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七 替死鬼(六)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南窑区是苍南穷人居多的城区,格子路更是贫民扎堆儿的地方。

格子路上都是些很老旧的平房,但建得很规整,像是一排排的格子,这也是格子路名字的由来。

每栋楼上的门牌号牌都已经模糊不清了,邢倩倩数着楼,猜测着走到了一户人家的门前,伸出手轻轻敲了敲门。

“谁呀,等会儿啊。”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

等了一小会儿,房门缓缓地打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探出头来,浑浊的双眼看着邢倩倩:“小娃娃,你找谁呀?”

“您是刘晶的奶奶吗?”

“我是,你是?哦,你也是小晶的同学吧,快进来吧。”刘晶的奶奶说着打开了大门。

也是?邢倩倩并未多想,提着东西走了进去。

大门是一个小小的院子,摆了几盆绿色的植物,看起来是四季常青的植物。地上铺着石板,有几块石板上有一层薄薄的青苔。

刘晶的奶奶领着邢倩倩进了屋,走到小小的厅里,邢倩倩惊讶地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邹卉。

看到邢倩倩邹卉也是一惊,脸色阴沉地站了起来:“你来这儿干什么?”

邢倩倩脸色也是一沉,刚要开口反击,看了看驼着背的刘晶奶奶,又咽了回去,深吸一口气,平静地道:“我是刘晶的朋友,我来看看奶奶。”

邢倩倩说着从袋子里拿出了各种食物和营养品,刘晶的奶奶推脱着,最终还是推辞不过,收了下来。

邹卉冷眼看着邢倩倩的一举一动,猜测着她的来意。


——2——

桌上摆着晚饭,邹卉来的时候买过来的。

邢倩倩和邹卉很有默契地选择了休战,而且做出了一副关系很好的样子。两个人之前的关系本就不错,现在虽然心有隔阂,装装样子一时到还看不出问题。

刘晶的奶奶絮絮叨叨地说着刘晶的事情,说着说着就会不由自主地流下眼泪,邹卉和邢倩倩一起安慰着老人家,想找些开心的事情说。

可是对于了一个失去了最后家人的孤寡老人,还能有什么开心的事情。

一顿饭听听吃吃,过了很久才吃完。邢倩倩主动去收拾碗筷,邹卉则擦桌子陪刘晶的奶奶说着话,眼睛却时不时飘向不远处的邢倩倩。

可能是感受到了邹卉的目光,邢倩倩回过头看了邹卉一眼。面对邹卉带着厌恶的目光,邢倩倩并没有发火,而是回以一个温和的笑容。

邹卉心头一跳,不自然地收回了目光。

今天的邢倩倩好奇怪,为什么笑起来这么真诚?难道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儿?邹卉满腹的疑问,但碍于刘晶的奶奶在旁边,不好开口询问。

又陪着刘晶的奶奶聊了一会儿,看老人家有些疲倦,两个人便告辞离去了。

待走出了格子路,邹卉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到底想从刘晶的奶奶身上得到什么?”

邢倩倩叹了口气:“我说我想要救赎你信吗?”

邹卉脸上流露出浓浓的不屑:“救赎?你想要救命才对吧。”

“人贪生怕死有错吗?你就不怕死吗?”邢倩倩没有理会邹卉的讽刺,而是迷茫地看着邹卉发问。

听到这个问题,邹卉也是一愣,紧接着想起了那晚微笑赴死的刘晶,摇了摇头:“我怕死,只是我见到了真正不怕死的人。”

邢倩倩眼神有些迷离:“不怕死吗?好羡慕,可我真的很怕死。”


——3——

提起刘晶,两个人各有心思,但都没了说话甚至争吵的兴致。沉默地走了一个路口,两个人也没有道别,各自走向了自己的路。

邹卉心乱如麻,从被救回来开始,那晚的事情就像梦魔一样挥之不去。每一个夜晚,邹卉都会在梦中看到刘晶,看到她温和地冲着自己笑,胸口开着一朵鲜红的牡丹。

可下一秒,牡丹花凋谢败落,化作一滩鲜血四下扩散,染红了整个胸口。即便如此,刘晶依然在笑,只是那苍白的脸色和藏在眉眼中的痛苦,衬得这笑,是那么的凄美。

一阵小风吹过,邹卉觉得脸上凉凉的,是泪。

赶忙伸手擦了擦,四周望了一下,发现周围一个人也没有,邹卉长舒了一口。

等等,周围为什么会一个人也没有?

