,聊聊我在这个城市的体验。

1

我的周末是在奥斯汀度过的。周五晚上听完音乐会,回到酒店写了两篇文章,到了凌晨四点才睡。周六早上写了篇文章,中午一觉睡到了下午四点半,然后和中国的朋友一起吃晚饭,去某个朋友家玩游戏,一个类似狼人杀的游戏“抵抗组织阿瓦隆”。

周日早晨写文章,中午和同一拨朋友去了Chinatown吃早茶。

早茶没什么特别的,传统的广式早茶。有趣的是,我们遇到了老板的妈妈。

当我们吃完在聊天时,一位80多岁的老太太走过来,主动跟我们搭讪。

老太太带着珍珠项链,化着妆,聊起天来思路非常清晰。

她是这家餐厅老板的妈妈。她说48年前,来到奥斯汀,然后就一直呆在奥斯汀。她老家是山西的,小时候跟着父母去了台湾,后来带着孩子举家来到了美国奥斯汀。这家餐厅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我的一位同事说,她小时候就去这家餐厅吃饭,这位同事的孩子都已经上高中了,足可见这家餐厅的历史。

聚餐中一位朋友是从圣安东尼奥特地刚来奥斯汀的。我们说,他专程来这家餐厅吃饭。老太太听完很高兴,说:那我要给你打折。打多少折你们说了算。

这么霸气的老太太,我们也是头一次见。

其中一位朋友说:那就打八折吧。

老太太很爽气:好,那就八折。

她拿着我们的点餐单子去找了店长,给我们打了八折。她对来自圣安东尼奥的小伙子说:你的午餐我请了,我只请你一个人。

老太太说:我每次看到中国的年轻人来吃饭,都是要打折的。反正老板也不在,我是老板的妈妈,谁敢不同意。

这么可爱的老太太,我也是第一次见。

老太太还常年资助教会,是教会的热心志愿者。

在Chinatown的午餐,最有意思的就是这位老太太,给我们平淡的聚餐增添了一份惊喜。

从Chinatown吃完饭,朋友带着我去Nordstrom逛街。

周末就在吃吃喝喝和买买买中度过了。

2

我一直很想知道美国的小区和房子。居然有机会参观老板的房子。这是我在奥斯汀的大惊喜。

周三晚上,老板带我去吃晚饭之前,先回了一趟家,去照顾她的小狗狗。

美国的房子在我看来都很矮。朋友说,其实房子不矮,层高比中国的房子高。可能我习惯了看高楼大厦,所以觉得美国的房子矮。

美国的房子大多是两层,房门前种的树都比房子要高,有些房子完全掩盖在树荫下。

他们大多有自己的草坪,用篱笆围着,院子里还有树,房子掩盖在树荫下。

篱笆不是白色的,是褐色的用木头制成的。老板的院子里还堆放着木头。我看到客厅里有壁炉,猜测木头是壁炉生火时使用的吧。

当老板带着我驱车经过她的小区时,我才理解朋友说的:美国人的生活都很private。每一栋房子都是独立的,房子与房子之间的距离也比较大,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有些房子完全被树挡住,甚至无法看出树荫下的房子。

美国人在周末大多是回归家庭的,同事之间,周末很少往来。而且他们也很少拜访彼此的家。Phoenix有三位同事,家住在附近小区,也就一两公里的路,他们从未拜访过彼此。甚至有一位同事只知道其他两位同事住在附近,但不知道具体是哪里。

美国人的private还体现在餐桌上。每个人都是各自一份餐具,一份食物。不像在国内吃饭,大家一起点菜,然后各自的筷子纷纷伸向同一份菜肴。我与美国同事去中餐馆吃饭,点了三个菜,在三个盘子里,我们一起共享。每个人都把菜放到各自的盘子里,而不用一边吃一边去菜盘子里夹菜。另外,他们很喜欢打包。只要有食物剩下,就会打包带回家。有时候,只是剩了几片肉,他们也会打包回去,在国内,大家肯定觉得没有必要打包。

美国是崇尚个人主义,尊重个体的差异。他们认为与别人不同是很正常的。

这种独特性在餐馆上也能看出。我去的每一家餐馆,装饰都是不一样的。而且墙上有很多体现餐馆主人自己品味的东西。比如,墙上挂着主人喜欢的音乐家,球队,曾在你餐馆用餐的顾客的照片,还有一些千奇百怪的装饰。

美国孩子的独立性是从小培养起来的。我在机场常看到三四岁的孩子,自己背着一个书包,或者拉着自己的小拉杆箱,而不是像国内的小朋友,什么东西都是父母包办。他们在餐桌吃饭,也是各自吃自己的食物,不需要父母喂饭。

