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潮汹涌,我敢孤独


我一直认为我的孤独感,是与生俱来的。与我最亲密的,从来不是某个人,而是没有情感的文字,是存于我家书柜里厚厚一沓的日记,是我写的一封封不知道要寄给谁的信件,是我无论在什么年纪,在什么时候,一见文字就亲切的情怀。

小时候的我,从来很少和其他人倒苦水,我总是将自己的害怕,紧张,难过,忧伤变成文字,变成漂流瓶,让它随水流而逝去。我笃定地认为,那些快乐的同龄人是不能理解我的,倒不如将自己的情绪埋葬,睡一觉,将自己的心灵放空,再开始下一段旅程。那个时候的孤独,大概源于我周遭环境的不信任,是我对这个世界绝望的妥协,是对自己无能的默认。

这样的习惯我一直维持着,以至于周围的人都觉得我很独,也没什么人愿意和我交朋友,像看稀有动物一样看我。所有的人开始对我说要学会融入,要学会处理好各种人际关系。我在矛盾中纠结来去,选择了随波逐流,变成别人眼中那个正常的人。

因为这些改变,我身边开始陆续出现很多靠近我的人。我只要不开心,总有人注意到,然后用各种办法逗我开心。因为这些人,我开始享受到被人关爱的感觉,我开始摒弃一个人的孤独,即便他们一个个出现,又一个个消失,我仍然觉得比之前那样孤独着好太多。像犯了毒瘾一样,沉浸在别人的关怀中,也特别害怕这些人的离去,总是想各种办法去维护,想让这种关系持久一点,再持久一点。同时也将这优秀的传统传承下去,看到身边的人不开心,我也会想办法逗他们开心。我总觉得对别人最好的报恩,就是将他的善意传承下去,让更多的人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善意。但是随着这几年一些事情的发生,我开始改变这个看法,我开始意识到,每个人都要承受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没有人会为你一直点亮前行的灯,即便是配偶、父母、子女都会在某一天和你用特殊的方式告别。最终能陪我走到人生终点的只有我自己,所以不管爱谁,最重要的是爱好自己。

于是开始觉得爱别人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太过涉入别人的人生,我们应该尊重和信任他人有处理好自己问题的能力和权力。毕竟每个人对于自己人生成功的定义并不相同,我的人生观不是所有人的。而我们最好的爱护自己的方式,也并不是睁大眼睛寻找那个可以照顾和爱护自己一生一世的人,而是强大自己,过好自己的人生,让自己偶尔成为对方的幸福与依靠。毕竟,将自己一塌糊涂的人生交给你爱的人买单,是功利和动机不纯的。

人与人的良性相处,大概是在一起的时候我们能发生神奇的化学变化,产生出第三种美妙的形态;而在分开的时候,我们能独自作战,各自画出属于自己的独特画作。好的相处,就该是你强我也不弱,是向上的相互欣赏,而不是向下的扶贫救助。

所以,基于这些,我开始反省自己,是否给身边的人添了太多的负担,是否给予了周遭的人太多的期待,是否低估了自己可以掌控自己人生的能力?或许在大部分人的人生中,不开心是常态,被鄙夷是常态,得不到是常态,已失去也是常态。那些我们时常不能承受的很多东西,不过是这个世间的常态而已。今天不能承受的,明天也要承受,索性就早点承受,何必非要借助外力让自己愈合。

不想再给自己的脆弱和无能找借口,难过、伤心和绝望本没什么了不起,多来几次也就习惯了,成为常态之后就百毒不侵了。人生总是这样,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永远很难用常理解释。就好像人们不爱了会分开,太爱了也会分开,即便是两个相反的过程,结果都可以是惊人的相似。在汹涌的人潮中,若能做到内心平静,享受孤独,这世间便是万里晴空。

我开始享受孤独,不再多说不再多听,不再强入不适合自己的圈子,不再做于自己人生无益的事情,不再随便被外界影响,不再经营无营养的社交圈,不再搭理无意义的人和事。

也想改变曾经爱你的方式,不再因为你无暇陪伴而难过,不再奢望你的理解,不再找你聊没有意义的天,不再指望你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我想原来爱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是你需要我时,我在;你需要独处时,我敢一个人孤独。

我一直认为人不会羡慕自己正在享受的事物,所以,摒弃所有人的期待,做百变的自己才是最完美的结果。我们为此付出的所有努力,也应该是为了人生的抉择权能一直在我手里,而不是活成别人眼中的那个正常人。我开始想念小时候什么都独自处理的我,想念什么苦水都不往外倒异常强大的我,想念一个人也能快乐起来的自己。

我想这人世间即便再多的热闹,我也算看到头了。不被允许的孤独,不能承受的孤独,远远比孤独本身更可怕。谨以此文为念,希望遇到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