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房公主的报复

     

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日久生情也不过是权衡利弊。

靳柯是旅游学院的学生,十八岁的她是全校公认的校花,是男生心中的女神,追她的男生快从教室门口排到学校门口了,但是她一个都没有看上。

她不喜欢同年纪的男孩,总觉得他们太幼稚了,她最理想的男朋友是亦父亦兄型的。

如果是单单漂亮也就算了,偏偏靳柯的成绩也非常好,是当之无愧的学霸级人物。

漂亮的女生比比皆是,但是漂亮又聪明的女生就不多见了,靳柯恰恰占全了这两样,如无意外她的前途将不可估量。

青春期的女孩子怎么厉害有时也抵不住花花世界的诱惑。

靳柯同宿舍的女孩子每天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她们拿着新款的手机,穿着时尚的衣服,背着名牌的包包。

靳柯心里有点小小的羡慕,她也想过一下她们那样的生活,但是想到家里的经济状况,靳柯就把这种想法压在了心底。

靳柯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正在读高中,家里也没什么挣钱的门路,一家人全靠爸爸一个人在工地上没日没夜的干活养活。

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周末的时候靳柯会找一些兼职来做,比如发个传单,做个临时促销之类的,虽然挣得不多,但总归是一笔小收入。

有一天和靳柯同宿舍的琳琳神神秘秘地对靳柯说:“小柯,有一个特别轻松的工作挺适合你的。”

经过琳琳地介绍,靳柯才知道原来所谓的轻松工作就是去大型娱乐会所做包房公主,也就是帮客人点点歌,倒倒酒之类的,一个晚上能拿到好几百元。

靳柯有点犹豫,她觉得这不是什么正经的职业,万一被老家的人知道了,不知道会传出什么风言风语呢?

琳琳劝她:“你天天去发传单才能挣几个钱?这一晚上顶你发一周的传单了,你挣钱多了也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

琳琳的最后一句话打动了靳柯,她想着爸爸粗糙的双手,饱经风霜的脸,心里有了微微的松动。

在琳琳地鼓动和怂恿下,靳柯来到了会所面试,没有意外地被录取了。

培训了一周以后,靳柯正式上岗了,会所里面的工作服是一件红色的旗袍,不是太暴露。

统一的工装也能被靳柯穿出不同的味道,旗袍穿在靳柯的身上,居然被她穿出了大家闺秀的既视感。

正式上班的第一天靳柯被领班分到了一个包房,靳柯比较幸运,包房里的顾客素质比较高,没有被吃豆腐的事情发生,一晚上很快就过去了。

靳柯下班后拿着客人给的三百元小费无比的兴奋,要知道小费再加上工资一晚上就有六百元了,这在以往要十天才能挣这么多呢。

靳柯渐渐地习惯了会所的工作,做起来越发地得心应手了,刚到会所时的拘谨已经被落落大方代替了。

收到的小费也越来越多了,毕竟会所是个看脸的地方,靳柯的高颜值和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气质在会所里也算是无人能及了。

临近元旦的时候靳柯接待了一批特殊的客人,为什么说特殊呢?就是这帮人来会所很勤,基本上一周两次,但是从来不叫小姐,包房里只有一个点歌公主。

每次这帮人来的时候都会专门点靳柯服务,一来二去的靳柯和这帮人混了个脸熟,还加了他们的微信。

其中有一个叫张凯的自从加了靳柯的微信后就每天发信息,早上发早安,晚上让靳柯注意安全。

靳柯和张凯的联系越来越多,没事的时候两人就聊生活,聊八卦,天南海北的胡聊。

靳柯觉得遇到了知己,张凯也说是靳柯唤醒了他沉睡的聊天功能。

不知从哪一天起两人的聊天就变成了张凯诉说婚姻的不幸,靳柯静静地听着,偶尔回一两句安慰的话。

张凯说:“我的婚姻完全是一滩死水,我说的我老婆听不懂,她说的我又不想听,要不是孩子我们早就离婚了。”

