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颜时代

我刚刚意识到男颜时代的降临。

2021年跨年晚会,各大卫视竞相风流。我选择了湖南卫视和哔哩哔哩网站,手机电视两不误,眼花缭乱之际,猛地一个念头钻出来,怎么全是帅哥鲜肉霸屏啊!有面相熟悉的资深帅哥王力宏、谢霆锋,有中生代陈伟霆、华晨宇、李易峰,还有一波新生代肖战、王一博、王大陆、陈飞宇......好多好多叫不出名字的小鲜肉,一个比一个艺高胆大又赏心悦目,出场的观众尖叫声也一个比一个炸,把杨幂、李宇春、江疏影、关晓彤等一众美女冷落在旁,连乘风破浪的姐姐们也力挽不了主升浪。不禁想起2020年无意接触的耽美剧,层出不穷的双男主剧,《晴雅集》中奇怪的CP感,懵懵懂懂中方回味过来,现在流行男色的风格啊。

近两年不仅男色娱乐当道,连专属于女星的美妆市场也被花样美男们抢了大半江山,“口红一哥”带货博主李佳琦无可匹敌,王一博、易烊千玺、蔡徐坤、李现、王嘉尔等纷纷代言各大国际品牌彩妆,一时腐女满大街追着偶像跑,乐得商家们赚了个盆满钵满。赵薇在某综艺节目中忍不住发出疑惑:“所有女性的化妆品、护肤品、睫毛膏、粉底,全是小男生们在代言,姑娘们都去哪了?”网上甚至危言称女星作为 主力的时代已经逐渐远去,女星做到一线屈指可数。

其实男色当道不是新鲜事物,早在一千六百多年前的魏晋南北朝,已经大行其世,“掷果盈车”的潘安、被活活看杀的卫玠,“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的嵇康,不得不以面具掩饰绝世容颜而震慑沙场的兰陵王,他们的高颜值高人气应不亚于现今的顶级流量明星吧。但那一个崇尚脂粉柔美的时代缘于皇权疯狂更替的血腥与社会极度的动荡交织,迫使大批名士们不得不以外在的风流倜傥掩饰或抒泄思想深处的苦闷和不满。而今国泰民安,丰衣足食,物质文明发展到高潮,人类总会捣腾些不一样的玩法,5G大数据时代让地球人飞速运转,欲望、烦恼与不断充盈的钱袋成正比堆雪球般推进,男女出生比例不仅失调,性格形象也越来越雌雄莫辨。造成男色消费时代的原因种种,我窃以为,至少说明三种情况,首先男女平等的意识飞入寻常百姓家。过去的男权社会,女人是被男性居高临下欣赏的花瓶和附属物, “女为悦己者容”同样深刻烙印在一代代女性的脑海。而今女性明目张胆,追捧品评男星以及身边异性的颜值高低,可以一窥社会风气的开放和女性地位的提高,有自信、有底气,够独立,才能达到两性相互欣赏取悦的境界。其次审美观念趋向多样性和包容性。“有力如虎,执辔如组”(《诗经.简兮》),远古时代的恶劣生存环境,使人类崇尚膜拜阳刚雄健之美,男性美即阳刚美一直是民族审美的主流观点,但强势到一枝独大的地步就不免伤及无辜了。犹记上世纪八十年代,有一位长相俊俏的青年男星扮演傣族王子一时惊艳世人,但不久就遭遇主流媒体炮轰冠名“奶油小生”,社会群起而攻之,最终男星沉寂很多年,再次亮相银屏时已是身材发福满面沧桑的中年男,最好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为审美主流诟病和哂笑的男性阴柔美遍地开花,实与经济的高度繁荣、分工的日趋弱化、思想的开放包容、网络的便捷发达、社会的良性运转息息相关。无论媒体还是个人,人们能接受阳刚之美也接受阴柔之美,能欣赏美女也爱慕帅哥,两性相存万物天地间,食色本性也,彼此相悦两看不厌,何乐而不为?再者男性更加懂得爱惜自己。随着现代社会科技的不断进步和女性社会地位的平分秋色,男性渐渐从繁重的体力劳动和社会家庭的主要角色中解放出来,有了更多的时间和宽松的心态来关注自己,他们对外界展示成功的选择性和可能性越来越多,不仅仅局限于“男儿生世间,及壮当封侯”,“功名只向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的整齐评价与认可,还有了本我的形象和风度。爱自己是对生命最基本的热爱和尊重。

人类社会生生不息发展到今天,每一个时代都有它鲜明的烙印、有合理的存在。也总有一些东西是规则和定式所无法预见和掌控的,如果无伤大雅,不妨随它表演,表演即有谢幕的时候。最后妄自代言养育女孩的家庭,杞人忧天一下,凡事过犹不及,同人文、耽美风刮得太猛,会不会错觉为一种新时尚而误导不一定认清了内心的小鲜肉们?如果帅哥们成了伊甸园的稀罕物终究有违天伦。还有身边的腐女们条件好得张牙舞爪,有家世有高薪,才情样貌房子车子样样齐备,郎才女貌的传统相亲条件早已弃之敝履,试问她们求偶的新标准又是什么?我赶紧捂住耳朵,怕听见她们异口同声的嗨叫:“颜值!——”哈哈哈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