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尘

这些年,你在天上,可好?

一席淡青色长袍,虽已人到中年,却还是一副少年模样,五官精致却眉宇间满是惆怅,他伫立于院中,望向点点星光的苍空,淡淡地道。

孔明灯随风飘扬,带着花儿的种子,飞向苍穹。

你最爱凡界的花花草草,也是,你那么美,最适合在美景中翩翩起舞,有它们的陪伴,你就不会孤单吧。

但我呢?

孔明灯飘落在身旁,她手捧花种,嘴角莞尔一笑,苍凉而幸福。简陋的白衣被风轻轻吹动着,遮挡不住与生俱来的优雅与美丽,她静静坐在花丛中,如九天的仙子,浮云点点环绕身旁。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时光老去却无法在她脸上留下半点痕迹,不老不死的永生到底是幸运还是另一种折磨?

他们像所有普通的凡人一样,也拥有着刻骨铭心的爱情,虽然他们的故事注定了不平凡。开始都是一样的青涩和平凡,但是他从遇见她的第一眼就已经无法自拔的爱上了她,相处的日子平淡却时时有小惊喜,小欢乐,她的一颦一笑,一个小动作都能让他每每回想起来都会旁若无人的失笑。他在朝廷为官,为百姓排忧解难,是受人爱戴的良臣。她在家打理内务,是所有人眼中的贤妻,她的美也每每令众人惊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16岁的她嫁给了18岁的他,他们的结合在旁人眼里是天赐良缘,众青年男女无不叹息得不到这俊男俏女,却又自知无论是谁都不会有他们那么般配。

“玄逸,看我今天买的衣服好看吗?”

忙完公务到家推门而入,她正在院子的花丛中旋转,微笑。

“慕凝,你有两个月的身孕,怎么还不知道小心一点。”他快步走到她身前轻轻抱住她,不准她再乱动。

“哎呀我无聊嘛,注意着呢,没事。”

他轻吻她清香柔软的唇。

随着孩子的日益成长,他突然夜夜难寐,多日夜观星象他终于发现,这个孩子会害死他最爱的慕凝,孩子咕咕坠地之日便是慕凝与世长辞之时。不,这个孩子绝不能要!

她流下了痛苦的泪水,身下一盆血水,无力地闭上了眼睛。玄逸是绝不会骗她的,他说会出事就一定会出事,她也舍不得离开他,可是这个孩子在肚子里三个月,早已与她融为了一体,让她如何舍得。姝儿,是娘亲对不起你,没能好好保护你。

那年,她18岁。

两年后,她生下了第二个孩子,婉儿。一家人其乐融融,却让她对姝儿更加无法释怀。姝儿,如果你也在,我们一家该有多幸福。

那一年,婉儿十二岁,半夜醒来睡眼朦胧之际,仿佛有一青绿色衣裳女子坐在床边一直注视着自己。揉揉眼睛努力坐起来,这女子长相有些妖娆却面无血色,眼波却很温柔,有说不出的悲凉。

不知为什么,小小的婉儿一点都不害怕,反而对她有种熟悉的感觉。

“姐姐,你是谁?为何会在我屋子里?”

绿衣女子口气略带惊讶道“你能看见我?”

婉儿可爱地歪歪小脑袋笑道 “姐姐你就坐在我的床前,我怎会看不到你。”

或许这就是骨肉至亲吧,即使从未相见过也会心心相惜。

“傻丫头,我是你的姐姐,我叫姝儿。”婉儿能看见自己令她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该如何跟婉儿解释自己的身份。

“你就是姝儿姐姐!”

婉儿一下抓住了姝儿的手,如此一双冷冰冰的手,毫无温度,却感受到了小小婉儿炽热的手心,这些年来从未有过的暖刺进心窝。若不只是一只孤魂野鬼,没有肉身,怕是眼泪已经落了下来。

“婉儿,你知道我?你不害怕吗?”

“我不怕,姝儿姐姐,娘亲天天念叨你,我经常看到娘亲的眼睛红红的肿肿的,她一定是在夜里偷偷的哭,姝儿姐姐,你快回来吧,你回来娘亲就不会再难过了。”

难过,他们会为我难过吗?

