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19)

字数 5938阅读 23

03001.jpg

死神背靠背(18)
死神背靠背目录

                             高中的生活  回甜的人格 

有些事情是必须重复的,不然所有的事情都会重复。有些事情是必须前进的,不然整个事情都不会有所前进。有些事情是值得商榷的,但是有些事情应该早一点下定论。

“后来刘克那边怎么了,赵阿姨?”我问。

对于这个案件,我有一种急切的想知道答案的欲望,可是这个案件并不只有一个案子,或许它只是单独的一个案子,或许并不一定是。毕竟疑点太多。而且从金银死后,每个案子的疑点都太多。这又是一个有许多疑点的案子。

“刘克那边,我单独找他聊了聊。”赵阿姨说。

刘克不愧是生意人,给人的感觉是一整天都在忙似的,可是真的接触下来,会发现如果他想和某人相见,几乎每天都有时间。

赵阿姨和刘克是在一个茶楼包间里见的面。

本来赵阿姨约他,是想约在咖啡厅见面,本来那个地方是喝咖啡的,而且是一个适合聊天的地方。

可是刘克说,他不喜欢喝咖啡,那东西是苦的。

好吧,赵阿姨表示拜服,因为从来没有听说哪种咖啡是甜的。既然刘克认为那东西是苦的,好吧,那东西就是苦的。

于是赵阿姨和刘克在一个僻静的茶楼包间里见了面。

为了套到更多的消息,赵阿姨见到他并没有直接切入问题,而是和他寒暄起来,先聊着,不慌不忙地聊着。反正刘克有时间,多说会儿话也不亏什么。况且,这一次行动是赵阿姨自己的行为,因为这不算是公务。关于金银的是公务,关于钱月星的是公务,而钱月星的案子已经过去了,关于回甜也算是公务,可是如果因为其中某一个事情找到刘克,这是说不懂的,这是没有合理依据的,所以赵阿姨找到他先随便聊聊,也是最妥当的办法。

而刘克也应该知道这背后的缘由的。

不过,刘克最终还是同意见面,并没有拒绝的意思。

这就是再好不过的好事了。

闲谈了一阵子,赵阿姨才知道,刘克特别喜欢打麻将,有空闲的时候,他都会约几个朋友一起打麻将。这也是他选择在茶楼见面的原因,他跟老板熟,也是经常到这里来打麻将的。

刘克还问赵阿姨她喜不喜欢打麻将,赵阿姨摇头否定了。

两人都觉得彼此很奇怪。赵阿姨奇怪的是,生意人多半喜欢娱乐,打麻将自然不在话下,可是找一个警察打麻将是什么意思,而且是一个不算熟的警察。刘克真的那么喜欢打麻将?!而刘克奇怪的是,难道警察就不喜欢打麻将。或许在刘克的世界里,他认识的每个人都喜欢打麻将。

闲谈到这里,赵阿姨对刘克却有了意外的收获。

钱月星是死了,但赵阿姨对钱月星和刘克之间的关系有了新的认识。

以前调查的时候了解到,钱月星是刘克的贤内助,刘克生意上的事情,她多半都能帮得上忙。可是现在看来,钱月星去帮忙,并不是因为刘克太忙,刘克的闲暇时间多的是,钱月星真的只是一个打杂的而已。

可是钱月星为什么要死皮赖脸地去帮忙??
忙的时候,如果刘克真的是忙不过来,干嘛不干脆请一个秘书!何况钱月星虽然懂生意上的事情,但有些机关暗道的,她肯定是不懂了。商场如战场,每个懂实战的商人都懂这个。

钱月星死皮赖脸地去帮刘克的忙,一定有她自己的原因,并不是仅仅因为刘克忙不过来,或者担心刘克的身体状况出问题之类的。

钱月星到底为什么要去帮刘克的忙?
钱月星和刘克之间明摆着是夫妻的关系,稍微深层次一点,熟悉两人的人都知道,两人还是老板和秘书的关系。如果更深入一步,或许极少有人了解到这一步,赵阿姨也不能肯定自己是了解到了这一步,她只是本能地有种猜测,或许刘克和钱月星之间的关系不会这么简单。

