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季世家梅昂家族

陈棣(美)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为“和平”月季)

在梅昂家族所创育的成百上千个品种中,最著名的就是“和平”(Peace)了,它被称作是超越国界的,充满友谊,代表了快乐及希望的“世纪的月季”.那是由梅昂家族的第四代传人, 生于1912年的法兰西斯-梅昂(Francis Meilland). 为了怀念他去世的母亲Madam Antoine Meilland, 法兰西斯专注于培养出一个新品种作为纪念. 他由1935年开始进行杂交育种,经过长期多次筛选繁殖,至1939年才定植出这编号为3—35—40 的具有美丽花形及光泽叶片的壮健品种. 与此相关的重要的伏笔是1935年法兰西斯的周游美国之行, 他深入考察了美国所有著名月季种植园, 并和许多有经验的月季种植者建立了朴实的深深的交情, 他也学习到了许多书本上没有的知识. 但是更为关键的是架起了为今后发展极其宝贵的合作框架, 而在当时, 法兰西斯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的重要性.

正当梅昂家族为看到成功希望而高兴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随着德军侵入波兰及并吞奥地利,英,法开始向德宣战,国家陷入战乱恐慌和随后的德国入侵法国。法兰西斯-梅昂为保护所创育的品种便把所嫁接的3—35—40苗, 急需要能把这品种带到远离战火的美国. 由于美国驻里昂总领事威廷赫尔(George Wittinghill)认识也了解这位当时在法国并不多见的精通英文的梅昂, 令人匪夷所思, 也好象是神来之笔, 总领事居然在乘最后一架飞机离开里昂前的百忙之中, 抽时间打电话问梅昂需不需要带东西去美国? 梅昂毫不迟疑地把一包3—35—40交给他回去邮寄给他在美国结识的月季专家培里先生(Robert Pyle). 培里在收到这3—35—40 之后, 除了立即种在自己的园子之外, 他同时立即把这种苗分别邮寄给美国各地著名的月季种植园, 以便检验这一品种是否能在美国北部寒冷干燥和南方炎热潮湿的气候, 在沿海和内陆是否都能有良好的表现. 这是欧洲和美国在实验新品种时一定要通过的全面检验, 历史证明, 这种职业化的, 彼此坦诚合作的网络是推动新品种发展的十分有效的手段.

就在3—35—40月季在欧洲和美国经受鉴定的岁月中, 同时人类正在经受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煎熬. 就在1940年德国入侵法国的高潮时,现在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梅昂家族的掌门人, 法兰西斯-梅昂的儿子阿兰-梅昂(Alain Meilland)在战争的恐慌中诞生了。在阿兰-梅昂一天天长大的时候, 3—35—40也一天天地在大西洋两岸倔强地迎接各地月季专家在各种环境下的严格观察和检验.

就在战争惨烈进行的这六年中, 培里和美国其他月季种植者发现3—35—40在所有的气候条件下, 同时也不论是在沙土或粘土地域全都能茁壮的生长和并且表现出突出的抗病虫害的能力. 很少有任何一个品种能表现出这样全面的优秀品质. 人们的评价最后发展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 美国园艺界认为这个3—35—40月季除了没名字之外, 可以说是十全十美了. 可是3—35—40的培育人法兰西斯却远在法国, 没有办法联系上, 好象这孩子取名是在没有他爸爸介入的情形下进行的. 好象天公做美, 天下竟然有这样的多的巧合发生在和3—35—40命名几获大奖的时间上, 就是人们想诚心安排都不见得安排的出来.

和平月季的命名和获奖花开两朵, 各表一枝. 先说3—35—40在欧洲的命名经历. 在意大利,人们为了对抗战乱的恐怖及疯狂而用代表快乐,纯洁及庄严的“Gioia”来命名此品种;在德国,人们经受了毁灭性的打击而给该品种以一个希望创伤能得救的名字“Gloria Dei”. 而在法国, 培育了这一品种的法兰西斯-梅昂是为纪念他的母亲, 而命名她为”安东妮-梅昂夫人” (Madam Antoine Meilland).

