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魔

说说魔

魔这个字中文本来没有,最早翻译成魔罗。所用的磨字是磨墨、磨灭的磨,下头是个石字。

在梁武帝时,他把下面的石改为鬼字,所以魔这个字是梁武帝发明的新字。魔字下面一个鬼,令人望字生畏。而事实上,魔的长相并不如此字外形之可怕,他们的面貌不但不丑恶粗陋,反而是生就殊胜的色相。

我们所常说的魔王,魔子、魔民、魔眷属,他们其实都是天人(天道中人),而天人皆具有妙色身,只不过天魔的心有问题。而我们一般人想到的魔大多是指妖魔鬼怪,呈青面獠牙之状。但那些并不是天魔,真正的天魔是长得很俊美姣好的,然而也由于他们外貌美好,这才更加可怕,因为让人无法望而怖畏,知所趋避。一般而言,魔主要有五种危害:

一、夺命;二、障碍;三、恼乱;

四、破坏善根;五、留难。

一、夺命:

所谓夺命是指夺人的慧命,让人无法修行、开智慧,解脱轮回之苦,因而长劫沉沦生死流转。

二、障碍:

障碍是指阻障他人所欲从事的善法、善事。多障的众生如果想要进行某些上善好事,魔便会来加以阻挠。此处的善法或善事通常是指修行、精进、解脱、悟道等。以静坐习禅来说,当行者有种种善境界出现时,他便会来障碍,用尽一切内外因缘,使你心神不宁,以致无法继续坐下去;或让你对自己的目标起怀疑:我为什么要打坐?盘腿这么痛,何苦来哉?甚至于更进一步令你对打坐起恐惧感、乃至起毁谤之心。如是,由于怀疑、不信;进而心生毁谤,甚而口出狂言:打坐毫无意义:一切众生既皆是真如,都有佛性:即身是佛,何必一定要打坐呢?如此引据种种最高的法,来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事实上,他根本还没到达那个境界,甚至连最初步的一点点功夫也都还没有成就,就便多谈甚深无上法的境界:充其量,只是文字言说、自我欺骗而已。

三、恼乱:

恼乱可分恼乱身、与恼乱心两方面。在恼乱心的方面来说:修行的时候:心里常会起烦恼,通常是无缘无故、莫名其妙地冒出烦恼来。或者本来只是一丁点小事,却突然不可理喻地勃然大怒起来。有时候只为了一点芝麻小事就对同修道友、或身旁的人大发雷霆,完全不能控制自己,乃至整个人全身发抖、青筋暴露、面无血色,连话都讲不清:事后连自己也觉得很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失态。这种小题大作,莫名其妙的的勃然大怒,即是瞋魔作崇;或忽然没来由地悲伤流泪不止,不觉知的行者,还以为是因自己对佛经或佛法很感动,因而以为自己修得很好,已有些境界:这就更糟了,此实是悲魔作祟。或有时魔能令人忽然大喜不能自己,因而起大掉举,平静不下来,乃至令修行停摆,此即是喜魔所作。

有时魔也会以种种方式令行者起大恐惧怖畏;或令他见种种恶形、或听到种种恶声等等,而令其修行中止:而很怪异的是,常常行人一停止修行,乃至完全放弃修行,这些毛病或问题便都不见了。不过有一些法障太重的人,便无法如此幸运:即使停止修行,还得受种种后遗症之苦,乃至终其一生都难得痊愈;例如得了种种幻听、幻觉、睡觉被鬼压:心神涣散或精神恍忽、不宁、恐惧不安,以及罹患种种世间医生诊断不出的疑难杂症,令身心不安,乃至日常生活都成困难。

这些都是魔事、魔障、魔之所为,为佛弟子于此必须觉知,方不为魔所惑、所趁、所坏,若能如是觉知已,当下,先前的无理性的大怒、大喜、大哀等,就会马上止息下来,乃至立刻烟消雾散到无迹可寻,因而立即海阔天空,转激越为平静,乃至转瞋为喜。以上是谈心的方面的恼乱。至于身方面的恼乱,例如魔力使然,令勇猛精进的行人无缘无故忽然生病、受伤、受灾、受难、或遭种种意料不到的意外,从而令他无法修行,凡此皆是魔事。

四、破坏善根:

魔能破坏修行者的五善根(信、进、念、定、慧)及菩提心,令他不能继续修行。例如魔利用行者种种不利的因缘(或人、或事),而化现种种于行者不利的事件或情况,令行者退失五善根或菩提心:例如魔利用行者身旁亲近的人中业障较重者,令其说出某些话或作出某些事,或给他某些恶知识所写的书,或转告他某些恶知识的言论,而令行者心生动摇,退失对佛法的信心,或退失其精进心,而落于懈怠、放逸;或退失念心,堕于不正念,或退失修道的心,或令他由菩萨乘退为只求自利,而成二乘;或由二乘退为凡夫之人天乘,或由人天乘退为外道,而杂染佛法,乃至毁谤正法。

五、留难

留难是指魔力令人于修行中不得寸进。在修行的时候,魔会化现种种障碍,令人修行不得进展,故称留难。

总而言之,即是令你偏离正法,乃至背道而驰:这些都是魔事,魔在破坏你的慧根,断送法身慧命。

凡此,为佛弟子若能实时觉知,忏悔自己无始业障,修正自己,住于正念、正思,仍有可能止息魔事。

在毗婆沙论里面,龙树菩萨曾对魔下定义为:云何为魔?即是断慧命:因断人慧命,故名为魔。这是第一层意义。

第二层意义,龙树菩萨说:常行放逸害自身,亦即是魔。又,断他人慧命者是为外魔,常行放逸害自身者,则是内魔。

魔最究竟的意义则是龙树菩萨在大智度论里所说的:除诸法实相,余残一切法,尽名为魔。

意思是:除了诸法的实相以外,其它的一切法都叫做魔。因为唯诸法实相能令人真正证大菩提,除此以外,皆是有如魔所作,与邪魔相应,令你走错路、走岔路、走冤枉路,错失菩提正道。这是关于魔的定义中最严格、也是最究竟的一种说法,愿一切佛弟子皆善思之,以此为依。