3

周三晚上,老板带我去奥斯汀当地的一家餐馆。这家餐馆不大,但非常热闹。我们需要排队等位。餐厅的墙上挂满了照片或者饰品。

人们都在热烈地聊天,时而大笑,充满活力。餐厅有现场音乐。我和老板就坐在电子琴和吉他边上。一边吃饭一边听着现场的音乐,我的身体也跟着音乐摆动着。

晚餐的氛围特别好,此时正在写文章的我再回想起来,都觉得非常美妙。

用餐的人们,专注地看着乐手们表演,每一曲结束,都会热烈鼓掌。

没有人在拍照,也很少有人在看手机,我在餐桌上几乎看不到手机。

尽管我很想给这个餐馆拍几张照片,我也很不好意思拍照。因为,你在做什么,其他人都能看到。

吃完饭,我忍不住想要拍照留念。我问老板,是否可以给乐手们拍照,老板说可以。我才敢拿出手机拍照。结果很尴尬的是,吉他手看到我拿起手机拍照,他对键盘手说:快看,拍照啦。然后他们就停止了表演,摆好pose给我拍照。其他的听众竟然鼓起掌来。我特别不好意思,收起手机不拍了,吉他手对我说:快拍呀,我们都摆好pose了。我快速拍了两张。等我拍好照,他们立马恢复到演奏的状态,还接着刚才的演奏。

在餐厅里,我看到人们热烈地交流,灵感一闪,我意识到中美的差距。这里的人们在真正地生活。而我们在假装生活,在表演生活。比如说我自己,一直以来,都只是假装在生活而已。

之前刷爆朋友圈的文章《北京,有2000万人假装生活》也是一定程度上触动了人们的痛点,才会引起这么多人的共鸣。

真正生活和表演生活的区别在哪里?真正地生活是关注在自己身上,不care别人的看法,过着自己的生活。而表演生活时,我们做很多事情是为了表演给别人看的。

就像是餐厅的乐手们,他们是看着观众在笑,会直接跟观众对话,他们自己也是一边演奏一边对话,完全是在玩儿,非常享受演奏的过程。而在国内,看类似的表演,表演者只是在表演,观众在看着他们表演。

4

当然,美国也有自己的问题。

在美国,晚上一个人外出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你会遇到一些醉汉或流浪汉,会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

周五晚上我和老板去听音乐会,老板在付停车费,我一个人站在车旁。一位高高壮壮的人倒拿着帽子,向我要钱。他是一个流浪汉。我想,他长得这么壮,为什么不去工作?当时的我比较害怕,也不敢说话。老板也没有搭理他,更不会给他钱。老板说:你应该用中文骂他。

最近,电视上一直在播报因“白人至上主义者”游行发生的暴力冲突,特朗普对于弗吉尼亚州冲突的反应,也引发了部门民众的不满。硅谷一些科技巨头对特朗普的反应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美国不是天堂,每个国家都有各自的问题。这里也不是避难所,中产阶级在这边的生活还是挺苦逼的。

此外,美国近几年发展地并不好。周四晚上与生活在美国多年的表哥视频。他说,据他观察,美国现在问题挺多的。在这边生活是可以过得很不错。但相对来说,机会也少。在奥斯汀的朋友说,每次回国都觉得变化好大,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而奥斯汀的变化很小,近三十年的变化都不如国内几年的变化。国内的生活之所以浮躁,一方面也是因为机会太多了。

我毕竟是一个游客的身份在这边生活,新鲜的环境对于我而言是有冲击的,而我所看到的也是美国好的一面,毕竟我所在的公司,所去的地方都还算是不错的。

我只是假装在美国生活。真正在美国的生活是怎样的,只有生活在美国的人才有发言权。

两周的出差很快就要结束了,离开办公室时,还是有些不舍。我很喜欢这边的同事,这两周跟他们相处非常愉快。

接下来就是旅行时光了,我还是非常期待的。

旧金山,明天见。斯坦福和硅谷,后天见。


我是弘丹,我正在美国日更。

喜欢我的文章手动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身处于 二十岁刚出头的年纪,迷茫又着急,搜索着关于描写这个年纪该有的一些状态和生活指南,我乐此不疲。 读书、健身,...
    一隻獨孤魚阅读 52评论 0 0
  • 自由是什么?一件事物要通过明确与其他事物的关系来定义它本身。 因而自由无法诠释它自己。 如果自由是随心所欲,那么对...
    吴少杰1988阅读 79评论 0 0
  • 缘于对教育的探索,我开启了在泰北50多天的支教生活,和孩子们及其周围环境的近距离接触,让我更多的照见了自己。...
    林_间阅读 109评论 2 2
  • 好奇大家早上上班的车程时间是多少时间
    IVY陈阅读 6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