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一场,莫过于此。

说不上是遗憾,只是突然之间觉得很多事情没必要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感觉,才会有这样致命的心动。

只是后来一个人经历了很多,没有任何人的陪伴,依然可以笑得很灿烂,可能这就是后来,我所谓的成长吧,即使没有了你,你也可以把自己变得足够勇敢。

其实我很清楚,喜欢和在意根本不一样,到最后我不愿意去揭穿,因为我感觉谎言是令人厌倦的东西。

我本来就是一只闲云野鹤,不喜欢被世俗所约束,渴望的无非是自由和梦想,若有一天自由和梦想而受到了约束,我依然会以我的方式去挣扎去半脱位,我本部甘平时为何要历史与品牌的氛围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