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北(6)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一直在做不知所谓的课题研究,没有给雅静打电话。在办公室里,时常会望向她的方向,却总找不到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理由。

有人说,如果爱上一个人,未来的每个计划里都有她,可是我的未来还没有开始计划。

不过很快我们就见面了。

外校一个学术组来交流,结束后秃顶导师率课题组设宴欢送。雅静坐在我对面,换了发型,有一缕垂到嘴角边,面颊苍白清瘦。

我避开她的目光,假装与交流组探讨学术上的问题。

对方有位女助理颇有几分姿色,就举止打扮而言,或是娇柔妩媚,或是大方得体,而女助理不同,她更多的是表明一种态度。

这种态度被坐在身边的小学妹说出来的时候,我吃了一惊,料想不到这个常日里活泼可爱的小姑娘会说的如此恶毒:人尽可夫。

这让我重新审视女生的相貌平平和相貌平平的女生。

气氛因食色而热烈,也因食色而虚无。女助理如彩蝶般围着桌子频频敬酒,雅静不甘示弱,是漂亮女生的心性,也是对我这些天全无声息的报复。

我喝了不少,女助理端着酒杯飘到我跟前竟有些模糊。

“帅哥,怎么称呼?”

席间介绍过,她是知道我名字的,我笑了笑:

“你不是都称呼了么。”

“啊哈,帅哥你很有意思。”

她不是在看我,而是在勾魂,不过这几天我正好把魂丢了。

“不觉得,我一直想戒掉说实话的毛病。”

“有趣,我最喜欢和有趣的人喝酒,我们来个交杯。”

“我还以为交杯只能跟一个人喝。”

她由娇笑到嘲笑,再到肆无忌惮的大笑,“这可是你说的,以后不许再跟别人交杯!”

实际的感受并不如交杯这两个字暧昧,胳膊拧在一起把酒绕进嘴里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弥漫在我周围的香水有种熟悉的味道。

也许在第一次闻过女人香水味之后,所有的都似曾相识。

“永结同心,白头到老!”

这是我第一次喝交杯酒,却并不值得纪念。

时间会过滤掉虚情假意,留下最真挚的在生命里。

但这虚情假意却产生了影响,雅静倒了满满一杯酒,走到秃顶的旁边,故意贴的很近,秃顶导师顺势搂住她的腰,眯着眼,等她开口。

但就在一刹那,雅静犹豫了,一直苍白的脸突然泛红,想要退却,秃顶已经发觉,手往下一滑,抢先在屁股上捏了一把。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出一声冷笑,而不是叹息或者愤怒,也许我早应该告诉她,如同一粒粒种子,有的成为花木,有的成为稗草,与雨露风霜无关,而是因为有着不同的灵魂。

雅静回到座位上没有再敬酒,也没有看我,她仿佛缩进一个角落,关上了心的门窗。

有目光注视的地方就有舞台。

今天的舞台属于女助理,至少场面是如此,她又搂着秃顶导师的脖子:

“永结同心,白头到老!”

酒越喝越多,我好像飘了起来,来到了太空中,接着开始下落,透过云层,穿破楼顶,回到了吃饭的房间,雅静、女助理、秃顶导师……一个不缺,正在轮流喝交杯。

我凑上去,突然所有人都消失了,眼前是宿舍的天花板。

我躺到床上,很真实的感觉。

接着听到敲门声,竟然是雅静!

她穿着薄薄的一层纱,肌肤若隐若现。

我诧异道:“楼下没锁门吗,你这样怎么进来的?”

雅静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兀自说:“我很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每到周末的晚上,我就会到酒吧喝几杯,放松紧绷的神经。朋友虹曾警告过我,让熟人看见会认为我是在堕落,影响嫁人。 身为...
    七月默涵阅读 4,112评论 35 239
  • 头很痛,看着旁边躺着的陌生男人,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是怎么发生的。记忆只到,坐在地板上两个人并肩依偎着吐槽着婚内不幸...
    未开花已落阅读 1,525评论 7 52
  • 回宿舍漱就回宿舍漱吧,雨琪也不好说什么,由他去便是了。回去的路上,滕浩离雨琪八丈远,他还就过不去了,雨琪的头顶上幻...
    爱着你de爱阅读 1,400评论 7 124
  • 门是关着的 一个美女走了进来 是啊,她是怎么走进来的呢? 她全身裸露的,没有衣服 头发湿了,水淋在了她的肩上 她坐...
    泰羽Hobart阅读 508评论 7 13
  • 卧室是带卫生间的,小姑娘进了屋就不用出来了,她还从来没有这样觉得自己走运。她趴在床上,没敢弄出太大的动静。...
    阿乖_ec21阅读 48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