邹卉心里咯噔一声,小叔和准小婶反复提醒自己最近要多加小心,看来不是空穴来风。邹卉从胸口前拿出平安扣,紧紧的攥在手里,小心地向前迈着步子。

“那平安扣不属于你。”

一个阴沉的声音,砖头就这么出现在了邹卉的眼前。

看到砖头阴翳的脸,邹卉心跳猛地提高了一倍,后退了几步,突然一转身,猛地向相反的方向跑了过去。

砖头冷冷地看着邹卉逃跑的身影,也不去追,嘴角浮起嘲笑。

邹卉拼命地跑,跑着跑着一抬头,看到了砖头嘲笑的表情,尖叫了一声,邹卉又转身逃命,这一次,邹卉不敢低头,仰着头拼命地奔跑。

跑了很久,邹卉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又出现在了自己的前方。两腿一软,邹卉直接坐在了地上。

远处的砖头慢慢向前迈出脚,周围的一切就像被压缩了一下,下一个瞬间,砖头放下了踏出的一步,人,出现在邹卉的面前。

砖头看着邹卉惊恐的表情,眼神里闪过一丝复仇的快感,他俯下身,在邹卉的耳边轻语。

“别害怕,我为你预备了一个游戏,非常有意思。”


——4——

邢倩倩也遇到了一个拦住她的人,一个年轻男人。

男人微笑着挡在邢倩倩身前,也不说话,似乎很肯定邢倩倩知道他来做什么。

男人没有用任何法术,看起来也不准备使用暴力,周围的行人人来人往,偶尔还有好奇心重的会多看两个人两眼。

“是砖头派你来的?”邢倩倩轻声地问道。

男人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是受砖头所托,我们算是同事吧。”

“同事?你也杀过人!”邢倩倩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恐惧。

“嗯,杀过,我杀了好几个,不过我不后悔。”男人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他们该死!”

邢倩倩被杀气一激,脸色变得煞白,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

看到邢倩倩的反应,男人露出一丝歉意:“抱歉,想起了一些不太好的回忆,吓到你了。”

邢倩倩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想了想又走回到刚才的位置:“我跟你走,只是,请你们不要再伤害别人了好吗?”

男人听了邢倩倩的话一愣,面色有些古怪:“你的反应,和砖头说的不太一样呀。”挠了挠头,男人又露出了笑容:“这我不敢保证,但是你跟我走就会看见砖头,你可以跟他商量。”

跟砖头商量?邢倩倩露出一丝苦笑,他现在想的估计是怎么让我痛不欲生,好为刘晶报仇吧。

“别这么愁眉苦脸,砖头很多时候还是讲理的,”男人劝慰着。想了想,男人又道:“对了,我知道你是邢倩倩,但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贾赐。”


——5——

凶宅

何璇面色苍白,浑身颤抖,瘫坐在地上,急促地呼吸着,身边不远处,是一个砸烂的电子钟。

大柏抓着何璇的双手,坐在旁边,低声念着什么。

随着大柏的声音,何璇渐渐恢复了平静,呼吸变得平稳,脸上也有了些血色。

“可以了大柏,我平静下来了。”何璇轻声道。

大柏又念了几句,方才停下,担忧地看着何璇:“抱歉,我还没有搞明白,替死鬼为什么每七天就要重新经历一次自己的死亡。”

“这不是你的错。”何璇轻笑了一声:“你已经尽力了,不要再给自己增加内疚了。”

大柏眼里闪烁着悔恨:“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选择做恶人,砖头也不会跟着我走上歪路。我们两个也就不会变成地缚灵,你也不会变成替死鬼,刘晶也不会魂飞魄散。”

何璇从大柏的手里抽出手,反过来抓住大柏:“都是过去了大柏,你改变不了过去,但现在的你已经不一样了,不是吗?”

“不,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变化,他一直只是个愚蠢的替死鬼。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伴随着嘲笑的言语,砖头踏入屋子,随手将昏迷的邹卉扔在地上。

“我要跟你玩个游戏,大柏。”砖头看了看手表,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回味一下何璇碎成好几块的样子。”

“又一个七日到了。”砖头面带微笑,这笑,彻骨寒。

“啊!”

一声惨叫,何璇的左臂处,突然出现一道血迹,紧接着,整条臂膀像被无形的大手直接扯掉,鲜血四溅,距离最近的大柏,整张脸瞬间被鲜血覆盖,眼睛下意识地闭了起来

大柏擦掉喷溅在脸上的血液,重新睁开眼,何璇手臂撕裂的地方,森森白骨上滴滴血液落在地上。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邢倩倩呆呆地坐在地上,消化着刚才大柏告诉她的事情。 刘晶是砖头的女友,之前一直来凶宅,只是因为放心不下...
    TA君说阅读 191评论 10 8
  • ——1—— 夜言超市 刘晶心事重重地走进超市,漫无目的地在货架前来回转悠。 砖头告诉刘晶,大柏厌倦了自杀,选择接受...
    TA君说阅读 201评论 0 7
  • ——1—— 东辰区,光复街43号,凶宅。 重阳子没有穿中山装,而是换回了自己的道袍,轻抚着凶宅的大门,口中轻念咒语...
    TA君说阅读 186评论 5 8
  • ——1—— 刘晶的死上了苍南当地的头条,凶宅再发血案,怎么看都是足够吸引眼球的新闻。 民众的好奇被血腥与诡秘再次调...
    TA君说阅读 235评论 6 8
  • ——1—— 午夜 伴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邢倩倩拉着邹卉急速地跑到了一个屋子里。刚关上房门,一阵巨响传来,有什么东西...
    TA君说阅读 188评论 3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