至于刘克的为人,赵阿姨也大概有所了解。

刘克毕竟是商人,有大部分商人都有的那种精明,有人捣鬼,或者有人想要算计他,他很快就能发觉。虽然刘克精明,但和赵阿姨的交谈,赵阿姨觉得他并不是一个狡猾的人,赵阿姨觉得至少刘克对待她是这样的。至于刘克是怎么挣钱的,赵阿姨本来无意去了解,可还是歪打正着地了解到了。刘克其实就是做一般生意的人,他不懂投资,更不懂股票期货之类的,他对理财有些了解,但谈不上深入。最重要的是,刘克这样一个生意人,为什么是一个生意人??或许是刘克的坦承,让他在商场上树立了信誉,所谓诚信经营诚信经营,刘克应该就是这样的人。

赵阿姨还发现了一点,刘克这个人特色。刘克解释说生意人都这样,没有几个生意人不色的,他还说自己金银和差不多。

于是,赵阿姨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和回甜无关,但对于金银的案子或许有重大帮助的问题。

“金银找女人吗??”

“不找。既然话都说到这里了,我就敞开了说,我是找的,洗浴中心KTV什么的,都找过。但从跟金银认识以来,就没有看到他去找过一次。”刘克的坦诚又一次起了作用。

反正是闲聊,既然说道了金银的事情上面,赵阿姨不妨就和他多聊几句。

有些金银的事情,赵阿姨是已经知道了,而这一次又有新的事情来补充。

刘克说,金银和他媳妇的感情很好。这是朋友们都羡慕的事情,生意人几乎一辈子都是很钱打交道,感情方面是被压抑着的,一直都是理性起作用,还有赚钱的欲望在起作用。所以,生意人,两口子之间有什么事情,就用钱来打发。可是金银和周芒两口子不知道怎么了,感情就是很好,刘克和朋友在喝酒后曾向金银讨教秘诀,金银却说根本没什么秘诀。

本来只是泛泛而谈,刘克却说道了另外一个秘密。这个事情恐怕很多人都有,但只有刘克知道而已。刘克的妻子钱月星之所以认识周芒,就是想知道他们两口子的感情为什么这么好。钱月星接触周芒的动机就有了。

话题又回到周芒杀死钱月星的事情。

刘克打开天窗说亮话,周芒以为钱月星和金银有暧昧关系,刘克表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他和妻子多少年了,他自信完全了解自己的妻子,钱月星不会因为任何理由作出这种事情。一句话,这是不可能的。

然后,赵阿姨才切入到正式的话题上来,关于回甜,还有回甜可能的几个同学。

刘克一再表示,金银的嘴里从来没有冒出过回甜两个字,就算是在酩酊大醉的时候,金银也没有说过这两个字。

“可是不说并不一定代表不认识,我觉得。”我说。

“或许真的认识呢,而且是一种深刻的认识,只是不愿意被人提及。”小鹏说。

“或许真的是我儿子说的这样,暂时不确定,不过还是听下去吧,我经历的这个故事继续讲下去吧!”赵阿姨说。

从刘克那里,赵阿姨得到了三个人的名字,张明雀,何依纯,赵军,以及三个人的联系方式,确定那三个联系方式现在还能够联系到人。

只是赵阿姨内心有些奇怪。

“怎么还有男人的名字?”
“这个赵军是个娘炮,上学的就爱和女生一起玩,毕业以后时常见面,也有来往了。我见过几次,还一起打过麻将。”

聊了很久,赵阿姨又回到麻将身上,才见到刘克的时候,他就问赵阿姨要不要打麻将,这会儿又说到麻将上的事情了。

赵阿姨赶紧结束了这次和刘克的见面。

刘克临别时说,以后如果他能提供任何帮助,他愿意继续提供。

赵阿姨先找找到张明雀。

张明雀确实是回甜的同学,两人从高一到高二都是同学,文理分班以前分班以后都是同学,两人成绩差不多,所以一直在一个班。

不过,张明雀说,上了高三,回甜就消失了,不知道哪里去了。虽然她的成绩差得要命,但还是要为高考准备的,所以回甜消失以后,她也没怎么关系这个事情,同学们也很少提及,都全力以赴准备高考了。

赵阿姨让她好好回想一下,高三开始的那一年,有没有印象,谁说过,回甜去哪里了。

张明雀表示,时间太久了,回想也回想不起来的。她也只是猜测,应该只是转学了。回甜在学校还算是个听话的学生,只是成绩和张明雀一样的稀烂。或许回甜的父母觉得是同学和朋友的原因,才让她转学,换一个新的环境,专心准备高考。