《华严经》云:

佛子!菩萨摩诃萨有十种魔。何等为十?所谓:

蕴魔,生诸取故;

烦恼魔,恒杂染故;

业魔,能障碍故;

心魔,起高慢故;

死魔,舍生处故;

天魔,自憍纵故;

善根魔,恒执取故;

三昧魔,久耽味故;

善知识魔,起著心故;

菩提法智魔,不愿舍离故。

是为十。

菩萨摩诃萨应作方便,速求远离。

《华严经》五十八卷

(离世间品第三十八之六)

①蕴魔

蕴魔也就是五蕴魔。“蕴”又译为阴或聚,有积增聚合的意思。“蕴”有五种,色蕴、受蕴、想蕴、行蕴和识蕴,就是我们的身心,是人类存在的基本要素。

从身心五蕴突然而起的种种剧烈现象,如:急遽的冷、热、寒、温,乃至于起种种生理上的苦恼,如饥、渴、痛、痒,甚至失眠或睡不安稳等等。这些在五蕴身心上猝然而起的种种现象,能令人错愕、惊惶、恐惧、散乱乃至废修道业,破坏修行,所以称为五蕴魔。

②烦恼魔

能令你于自心中起贪、瞋、痴、慢、疑、邪见、不信等等烦恼,导致你无法修行,此种魔事称为烦恼魔。烦恼魔有内外之分。

内烦恼魔:指自心由于业力的关系,而自起烦恼,令自心动荡不安,因而废修道业,乃至放弃修行。

外烦恼魔:指的即是天魔,令人于修行中起种种烦恼而中断修行。

③业魔

此魔为能令行人妄造种种恶业。

④心魔

指魔已入于行者之心,令其起极为骄慢之心,认为自己道行很高,超出一切人,有些因而自号金刚上师、无上师等,甚至自言比佛还高。一些愚痴人容易受蛊惑,实在非常可怜。

⑤死魔

此魔因能断修行人之命,故可令我们一切所修到此为止,来世就只有再从头来过。其道理就如同在高速公路上开车,若中途停下来,而想再继续上路时,则必须重新发动一次。倘若停留得太久了,则还得再行暖车才行。所以能多活一天多修行一天,是非常好的事。

⑥天魔

天魔指六欲天上的波旬。六欲天属欲界天,在欲界的上层是色界,摩酰首罗天是色界的最高天,其天王也会化作魔王。魔王有两个,一个欲界天的,一个色界天的。摩酰首罗天如警备总部,欲界天则如警察总局,一重一重的关卡——修得越高就有更高层次的魔来考验你,留难你。

⑦善根魔

这是指由于执着自己修行所成就的一些善根,因而自以为很了不得。譬如自己对三宝的信心,乃至诵经、念经、修法、打坐等都很精进,而且也得到一些定力及慧解,觉得自己五善根已经很强,因而起了慢心,如是即将受善根魔之所趁,而退失善根。

⑧三昧魔

三昧魔指魔以种种方便,令修行人贪着自身所得的禅定,得少为足,不愿意再往上求进,而障碍了无上菩提。具体而言,是指当行者在修禅定时,其心得定,从而起贪堕之性,贪爱现状不愿更修向上之妙行,当然更遑论求菩提、度众生了。由此贪执,其结果就等于退失菩提心。

如果只是贪着一时的禅定乐受,不再求增上,亦不愿利益众生,便为魔所趁,而遭受三昧魔之魔事。此时若能实时觉知,放弃贪着,而且自提醒追求无上菩提的本愿,魔事即除。

⑨善知识魔

修行人悭吝于法,不肯教人,即是善知识魔之所为。吝法的果报是障菩提,令人不愿意为众生之善知识,故称善知识魔。当众生之善知识是相当辛苦、麻烦的,不但要花很多时间、精力来教导众生,同时另一方面也占用了自己很多的修行时间。这是其一。

魔本身会化作种种的伪善知识,或利用恶心人或业重之人,使他成为伪善知识,来误导修行人。例如他可以化成佛、菩萨或大修行人让你误以为真的是佛菩萨再来或佛菩萨化身或现身,而对他言听计从,因而诱惑你走向歧路、险道、绝道,故称为善知识魔。

⑩菩提法智魔

即是会令行者退堕菩提心之魔事。对于欲求无上菩提的行者,此魔常会令他退而满足于其它权教菩萨道;若是权教菩萨道行者,魔便令他退堕为追求二乘道;若是二乘行者,便令他退堕而行于外道、或凡夫境界。这些都是菩提心魔之所为,行者若能及时觉知、并忏悔业障,魔事即除。

狭义的魔

最狭义的魔特指天魔而言

最狭义的魔特指天魔而言,其中也包括一些鬼神之属。所谓小魔、魔民、魔子、魔孙、魔使、魔党。鬼神若为魔所使,则亦成为魔之伴党。

天魔有魔子、魔民,为魔王所使,以成就其魔事。鬼神也有大鬼、小鬼、大神、小神。但此处的鬼神皆是指恶鬼神而言,因为恶鬼神才会破坏人修行,善鬼神则不然,反而护人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