张凯总是有意无意地说:“要是他能年轻个二十多岁多好,那样就可以无所顾忌地追求靳柯了。”

靳柯也有一种“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感慨。

其实靳柯也挺喜欢张凯的,张凯满足了她所有男朋友的要求:成熟稳重,幽默风趣。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张凯结婚了,靳柯的骄傲让她不屑做小三,虽然她喜欢张凯,但理智的她却就此停步。

有一次张凯喝醉了,两人在视频的时候,张凯忽然间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靳柯隔着屏幕望着哭得不能自已的张凯,忽然生出了一种要拯救这个男人的想法。

都说男人有泪不轻流,只是未到伤心处,也许张凯的婚姻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吧!靳柯为自己的动心找了一个伟大的理由。

张凯确实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时不时地给靳柯买一些礼物,今天买支口红,明天买个项链,总之礼物不带重样的。

最关键的是张凯不像别人的男人那样,处心积虑地想得到靳柯的身体,他们最多也就拉拉小手,每天送靳柯回去的时候张凯都会轻轻地吻她的额头。

转眼间就到了二月十四,对于这个情人节,靳柯期待得不得了,因为张凯说会有一个大大的惊喜送给她。

二月十四一整天靳柯都是恍恍惚惚的,心里一直想着张凯会给什么样的惊喜?

刚到下午放学张凯的电话就打来了,让靳柯到银河广场门口。

靳柯很快就到了银河广场门口,入眼的是张凯抱着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在广场门口。

靳柯抱着玫瑰喜极而泣,从小到大第一次收到这么大一束玫瑰,而且还是喜欢的人送的,此时的靳柯简直幸福得找不到北。

张凯和靳柯一起去吃了西餐,之后顺理成章地去了酒店开房。

张凯看着白色床单上的红色梅花,动情地搂住靳柯承诺会一辈子对她好,除了名分,其它的都可以给她。

跟张凯好了以后,靳柯就不打算去上班了,虽然她不陪睡,但是在会所上班时不时地会被男人吃豆腐,靳柯觉得这是对她爱情的亵渎。

张凯也赞成靳柯不上班,他开玩笑地说道:“不去上班也好,万一哪天有小鲜肉把你勾走了,我哭都找不到地方。”

靳柯辞职以后就住到了张凯的公寓里,每天除了上学其它的时间都和张凯腻歪在一起。

靳柯这段时间觉得像做梦一样,每天早上起来,迎接她的是一个早安吻和一份爱心早餐,晚上回来迎接她的是男朋友温柔的笑脸。

靳柯觉得这才是她梦寐以求的生活,比起其她的女生,她真的是太幸运了,她觉得上天没有辜负她的矜持和等待。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靳柯也不例外,她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爱情的甜蜜,却忽略了很多细小的东西。

一天靳柯放学的时候接到了张凯的电话:“宝贝,我在世纪酒店208包房等你,穿漂亮点哈!”

靳柯不疑有他,回去换了件漂亮的衣服直接来到世纪酒店208包房。

到了房间才发现房间里还有其他人在,张凯看到靳柯来了就给介绍道:“柯柯,这是市局的张局长。”

张局长伸出手来色眯眯地看着靳柯,这样的眼神让靳柯极度不舒服,但是碍于张凯的面子,靳柯还是忍住恶心和张局长握了握手。

张局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握手的时候轻轻地挠了挠靳柯的手心,这让靳柯心里没有来地感到不安。

快结束的时候张局长倒了一杯红酒给靳柯说:“靳小姐,很高兴今天能认识你。”

靳柯觉得张局长的话有点奇怪,但是为了不抹张凯的面子,还是把酒喝了。

喝完酒的靳柯觉得头有点晕晕的,心里想着平常自己的酒量虽然不好,但也没有这么差啊?