“姐姐”婉儿轻轻摇她的胳膊。

“婉儿,姐姐从未来过这世上,从未有过肉体,姐姐还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就死了。我靠着心里不甘离去的执念才能在阴间长大,不过也幸好没有肉体,才不会被黑白无常勾去魂魄陷入无尽的轮回。”她轻叹一口气,“姐姐回不来了。”

“姐姐,娘亲和爹爹肯定是有苦衷的,你不要怪他们。”婉儿急的眼泪掉了下来,毕竟还年少无知,她渴望的只是父亲母亲不再难过,渴望的只是母亲天天念的姐姐可以回到自己的身边,渴望的只是一家人可以快快乐乐的在一起。她并不懂死亡的概念,并不懂姐姐为什么不回来。

“娘亲,我昨晚上看见姐姐了。”

慕凝食指一勾,刮了她的小鼻子,“小傻瓜,你看见什么姐姐吖?”

“姝儿姐姐”她天真地道。

时间仿佛在那一瞬间凝固,她不知所措,不知为什么一个十二岁的小孩会说看见从未出现过的人,难道是自己平时在她面前絮叨的太多了?

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小婉儿快跟娘亲说说,姝儿姐姐长什么样子?多大了?她都跟婉儿妹妹说什么了?”

婉儿抬起小脑袋道“姐姐说她这些年是个游魂,躲避黑白无常的追踪,好容易才找到家。”

一席话语霹雳般刺痛她的心房……难道婉儿真的看见了姝儿?我的孩子,这些年苦了你了,如果你真的还有魂魄,娘亲是不是可以让你复活?

“玄逸,你曾经是神,你告诉我婉儿能看到姝儿的魂魄,这是真的吗?”

躺在他的怀里,她谨慎地问,泪水已悄然滑落,这些年来,他决口不提姝儿,但她知道,玄逸所承受的难过不比自己少。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手背拂去她眼角的泪水,沉默不语。

“夫人这是有心事啊,让贫道来解一解如何。”

街角摆摊算命的道士喊住了漫无目的的慕凝,婉儿拉拉母亲的衣袂,示意她不要过去。慕凝本也无心,但死马当活马医,看看他是否算的精准也未尝不可。

“夫人可是在寻找令幽魂复生之方?”道士轻声贴耳道。

慕凝本无精神的双眸泛起波澜。

“道长怎知?”

“小道前几日游至此处,发现夫人府上异光大盛鬼气逼人,而夫人全家却并未被幽魂所摄,且夫人神情满是伤痛,故此推测此鬼乃夫人至亲。”

看来婉儿能看到姝儿竟真有此事。

“道长请为我指条明路,不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通晓天机却苦于生计的人也甚是可怜,而我纵然有家财万贯却与女儿生生世世无法相见。她苦苦一笑,似是感慨上天的公平,又似是嘲讽命运的不公。

出了京城一路向东南,终南山深处有一修仙真人,或许他会有办法。

道士的话几天来一直萦绕在慕凝的耳旁,她原以为姝儿早就随那盆血水烟消云散了,没想到14年后婉儿竟然能看到姝儿的魂魄,只要魂魄还在就有希望复活,哪怕只有一丝希望她也不会放弃。

“相公”

躺在他的怀里,凝望着他的侧脸,眼波清澈,她那么喜欢这张脸,这个人,跟他在一起一辈子都不够,也不会腻。可是十四年前她已经自私过一次了,她是一个母亲,不能为了自己的幸福剥夺了自己亲生孩子的一辈子。我一定要让姝儿重获新生,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浅吻她的额头,无限的宠溺。

“恩?”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离开你,不要找我,我爱你。”

抱着她的手更紧了“我不准你离开我,我为了你背离天庭,也受到了惩罚,当年天庭让我在你和孩子之间做选择,为此这些年我也深受折磨,我不能放开你,只能放弃了姝儿。而今你又要因为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选择离开我,不要再傻了,我是神,天命不可违,当年是上天的惩罚令你和姝儿永生不能相见,她不可能复活的,你不要再害了自己。”他崩溃了,彻底崩溃,拼命地流泪,这是他愿意付出生命守护的人啊,而今,她选择了放弃自己,上天要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对他的惩罚,为什么要让痛苦陷入无尽的轮回,这些年来一家三口不是很幸福吗?就这样平淡地过下去不好吗?

