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亲人

老方昨晚睡得非常踏实,连带着老方婶都睡得舒心,不为别的自从十年前,老俩口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老方不听到家里的电话铃响,是从来不肯好好睡觉的。

  村里人都知道,方家是村里最有福气的,老方退休月月有退休金,家里不缺吃不愁穿的,更重要的是有双好儿女,有福啊!儿子参军应征入伍,现如今已经当上团长,待遇优厚年年派人回家,给老两口置办年货,看的村里人都眼馋!

  儿子当兵入伍,老两口知道军队管理严格,电话是从来都打不得的,老方说不能辜负党和国家对咱的栽培,想的紧了就看看照片。儿子虽然回不来,每年年底过节总有陌生人带着东西来家里,放下东西给老两口敬礼,说着说着眼里都闪着泪。老方婶说“都是乖娃子,看着都亲着呢”

  最近老方觉着,睡觉不安生还是到医院看看,检查检查身体。到了医院医生给检查完,说是要住院观察几天。随后医生翻看着老方的病历,桌面摆着前些年的军旅报道,因公殉职的方团长,父子两人的相貌有九成相像。主治医生深深的叹气,心事重重的拨通了一个陌生号码……

  老方到医院觉得很好,医生护士对老方的身体很关注,天天还有人给送水果和花篮,老方觉着奇怪自己是农村的,咋有这面子有人送礼?老方的失眠的毛病也好多了,气色也越来越好。在老方商量着出院时,想要麻烦儿子来接接人,方婶拨通儿子的电话,听到的是个陌生人的声音,他说“是儿子的战友,最近军队忙着军备竞赛,明天出院有人来接”

    老方靠在病床上,沉默着抽着旱烟,无神的双眼爬满红血丝,晚上老两口都失眠了!

    上午九点,一辆军绿色吉普车停在医院门口,两位三十来岁的军人替老方收拾东西,老方的主治医生来送老方,殷切的告诫老方戒酒戒烟,按时服药身体不舒服随时打电话。老方握着医生的手,深深的叹息着,搀扶着坐上了车。

    医院背后的绿化带后面,整整齐齐的站着排成一列的战士,望着老方乘坐的车离去的烟尘,深深的敬礼久久没有放下,头顶的阳光刺眼的照射在医院的外墙,第二军区总医院闪烁着金黄色的霞光。

    车上的老方婶死死攥着一张儿子的照片,看着照片里躺在医院病床上的人,泣不成声,老方呢?他静静的坐着,在阳光里如同铁铸的铜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