晕晕乎乎的靳柯看着眼前的张凯变成了两个,使劲地摇了摇头,对张凯说道:“张哥,我有点头晕,可能是醉了。”

张凯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张局长就扶住了靳柯,并对张凯说道:“张总,靳小姐喝醉了,你们先走吧!改天我们再聚。”

靳柯此刻觉得像踩在棉花上一样站立不稳,只能靠着张局长,以后就没有记忆了。

靳柯醒来的时候,望着洁白的房顶有一瞬间的迷茫,不明白自己在哪里?

记忆回笼靳柯想起来自己喝醉了,对于喝醉以后就没有记忆了。

想必是自己喝醉了,张凯带自己来的酒店,靳柯幸福地转过身去,看到床上还在睡觉的男人,靳柯的脸刷地白了。

床上的男人不是张凯,而且张局长,靳柯懵了,她不知道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张凯知道吗?她不干净了,张凯还会要她吗?想到这里靳柯呜呜地哭了起来。

靳柯地动静惊醒了张局长,他坐起来对靳柯说道:“靳小姐,你回去给张总说一声他要办的事我给他办好了。”

说完张局长穿上衣服就走了,留下靳柯一人在酒店里,此时的靳柯浑身冰凉,张凯为了利益把她送到了张局长的床上。

就在靳柯胡思乱想的时候,张凯进来了,一进门就搂着靳柯说:“对不起,宝贝,我惹不起张局长,实在没有办法才这样做的,你原谅我这一次吧。”

张凯一边道歉一边拿出一张卡给靳柯,并且对靳柯说:“宝贝,绝对不会有下次了,拿着钱去买点喜欢的东西。”

靳柯望着满脸愧疚的张凯,决定原谅他这一次。

靳柯一个人来到商场,望着琳琅满目的奢饰品,不由得苦笑,之前自己想买一支口红都要想半天,但是现在却可以豪不费力地买上一百支,但是却没有当时欢呼雀跃的心情了。

没过多久,靳柯又一次被张凯送到了另一个男人的床上,事后张凯不停地给靳柯道歉,并且指天誓约地承诺这是最后一次。

而靳柯又一次选择了原谅,她觉得只要张凯还爱着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就这样张凯一次次地把靳柯送到不同的男人床上,一次又一次地获取着不同的利益,而靳柯还是一次次地原谅张凯。

一次靳柯半夜起来喝水的时候无意间听到张凯在书房打电话。

“你放心吧!我保证明天把靳柯送到你床上。”靳柯听到张凯的话莫名地感到悲哀,她没有惊动张凯转过身去打算去倒水。

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张凯的声音传进了靳柯耳朵里:“怎么会舍不得?什么喜欢她?一个婊子而已,那么宠她还不是为了让她更听话。”

靳柯此时的感觉如同寒冬腊月里被浇了一桶冰水一样,冷得像心里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原来所谓的爱情,所谓的宠爱不过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可笑的是靳柯还陷在自己编织的美梦中,一次又一次地为张凯找理由,真是傻透了。

靳柯此时心里恨及张凯了,她想着一定要报复这个人渣,靳柯不声不响地回去了,装作什么事都不知道。

此后的时候靳柯总是有意无意地打听张凯公司的经营状态。

张凯问起来为什么问这些的时候,靳柯总是撒娇地说:“想多了解你多一点嘛。”

张凯虽然不知道靳柯已经知道他的真面目,但是他不是特别信任靳柯,每次都四两拨千斤地糊弄过去。

经过一段时间细心地观察,靳柯发现张凯的公司有两本账,一本是应付上面下来检查的,一本是真实的账目,但是张凯把这些账目保管得很严,靳柯短时间根本没有办法拿到。

功夫不负有心人,靳柯终于凑齐了张凯的电脑密码,把里面张凯这几年公司的账目拷了出来。

靳柯把U盘匿名寄给了税务局,税务局根据这份材料抓住了张凯,查封了张凯的公司,并依法判刑张凯十五年。

做完这一切的靳柯申请了出国留学,她想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重新开始。

因为你,我给自己画地为牢。我为自己和你反复找借口。自己骗自己骗了那么久,终于还是骗不下去。其实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你还不够爱我,或许你从来就没爱过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