赵阿姨又问她,你们以后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就是高三毕业的暑假。

“回甜,干什么呢??”张明雀和回甜在街上偶遇,聊了起来。

“我还要准备高考呢。”回甜是这么回答的。

这也印证了张明雀的猜测,成绩不好,回甜打算复读了。两人当时就互相留了联系方式,方便以后联系。而张明雀在那以后读了一个专科学校,出来以后在药房卖药。

然后赵阿姨说到刘克这个人。

张明雀说,这个人最喜欢打麻将,她们也是因为一起打麻将认识的,有时候几个人在一起打得天昏地暗。

张明雀还说,刘克这个人,虽然都说是做生意的,而且也确实是做生意的,但她觉得他根本不是一个做生意的。生意人那种精明他还是有的,可是不够。或者这么说,刘克做的就是一般的生意,就靠打麻将和请客吃饭拉关系来维持自己的生意。不过刘克的麻将确实打得不错,很少输钱,也从不出老千。

结束了和张明雀的调查,赵阿姨又去调查何依纯。

何依纯表示有事情,虽然赵阿姨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何依纯却叫赵阿姨在她下班以后找她。

于是,五六点钟的样子,赵阿姨和何依纯在一个公园里见面。

何依纯确实是回甜的同学,不过是高二和高三的同学。何依纯记得很清楚,高一的时候,不光她们那个班,他们那个年级都没有回甜这个人。

赵阿姨问她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

何依纯说,这和她的一个癖好有关。俗话说,交友不如择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择友原则,何依纯也有自己的择友原则,从她上初中的时候就有了。这个就是物以稀为贵。她喜欢和姓氏稀有的人打交道,而回这个姓,何依纯在遇到回甜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何依纯本来就贪玩好耍,所以年纪里有这么一个姓回的,她早就接触了。本来她的朋友就是一大帮。

可是高二的时候才听说了回甜这个人,空降一般到了她们班上。

“高一的时候,你确定没有回甜这个人吗?”赵阿姨重复问了一遍。

“确定没有,我的朋友圈,我了解。”

“那你认识张明雀这个人吗?”赵阿姨问。

“认识,经常一起打麻将,还有那个刘克,老赢钱。”

“你和张明雀第一次见面就是因为在一起打麻将吗??”

“差不多吧,”何依纯说:“不过回甜说过,我们是一个学校的,只不过张明雀比我们大一级。”

聊到这里,赵阿姨明白了很多。原来回甜不是转校了,而是在即将上高三的时候选择了留级,至于为什么留级,这得去采访当年的老师。赵阿姨并没有这个打算,因为直觉告诉她收获不会太大。回甜从高三留级下来,就到了何依纯的班上。

赵阿姨又从何依纯那里了解了一下回甜的为人。

回甜在家里面是个乖乖女,她父母都是这么说她的。可就是成绩不好,脑袋瓜子也不笨,就是成绩不好。几个人在一起回忆往事的时候,回甜会说,上了高二就不知道老师说的是哪国语言了,想打瞌睡又不敢,想跑到教室外面去玩也不敢。所以,回甜在学校里基本上就是混时间。

难怪她留级了。

赵阿姨又问回甜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比如说去网吧玩游戏,或者在高中的时候就开始打麻将了。何依纯表示这些都没有,经常都一起玩,何依纯都有一段时间去网吧玩游戏,而回甜说不会打,拒绝了。至于特别的地方,除了回甜这个姓,回甜这个人还真有一个特别的地方。

何依纯表示,她是一个有点假小子性格的人,从小就这样,张明雀都有点。可是回甜不是这样一个人,据何依纯说,回甜是她认识的所有有人里面,男孩女孩都接触,依然是个女孩的人,回甜身上没有一点假小子习气。

赵阿姨又问了一个问题,回甜有早恋吗?

何依纯却表示不知情。因为一般同学早恋都是知道的,家长都这样。可是回甜家里管得严,虽然成绩不好,但如果早恋是会受到严厉的惩罚的。所以,就算回甜真的早恋,她们也不会知道,最多就是在一起玩,回甜介绍一句这是我朋友,大伙也不会多问什么。

“那你认识金银这个人吗?”赵阿姨问。

“金银??我们原先一个班的,有人叫这个名字,只不过我没什么接触。不知道回甜了,毕竟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殊朋友,因为有时候一个朋友和另一个朋友在一起就是仇人,所以有些朋友是见不着面的。”

“你还记得金银的样子吗??”赵阿姨问。

“男的吧,挺壮实的,长什么样子就记不清楚了。”何依纯说。

“你们之间有仇吗,上学的时候?”

