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彼岸的记忆.40、抢领通关牌

“仿佛曾经经历过”的感觉,应该是大部分人都有经历过,不管是“现实如梦”、还是“梦如现实”,对于人类来说:一生中总会经验过那么几次——但是常常做梦的恭师轻觉得:这种事情只不过是一种记忆重组,而不是什么预知未来的事情;但是今晚她遇到的事情实在是太怪异,让她开始有点点自觉。

因为想要多相处一些,所以赫连勍特别挑选两辆山地车作为交通工具!

恭师轻看到这两辆山地车,顿时忘记如何用鼻子呼吸,她用怀疑人身的口气说到:“这个……呃,我明天还要上班……用这个代步,我怕明天会腿酸啊!”

赫连勍看到恭师轻脸上泛难色,才想起来:她是运动白痴;他将左手边的车子推上前,很自然的回答:“你也该做点运动了,就算你的命很长,但是身体不健康,晚年还是会很辛苦的!”

他的这番话没有不正确的地方,可是恭师轻就是不想骑自行车,她知道:从不运动的双腿在运动第二天后会酸疼无比的。当她极力想要推辞时,赫连勍已经坐上山地车……从尽职的角度考虑,她必须要将尾款交到古老板的手中;所以她必须要跟上他,因此她只能嘀嘀咕咕得跟在他的身后。

赫连勍知道她喜欢看风景,便特别绕道经过一条比较繁华的街道:这里有漂亮的霓虹灯和灯花,偶尔还能遇到造型比较特别的房子;如果有时间规划,他会带她步行走完这条路。

这晚的空气还算干净,用力呼吸两口,顿时会觉得身体都是透凉透凉的;虽然这晚的气温有点低,可只要将身体活动开了,就会觉得很暖和——活动后的身体会变得特别轻松,从而开阔心情;恭师轻瞬间变成孩童,成为赫连勍的问题孩子,一路上都在问各种听起来有些幼稚的问题,不过他很乐意这样跟她对话,感觉如同“初恋”。

考虑到:这是第一次游玩,赫连勍并没有选择特别热闹的商业街,所以他们两个人能够一直保持骑行的状态。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们在一个路口上被一群人堵住了!

赫连勍看到这些人群,不由得皱起眉头,想要绕开;但是他转动把手时,没有注意到恭师轻已经被两个维持次序的保安推到了人群里。直到他骑开一段距离后,才警觉到少了一个人!

被一群陌生人包围着,恭师轻稍微有点紧张。她拍拍身边人,小声询问情况?

被她拍打的人正在努力调整自己的位子,好方便站立。他稍微转动手肘,以便能够为自己挪出点空间来,但是他的手肘正好抵住恭师轻的腰际,就无法推开距离。他撇着脑袋大声的说:“都是在排队领通关令的!”

已经被勾动好奇心的人,问题是一个接着一个,恭师轻努力打听着:“通关令是什么东西?”

站在身后的人用力推了一把恭师轻,借着这个力量顺稳住自己的身体:“你不是鬼愿嘛?怎么连通关令都不知道……只有拿到通关令的人,才能够在特殊时期自由活动!”

恭师轻本来还想在问两句,但是这般推攘让她无空开口提问。加上,她手中的山地车有点碍事,很快她就被推出了人群;赫连勍此时已经看见她,连忙将她手中的车子接过来,然后护着她离开人群。

当他们脱离人群,站在比较平静的路面上。恭师轻这才仔细观察后面的环境,大概估数:那里大概有一百多人。这么多的人,在人界大概只有在商场折扣日时才能见到……恭师轻将自己简单的整理一番:“他们好像在抢通关令——是很重要的东西吗?”

赫连勍本来不想说,但是听对方有心询问,便不自觉的断断续续解释道:“那些人都是鬼愿,过一段时间,亚界会有一批人过世……他们领得牌子,有了这玩意才能够有资格帮助那些过世之人实现愿望!”

恭师轻有点不太明白:“鬼愿不就是那些帮灵魂实现愿望的人吗!为什么还要领牌子?”

赫连勍只是淡淡得哼哼着,不太想要解说;恭师轻便开步想要进入人群中,他一伸手将其揽入怀中,轻放在平地上:“鬼愿想要变回正常人,至少要引渡50个灵魂去转生,但是每人每年配额有限,而且每次完成任务的时间都不固定,所以有的鬼愿临死都未变回正常人……这次的疫情会产生一定数量的灵魂,如果能够在这个时间里拿到通关令,那么他们可以同时引渡两到三个灵魂,大大缩短时间。”

恭师轻虽然字字听得明白,但是又不太懂其中的问题:“你说‘这次’——是人界会有大事情发生吗?”

赫连勍微低头看着恭师轻的双眼:这个女人还没有明白自己所处的环境,虽然她不太可能跟其他人类聊起这边的事情,但是“祸从口出”这句话本就有意义的。异界有异界的规矩、亚界也有独属于它的规矩,只要踏错一步路,就有可能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所以他必须从安全考虑。

赫连勍伸手扶住她的后背,想她能随自己的意:远离那些人群;只可惜,当他转身的时候,她的脖子却如同冰柱一般纹丝不动。赫连勍将她的坚持全部收入眼底,手上的力气又加强了三分,硬是将她推动……恭师轻因为没有来得及转过脖子,被他这么用力一推,扯动了颈子上的筋,疼得双眼直冒泪水;她伸手揉着自己的脖子,抱怨得白了对方一眼。

赫连勍终于能够将她带离人群:“你跟他们不同……他们身上有契约,不会乱说话;你这张小嘴,总是乱吧啦吧啦的,会惹事的!”

恭师轻撇撇嘴:“我怎么吧啦了——有谁能够相信:我能够神游两个世界?”

赫连勍用力按了按她的脑袋,略带警告的说:“从今天起,你少给我在外面吃东西……这毛病要是得了,你可得受点苦了!”

恭师轻心想:我这个人什么都不好,就是喜欢吃东西——不跟你同一个频道,你别想管我!

赫连勍看着沉思中的恭师轻,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轻轻掐住她的后颈子:“这次的病毒比SARS的更厉害……你们人类吃东西的胆子最大,非要闹出大病,才懂得忌口!”

恭师轻将他的手拔下来,挪到嘴边想要咬;不过她的嘴巴还没有张开来,赫连勍就已经缩回手了:“你不听我的话,迟早要吃亏的!”

恭师轻抬抬眼皮,小声嘀咕两句:“吃亏?!不懂得享受美食的人才会吃亏!”

当她声音落地,自行车链条转动立刻转动起来;她慢腾腾得随着赫连勍向目的地骑去。

她一边骑车、一边向刚才的事情,忽然她明白过来:“你是想要告诉我:很快又会有SARS发生吗?”

赫连勍对她的反射弧表示满意:“不过,这次传播的面积不会很广,很多人能够被治愈的!”

恭师轻张嘴吸了一口干净的空气,这口凉气唤醒了所有的细胞,她开始觉得自己变得很聪明!

(待续 季顺潘)

文章转载请标明出处,图片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请通知删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