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二)

                          稳水池

这是家门口一条农田灌溉水渠泄洪时在下游水域所建的水池。

它已有些年头了。上面残留着红色年代的热血口号,用隶书文体刻在桥边的水泥板面上,久经风雨,笔画幽深甚至绿苔暗生。它是村子里最有年代感的实物了,长长的时光里,早变成了村子的一个地标,成了这方水土的一部分。

春天,春风漫过大地,万物复苏水渠两岸高大的洋槐树抽出了新枝,嫩绿的椭圆形叶子对排成一簇荫郁的绿茵,树干经风吹雨淋龟裂出一道道纹路,粗糙的外表,强硬的生命力,默默地守候一方乡邻。

稳水池旁野草也泛出新绿。厚重的苜蓿重叠生长,特别是在小雨后,萌萌的小叶子圆圆的,带着点水迹,铺成一方绿色的地毯,惹人怜爱。紫色的地丁花,黄色的蒲公英,还有米粒大的不知名的小野花,星星点点散落其间。

关于它名字的由来是,旱季上游水库开库放水作为缓冲水流的存在而建造的。方方正正的池子里终年水位不减,鱼呀,虾呀还有小螃蟹在水里畅游,常惹得孩子们下手去抓,急坏了爸妈们少不了一顿斥责。每逢水量充沛时会有勤快的妇人拿衣物在这里洗涤,哗哗的水声,溅起白的水珠,还有下游鱼儿奋起跃出水面重回上游不屈尝试的努力多少次让我们惊叹。

不知道它有多深。阳光晴好的天气里,光从水层透射,池水现出一种幽深的碧色,见不到底。夏天,它是孩子的天然浴池。他们光着身子从两侧高高的台子上跃下,沉入水中,一次次不知疲倦地玩着这个游戏。

就我而言,它带给我的记忆是特殊的。我出生成长在这块土地,所有的喜乐哀愁都来自这里,从不谙世事到被一点点裹挟着投进命运之河,从茫然无措到学习渡水的本领,辛苦有之,欣慰有之,并由此窥察到我的困惑和它发生的缘由,对自身从愤懑到被时间磨砺后的平静,深知,每个人生存的不易,他们不管以什么方式活着,活过,都令人尊重。

这里有着我少女时期大部分的活动轨迹,我踏过这里的每寸土地,虽然现在暂时远离;对它的感情是深沉而热烈的,虽然大多时候沉默,并成为习惯。

翻看小时候的相册,有和弟弟在春天池边的高台的留影。紧闭的嘴巴,眼神冷漠,没有笑容,并成为一贯的照片风格。有和堂姐、妈妈的合影。那是体重飙升的年纪,离家初涉社会,自卑的心总是找不到位置,冲破自封的笼子时挣扎的太辛苦,无人鼓励时默默坚持不敢放弃,不知前方是什么,盼望前方是什么,这种感受大概只有独自走过夜路的人才体会得到吧。

这池子就像一口不会枯竭的方井停泊在那里,上面水闸经日晒雨淋,风雨吹打地伫立着。麻雀开始在上面筑巢,聒噪声从春到冬,不绝于耳,灰白的鸟粪遍布水泥墙体,那里成了它们的天堂。有时小广告也会在这儿安营扎寨,乡间打井广告,农忙时卖化肥种子的,每年固定月份的戏报,还有治疗中耳炎,梅毒,淋病的,甚至出租冰棺的。它已变为农人手里使唤顺手的家伙什,成了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某一日回家,从邻居的闲谈中得知村里一个女人溺毙在这方池水里。别人推测,她应该是自己跳下去的。对她的印象不深,她模糊的人生在我的记忆中就是,色盛时嫁人,期盼改变命运,生养儿女,哪知又被孩子焦灼的人生分分炙烤,不得喘息……活着这样的难……心里叹息,感觉,人就像被命运之手撒下的种子,在选择里带着宿命,引领你向前走,尘埃落定后,现出生活的本质,有时措不及防。唏嘘也好,欣慰也罢,谁都不能去做点评,因为我们都是其中一份,只不过幸运的人能从别人的人生经验里活出自己的智慧罢。

年龄渐长,在人、事中有了些阅历,慢慢学会在日渐烦杂的俗世里觅得一丝清流,安慰疲惫的心,生出继续行走的力气,这也是一种收获。每次回家,感觉家乡日渐凋零,那些曾带给我回忆的东西一点点地在消逝,能够说话的人也慢慢消失不见,与家的距离感顿生。曾经在这里生出的根,和离开它走过的轨迹之间无法结聚在一起,心里莫名生出悲伤。

常想着把记忆里的东西写下来,不为给多少人看到,因为这些繁琐的文字是我看世界的方式,而由此生发的是我情感的基础,它们决定了我对生活的态度和对自我的满足度,这就足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