“我们才上高一的时候打过一次架,因为什么忘了,反正才上高一没多久就打了一次架。后来见面连招呼都不打了。”

赵阿姨觉得和何依纯的交流差不多了,也就找了个理由结束了这次谈话。

然后赵阿姨去找赵军。

赵军正要去打麻将,却知道了一个警察要找他,而且是因为回甜的事情,于是两人在一个街角见面。

“回甜怎么了??”和赵军见面,这是她的第一个问题。

难道这些同学还不知道回甜已经死了??难怪上前面的两次调查都不温不火的,毕竟洪陵方面的警察还没有抓到凶手,这个事情只有回甜的至亲知道。

可赵阿姨受不了的不是这个,而且这个赵军确实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娘炮,第一句话就嗲嗲的。

赵阿姨见过不少蠢货警察了,这会儿又来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娘炮,不光案子让人受不了,连这些陆陆续续出现的人也让她受不了。

不过调查还得继续。

“死了!”

“怎么死的??”
“文件上面写的是劫杀,在一个荒山上,我认为有问题,所以来调查调查。”

赵阿姨安慰他安慰了好一阵子,然后赵军给赵阿姨说了一下他和回甜之间的事情。

高二的时候,来了一个留级生,那个人就是回甜。

赵军对回甜颇有好感,其实这种好感连喜欢都谈不上,只是一种单纯的好感。最基本的原因还是赵军的性格,他是个娘炮。男同学不愿意跟他玩儿,因为他太娘了,说话都是嗲嗲的。女同学也不愿意跟他玩儿,但他喜欢跟女同学玩儿,可都不怎么搭理他。只有回甜不拒绝他,回甜把他当一个普通朋友对待,从来没有笑话过他是个娘炮。

开学两三个月以后,赵军就经常和回甜粘在一起。

别的同学都以为这两人谈恋爱了,还奇怪乖乖女回甜怎么会看上一个娘炮,成绩也不好。

回甜多次公开表明没有这回事。

赵军也正面回应过他的几个不多的朋友,没有这回事。

到后来,还是赵军先动了心。他想,既然别人都认为他们早恋了,为什么不干脆就早恋得了??

所以他买来玫瑰花和巧克力,把回甜约到人少的树林里面,那次把回甜吓惨了,比见了鬼还慌张。

同学都知道这个事情了。

赵军为自己的一时冲动懊恼了半个月,半个月不敢跟同学说话。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他明目张胆地追回甜,鲜花或者一朵或者一束,每个星期都有,还有时不时从同学手中转递过去的情书。

回甜也是个不太懂拒绝的人,她只是拒绝他,并没有严厉的拒绝他。所以赵军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尝试。

但最后两人也没有走到一起。

赵阿姨听他啰嗦了半天,全是和案件无关紧要的话。于是问:“你认识金银这个人吗??”

“认识,他化成灰我都认得。”

赵阿姨本来想制止他这种语言的,毕竟金银已经化成灰了。但赵军要往下说,就让他往下说吧!

金银一直是赵军的情敌,准确地说是假想情敌。

高二的时候,金银和回甜一直是同桌,两人成绩都属于下游水平,所以上课常常立起一本教科书,在桌子旁边聊天。

所以赵军才这么说。

“金银和回甜真的是男女朋友关系吗??”赵阿姨说。

“不是,他俩只是同桌而已,连在食堂吃饭都很少坐在一起。经常和回甜联系的几个男同学我都认识,没有金银。只不过时不时出去郊游或者爬山什么的,会带上金银。”赵军说,非常肯定。

“这条线索又掉了,赵阿姨!”我说。

“是啊,妈,同学之间,除了同学,或许还可以有些什么。”小鹏说。

“你这只是猜测,儿子,有些事情天不知地不知,你不知我不知。”赵阿姨说。

“我有种感觉……”我说。

“说!!”赵阿姨忽然下了一道命令。

“金银一定会回味这些往事的,可是换个角度想,他为什么会回味这些往事??”我说。

“因为他是一个死人。”小鹏说。
死神背靠背(2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