“姝儿姐姐”哭腔里满是无助。

“怎么了?爹爹和娘亲呢?”

“娘亲一个人去了终南山,想要去寻找可以令姐姐复活的方法,爹爹发现后不顾一切地去追娘亲了。他们不要婉儿了吗?”

她把婉儿揽入怀中,爹和娘原来并没有放弃过我,其实我并没有恨过你们,我能回到这里见到你们已经知足了,不需要你们为了我再做什么,如果你们出了事,婉儿该怎么办,她还是个孩子。

本来身体纤细的她更加消瘦,在门前已跪了三日。门吱呀开了,真人身着长袍,白须飘飘,无奈地摇头。

你们已经违背过天命,上天念及你相公有恩与世人才不予追究,只舍弃了你一个孩儿,你为何还要固执地去与命运抗衡呢?珍惜眼前的幸福才重要。

因为我的自私,姝儿无法来到世间,十四年漂泊无依,如今她尚有希望,我不可能再放弃。求真人帮帮我,真人乃修仙之人,必有仁慈之心,求求你。

可是你会遭受天界极刑,与亲人永世不能再相见,最重要的是,姝儿需要借你的肉体还魂,她也只能活十八年,到你的年龄也就是她三十二岁的时候便会烟消云散,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值得吗?那一瞬间她犹豫了,遭受极刑我不怕,可是为何只能换来姝儿十八年的生命?

等你想好了再来吧,那时我自会助你。

瘫坐在地上,任凭雨水打落在身上,脸上也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慕凝,远远望到她的身影,疾步到她身后,抱住她,用身体为她遮风挡雨。

够了!不要闹了,你真的忍心抛弃我,抛弃婉儿吗?接受现实吧,过去的就让他过去。这一次他真的怒了,无助地冲她大吼,歇斯底里。

彻底瘫软在他的怀里,享受着只有他能给的温暖。

入夜,他任由她孤身站在竹林里,她的难过只能靠自己走出来,坐在桌边无力叹息,微弱的烛光映出了他的孤单,难道这些年来的幸福都是假象?他注定还是要一个人,或许当年的选择就是一个最大的错误,是他害了她。

不,明天一早我就带慕凝回去,见到婉儿她会回心转意的。

“娘亲”

“姝儿,孩子,这些年苦了你了,是为娘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慕凝泣不成声,“你长得真漂亮,孩子这竟是为娘第一次见你,我竟然可以看到你了。”

眼泪流下来,这些年来,我也一直好想娘亲能看到我,能像对婉儿一样,抱着我,冲我微笑,给我讲故事…

“娘亲我不怪你,你和爹爹的爱情感动上天,好好照顾婉儿和爹爹,我早已经不存在了,如今也不应该存在。我爱你们,也祝福你们,忘记姝儿吧,我要去投胎了,我也会幸福的。”

“姝儿!”

在姝儿转身之际,她快步上前,手里的幻生水精光大盛,她牢牢地握住了姝儿的手,身形快速重叠,闪烁,两人合体的光芒照亮了整片竹林,宛若白昼。当玄逸听到两人痛苦的叫声破门而出时已经迟了。

“不!”他跪地大喊,撕破了喉咙。

“替我…照顾好婉儿和你父亲”慕凝在姝儿耳边无力地叮咛“对不起,母亲只能给你十八年的生命,你好好珍惜人世间的点滴。”

“娘亲!”

呼喊声淹没在黑夜里,人世间多了一个十四岁的姑娘,却再无慕凝。

极荒的天地,寸草不生,黯淡无光。粗重的铁链锁住慕凝纤细的手腕,苍白的脸和唇没有丝毫血色,却有鲜红的液体顺着脸颊滴落,一滴,两滴…汇集在赤脚前,浑身的简陋白衫也已破败不堪,殷红的血渗在如雪的肌肤里。

这已经是她第多少次受到的刑罚已经无法记清了,火刑、雷刑、冰刑…日日的轮回,除了每天都很新鲜的血液时时提醒着自己在受天刑,她已然麻木了。这里每天都是千篇一律的枯燥,心里念得,放不下的除了玄逸和孩子们,她甚至想永恒地闭上双眼。

