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捞”葛先生

        按照原定计划,从单位下班驱车9公里15分钟到葛先生单位,附近超市、母婴店逛一圈买完必需品,坐在葛先生办公大楼的二楼一间空办公室里。桌案上的电脑没有关机,仿佛还能看到白日里工作人员忙着敲击键盘的身影。办公室的窗户敞开着,日光灯还在辛勤的工作,闷热的夏夜里,这里成了蚊子最好的去处。

        门外时不时传来楼梯上跑上跑下的声音,每当脚步声靠近,心中都无比期盼那就是葛先生的脚步。期望,失望。无奈地挠着被叮咬的蚊子块。再次,期望,失望。只好百无聊赖地打开手机,埋怨新闻APP里更新地太慢,都半小时了,还是那几条看过的内容。又一回,期望。终于!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面前,只见他一身运动短袖、蓝色休闲短裤,脚上一双运动鞋,清爽的打扮掩盖了一丝倦意,头一瞥,说道:走吧!那一刻,我有3秒钟的停顿,不由自主露出傻傻的笑容,乖乖起身跟随而去。是的,葛先生终于下班了,连着三天两夜60小时的班终于结束了。我终于又一次在葛先生的单位里把他“捞”出来了!

        我已经“捞”葛先生很多回了。有一次,我等他的时候饿得不行,葛先生便带我去附近的大排档吃了碗炒面,我再继续陪着他加班,那次把他“捞”出来是夜里12点。要说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两回。

        葛先生通常是四天值一次班,10来天还要参加一次副班。那天正好是他副班。副班活不多,到了晚上几乎是更加没事。不过,说不准还就有可能碰上点啥任务。怀揣着应该不会有事的侥幸心理,熬到晚上10点半,葛先生带着我一路飞奔到家,彼时已是十一点。不曾想葛先生单位突然来电话了,需要他立刻到场。那时小夫妻俩只有一辆车,两人上班路程都很远,我要是不跟着葛先生一起回单位,第二天早上我就没有车上班了。只好迅速冲洗一下,跟葛先生飞奔下楼,再以更快的速度开车回单位。大约老天也是不忍心我们深夜这样赶来赶去,刚打开车门,葛先生单位又来电话说不用他到场了。真是虚惊一场,在那以后,我和葛先生的思想认识可谓是又上了一层台阶,凡是他值班的时日绝不敢往家跑。

        还有一次,葛先生加班,原本说晚上8点就能下班的,可是分针一格一格地转动,时针转眼已经指向11点。葛先生的老大终于放他一马,批准他可以先回家休息了。而那时的我已经怀孕两月有余,素日里看着身体强健,几乎没有呕吐等孕期反应,可是那晚一路飞车到车库后,一下车,一阵恶心袭来,吐却吐不出什么,好不容易爬上楼,倒在床上已不能动弹。

        心里固然委屈,却也心疼葛先生,毕业才几年的光景,体质明显下降,感冒咳嗽越发频繁起来。每每听到葛先生说又要加班,我都要装样子大吼一声:我要找你们领导算账!可我是不敢跟他所在的组织抢人的,一来抢不过,葛先生的工作责任心极强,即使我去抢他,他也未必肯跟我走。二来,若是葛先生犯了啥错,组织可能不会永远待他如初恋,但我会,我会一直做去“捞”他的那个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