远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国则把这一奇异的玫瑰命名为“和平”(Peace),他们认为这品种不仅能激发人们的赞美,而且带有在战争年代人民对和平的强烈感情及希望. 好象天公做美, 天下竟然有这样的多的巧合发生在和3—35—40命名以及她获得大奖的时间上, 就是人们想诚心安排都不见得安排的出来.

几个月前, 美国月季协会就提前定好, 要在1945年4月29日在加利福尼亚的太平洋月季协会成立日公开命名此品种为“和平”. 巧的是恰恰到了这一天, 正好苏联军队攻克了柏林,真正成了和平之日。随后当”和平”被授予全美国月季大奖之日, 日本偏偏在这一天宣布投降; 一个月之后, 当美国月季协会在它历史上第一次将它的金奖发给一个新月季品种的日子, 而这获奖者又是”和平”, 正是在这一天举行了联军和日本的结束战争的条款的签字仪式. 有关”和平”月季的这三件大事都是数月前定好了日程的, 居然都和后来才发生的几件二次世界大战的有关战争与和平的大事件碰在同一天, 天下竟有如此巧合, 真是令人惊异。

1945年当联合国在旧金山成立之日, 在参加联合国会议的每一个代表的房间里都放了一瓶”和平”月季, 并附上一个卡片, 上面写着:”我们希望’和平’月季能影响人们追求世界持久和平的思维”.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梅昂才从他的朋友处得到愉快的消息:他所寄出3—35—40已经在美国成为最受欢迎, 而且卖出了几百万棵的著名品种. 所有出售了”和平”月季的公司都准备好了等一旦找到梅昂家族, 就把已经预先留好的品种专利酬金电汇给梅昂家族. 这一从天上掉下来的喜讯, 也为梅花昂家族的已经很著名的梅昂庄园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物质基础和带来极高的声望.

法兰西斯对为纪念母亲而创育的3—35—40这一品种所获得的多个名字,

他都欣然接受,因为“快乐”,“上帝保佑”,“和平”这些名字都意味着最好的讯息。他创育了一个诞生於战争的玫瑰,一个经由不可思议的途径避免了毁灭的玫瑰,一个充满了友谊及有生命力的玫瑰,可惜他只活到46岁,因为癌症於1958年突然去世. “和平”月季的重要性, 不仅仅在于她本身的价值, 更重要的是, 她所含有的优秀, 或者说无与伦比的基因, 使得”和平”成为随后育出的许多获奖之优秀品种的父本或母本. 同时, “和平”还有兄弟姐妹, 形成”黄和平””粉和平”和”芝加哥和平”等等的系列, 成为一个”和平”家族. 到今天为止的过去的100年中, 还没有任何其他一个月季品种可以赶上”和平”所起的不但承前, 而且启后的重大作用, 从而推动了月季花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举世公认, 呼”和平”为”世纪性的月季”是一个恰如其分, 名副其实的称号..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为法国月季育种世家掌门人阿兰-梅昂先生)

当笔者的一位友人在四月份访问尼斯时, 需要把一盒科学样品放在冰箱里冷冻四天, 以便离开法国时带上飞机. 正在两难之际, 幸好当时送行的阿兰-梅昂先生在旁边. 阿兰-梅昂就立刻去找旅店的柜台经理, 问可不可以在他们餐厅的冰箱中存放四天. 经理一看是梅昂先生, 没有二话, 立刻回应说:”当然可以, 梅昂先生, 我们乐于为您效劳”. 这位梅昂庄园的第五代传人, 在法国可以说是无人不知, 无人不晓. 月季界高度评价这位待人充满着热情, 始终保持着关心他人, 不断去学习新的的文化, 结交新的朋友, 以便使热爱月季花的人群和社会圈子越来越扩大的阿兰. 世界月季同仁一致公认阿兰-梅昂(Alain Meilland)先生是现今世界月季社会里当之无愧的领路人.