“天后娘娘,这些年慕凝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求您开恩,放过她吧。”玄逸的双眼满是血丝,眼眶深陷,身形憔悴而消瘦,声音沙哑再无往日的神采和嘹亮,可想这些年他过得并不好。怎样的生活让往日神采奕奕的神落得如此境地———与深爱人天各一方,明知她受苦却无能为力无法代替的折磨。

“玄逸,曾经你背叛神族不顾一切留在人间与慕凝结合,神族念你为人间有功不追究你的过错已是最大的仁慈,而今慕凝却不安分守己再次逆天而行,令本不应存在于人世间的魂魄借她肉体还魂,此罪若可饶恕,以后天上人间还有无王法!”衣袂飘飘,天后的身形悬空漂浮在半空,绝世的容颜却不怒而威,话语中毫无半点可商量的余地,“你若还想在人间守护你的两个女儿就安分守己做好你的人官,莫要再来天庭做无谓的挣扎。”

指尖轻点,一道白光闪现在眼前,玄逸瞬间从天庭跌落,魂魄重重沉入睡梦中的身体,眼睛猛然睁开,再也无法入眠,泪水在眼角悄然滑落。

“凝儿…”

时光流逝,再也无人肯来到这片荒地,也不再有人能想起她的存在,孔明灯飞跃在身旁,她伸手拉落在掌心,上面载满了玄逸思念的话语。

“凝儿,我好想你”“姝儿找到了好人家成婚了,你没有白白牺牲,她体会到了尘世间的爱,我们都生活的很好,勿念”“照顾好自己,我们三个人都在等你回来团聚的那天”“姝儿生了个大胖小子,虎头虎脑的很可爱,婉儿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凝儿,我们何时能再回到属于我们的时光”

玄逸,我该如何告诉你我现在也很好,除了无法见到我爱的你们,我过得很安逸,每次孔明灯载来的种子我都一颗一颗地种起来,看,这些花儿满载了你们对我的爱,我会好好活着,终有一天我会回到你们身边。

“爹,我近日来总觉得身体不适,感觉有火在我体内燃烧,怕是我期限将至,我爱过,也有了煜祺,我很幸福,谢谢你和母亲给予我生命。”

三十二岁这天,终于还是来了。

玄逸,婉儿,煜祺为姝儿共同过完了最后的生日,正午日光照射下来烤炙大地,姝儿再也无法抑制住体内灼热的内火,撕心裂肺的疼痛中,双腿、胳膊、妖娆的面容全部渐渐燃烧成碎片,化为灰烬。

不要为我难过,虽然只有短短十八年的生命,我无悔,煜祺会替我好好活下去,永别了,爹,婉儿,煜祺。

离开的人永远都无法体会留下人的伤痛,从此我们的身边又少了一个你。

睡梦中的婉儿依然愁容满面,她这一生失去的太多了,再也无法承受分离。

你又做了什么噩梦?无论你长多大,在娘亲面前永远是个孩子,轻轻为她拂开紧皱的眉头“安心的睡吧,以后娘亲会守护在你身边。”

看婉儿睡熟了,她起身来到玄逸的卧房,推门而入碰上玄逸不可思议的目光。烛光奕奕,他惊喜地抱起她旋转。

你终于回来了,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是的,我回来了,虽然我没有了肉身,只能在夜晚守护在你们身边,但是我保证再也不会离开!

相公,我爱你,我要跟你一起过千年万年,生生世世!

凝儿,以后无论如何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风扬起了尘埃 似乎可以漂泊到迟暮 一如我遇见了你 认定彼此是彼此的归途 可是风是飘逝 尘埃终将落定 这是宿命的既定...
    风挽尘阅读 95评论 0 2
  • 八月酷暑,暖风难耐。 炎炎夏日下仕者汗流浃背,时寻一席遮阴避凉之地...
    无無我阅读 214评论 0 1
  • 《巨婴国》火了,有些人觉得它观点犀利、振聋发聩,找到了现世社会中安全感缺失、父母过分控制等问题的源头。然而,有些人...
    凯瑞理想生活代言人阅读 18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