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杉版资治通鉴【625】王夫之论关羽。2019-10-19

刘备派益州前部司马、犍为人费诗给关羽送去印绶,关羽听说黄忠地位与自己并列,怒道:“大丈夫不与老兵同列!”不肯受拜。费诗对关羽说:“开创王业者,各种类型的人都要用。当年萧何、曹参是高祖少年时代的朋友,而陈平、韩信是后来从楚国逃亡投靠过来的。但是排座次的时候,韩信最高,从来没听说萧何、曹参有什么怨言。如今汉中王因为一时之功尊崇黄忠,但是他内心的亲疏轻重,难道黄忠能跟您一样吗?汉中王与您仍是一体,同悲喜,共祸福。我认为,您不应该计较官号之高下,爵禄之多少。我只是一个使者,奉命行事,您不受拜,我回去复命汇报就是了。我只是替您惋惜,恐怕您之后会后悔。”

关羽大感悟,即刻受拜。

王夫之曰:

关羽是可用之才,但是没能用好而以至于败亡,是刘备骄纵他,这不是驾驭将领之道啊!韩信说刘邦:“陛下能将将。”能将将,则能取天下。刘备就不善于将将了,刘备入蜀,带诸葛亮、张飞、赵云同行,而留关羽守江陵,因为他认为关羽可信而且有用。吴、蜀两国在可离可合之间,却留一个自己绝对信任但是好逞勇自傲的人来和吴国相处,他能处理好吗?为吴、蜀定下联盟大计的是诸葛亮,如果我为刘备设计,应该留诸葛亮率赵云、张飞守江陵;而自己带关羽入蜀。留下关羽,却不知关羽恨吴国,激怒吴国,最后发展到孙权投降曹操,而鲁肃一番苦心得不到实现。

刘备岂止是没有用好关羽呢,他对诸葛亮也不够信任,他担心诸葛亮和吴国关系太深,不能完全按他的意志行事罢了。刘邦能信任张良,曹参是他的故旧,又有百战之功,但是,运筹帷幄的大事,还是只有张良能参与,并不以私心而偏爱故旧。而刘备信任关羽超过信任诸葛亮,这是很明显的了。诸葛瑾出使蜀国而不敢和诸葛亮有兄弟亲情的来往,这就是刘备有诸葛亮而不能用,一味信任骄纵关羽。

吴、蜀的结盟不能善终,关羽最终因此而死,荆州丢失,关羽能逃避他的责任吗?关羽守江陵,数次与鲁肃生疑心,而诸葛亮的战略得不到贯彻,鲁肃的苦心也得不到回报。鲁肃以欢好抚慰关羽,难道他是偏爱关羽,畏惧刘备吗?他就是希望吴蜀并力,对抗曹操而已。而关羽毫不谅解。

关羽争夺三郡,这是贪忿之兵而已,但是鲁肃仍然和他坦诚相见,以义理正告,关羽无言以对。刘备当初败于长坂坡,而关羽的兵却毫发无损。是诸葛亮出使东吴,鲁肃西向迎接刘备,这两人定下双方盟约。赤壁之战,功劳在诸葛亮,而不在关羽。关羽由此嫉妒诸葛亮,也忌恨鲁肃。那诸葛亮和鲁肃结成的盟约,终究就要被他破坏了。

但是鲁肃始终没有因为关羽无礼而改变心意和战略,一方面以义理折服关羽,另一方面又平息孙权的愤怒,仍然希望吴蜀联合,共同抗曹。鲁肃死后,吕蒙继任,吴国没有人再能去和关羽周旋,而诸葛亮也有难以争取之隐,当初的战略就毁掉了。鲁肃之死,就是关羽之败,曹操之幸,而刘备就孤立了。

8、

皇帝下诏,册封魏王曹操夫人卞氏为王后。

9、

孙权攻合肥,当时各州部队都屯驻在淮南,扬州刺史温恢对兖州刺史裴潜说:“这里虽然也有敌人,但是不足为忧。如今水势开始上涨,曹仁孤军在外,又没有长远防备,关羽骁勇狡猾,恐怕曹仁会遇到变故。”果然,关羽很快派南郡太守靡芳守江陵,将军傅士仁守公安,自己亲自率军攻打樊城。曹仁命左将军于禁、立义将军庞德屯驻樊城北。八月,连绵大雨,汉水溢出河岸,平地水深数丈,于禁等七军军营都被淹没。于禁与诸将登高避水,关羽乘大船攻击,于禁等穷迫,于是投降。庞德在河堤上,披甲持弓,箭不虚发,从清晨开始奋战,过了中午,关羽越攻越急,庞德箭矢用尽,短兵相接,庞德越战越勇,意气越壮,而水势越来越高,所有官兵都投降了。庞德登上小船,想要回到曹仁大营,结果小船倾覆,弓箭也丢失了,庞德抱着船身漂浮在水中,被关羽生擒。庞德站立,拒绝下跪。关羽对他说:“你的哥哥在汉中,我希望任用你为将,何不早降?”庞德骂道:“竖子!魏王带甲百万,威震天下,你家刘备一个庸才,岂能匹敌?我宁为国家之鬼,不为贼将!”关羽于是处死庞德。魏王曹操听到消息,说:“我认识于禁三十年,想不到他临危处难,反而不如庞德!”封庞德的两个儿子为列侯。(曹操收兵与兖州时,于禁就跟随他为将,而庞德是后来随张鲁归降曹操。)

关羽急攻樊城,城中被大水浸蚀,到处崩塌,众人都很恐惧。有人对曹仁说:“今日之危,不是人力可以支持的,可以趁关羽的包围圈还未合拢,夜里乘轻船撤走。”汝南太守满宠说:“山洪暴发,水来得快,去得也快。我听说关羽遣别将已经到郏县,许县以南,百姓惊扰。但是关羽之所以不敢继续北进,就是因为担心我军断他后路。如果我们撤了,黄河以南,都不再为国家所有了,我们应该坚守在这里。”曹仁说:“善!”于是沉白马与军人盟誓,同心固守。城中人马只有数千人,而城垣还没被淹没的,也只有数尺而已。关羽乘船临城,重重包围,内外断绝。关羽又遣别将将吕常包围在襄阳。荆州刺史胡脩、南乡太守傅方都投降关羽。

10、

当初,沛国人魏讽有能迷惑众人之才,倾动邺城,魏相国钟繇延聘他为西曹掾。荥阳人任览与魏讽是朋友,同郡人郑袤,是郑泰之子,郑袤对任览说:“魏讽是个奸雄,终将会作乱。”九月,魏讽秘密连结党徒,与长乐卫尉陈祎(yi)密谋袭击邺城,还未到举事日期,陈祎惧怕,告发魏讽。太子曹丕诛杀魏讽,连坐死者数千人。钟繇免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