阿兰是在悲剧之中, 即在他父亲声望如日中天, 年仅46岁逝世之际接的班, 当时阿兰只有18岁,立刻担当起肩负梅昂庄园继续发展重任的担子. 幸而深知自己病情和家族病史的法兰西斯早早就让他的独子离开学校,参与了庄园的工作. 让他天天和自己一起下地, 共同种植月季和识别品种. 可以说, 阿兰从小耳熏目染, 在月季的天地里长大. 在他爸爸父亲去世后,在母亲及祖父母的支持下,出色地继承了父亲的事业,未被所承担的重任所压倒,与父亲所培育的“和平”一样,在各方面都表现得十分出色。值得怀念的是, 在他初任重担时, 戴高乐将军亲自会见这个只有18岁的年轻人. 这位二次大战的法国领导人和老英雄, 给予了为法国在世界月季发展上增光添彩的梅昂家族的年轻的接班人以极大的鼓励. 1959年5月在巴黎举行的十天花卉展览有四百万人参观. 当担任英国皇家月季协会名誉会长的英国女皇的母亲老太后走到梅昂庄园的展台时, 正在忙前忙后, 一身是土的阿兰和太后的亲切谈话, 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阿兰至今回忆到那次巴黎花展仅仅五月一日的这一天, 就有一百万人参观. 这十天的劳累和产生的影响在他的团队和他个人的记忆中打下了永远难忘的烙印, 他希望下一代能永远保持在困难和艰辛中也永不消逝的能量和热情.

在父亲去世仅仅几个月之后, 在母亲和祖父的陪同下, 阿兰也踏上了他父亲23年前访问美国的路程, 同样和美国同行建立了深交, 美国人也立即认识到这个18岁的年轻人一定会成为优秀的接班人, 因此都全力支持他的工作. 有别于他的父亲, 阿兰的足迹从1935年起, 走的比法兰西斯更加长远, 更加宽广. 他不但是月季界的闻人, 而且担任了欧洲植物保护委员会主席. 但所有访问者无论是去尼斯郊区的育种中心, 还是去里昂郊区的种植园, 大家看到的现年已68岁的阿兰穿着劳动布裤, 就是陪着远来的客人. 他也会不时随手把暖房里的杂物给整理好, 还留个条子, 让工人注意. 他也开一辆和其他管理人员一样的公司用工具车带客人参观, 无论工人还是管理人员会随时拦住他谈几句话, 好解决问题. 让人感到他始终保持家庭里传下来的农民之间互相关心和亲切的朴实无华.

阿兰-梅昂一方面继承了梅昂庄园的经营管理工作,成为不知疲倦的领导,团结家族中各个成员,互相配合工作,使庄园成为他们的总部,心脏及信息中心;另一方面他到美国及欧洲各地旅游,结交朋友,增加专业知识及学习各国语言,建立了玫瑰世界的概念及目标;继承他父亲的活动,确定庄园需要进行的研究项目。他的格言是:“市场的需要就是我们的创造动力”。但是阿兰并是一个把追求利润放在第一位的企业家, 因此他不欣赏机械式的扩展业务,而是更珍视人民间的感情,他确信在任何地方月季都能带来朋友,它们是快乐及友谊的礼品,是完美的使者,能传递愉快的感情;如“天国”(PARADISE),“乐园”(EDEN)这些花都是很好的象征,以其美丽与优雅奉献给人们以愉悦。阿兰认为:不可能用月季来收买人格,邪恶永不可能玷污月季。

阿兰-梅昂一直关心注视着13

亿人口的中国人对月季花的热爱,他深知中国这块土地和人民在历史上对现代月季发展所作出的伟大贡献,也知道当今从贫困中走出来的中国人民对现代月季的热情,看到中国未来的市场前景。早在多年前中国改革开放时就有法国驻华使馆农业专员米歇尔埃特(MICHEL HERMITTE)与梅昂庄园亚洲代表于一(JACOUES HULLY)与中国有关公司接触,准备合作发展,于一说:如果中国13亿人口的十分之一每人每年消耗一打月季花,世界上那个公司也难以供应!


1995年,庆祝联合国成立五十周年,在日内瓦举办了月季集会,当时的秘书长埃及人加利和阿兰一起出席并接待了全球150个国家的青年,并向大会增送了法兰西斯-梅昂创育的“和平”作为五十周年庆典的标志,这花束迈进了与”和平鸽”, ”橄榄枝”的行列同时成为了和平的象征。这个诞生於战争,以不可思议的途径保存下来的有生命力的月季的事绩感动了大量青年人,同时联合国再次选择该月季作为传达和平的讯息,因为和平像月季一样是永恒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