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这不是初恋(10)

一无戒365训练营极限挑战第100篇

上一章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十、生日狂欢

阳历的十一月十七号,是我的生日,这一天也是班长顾琰的阴历生日,而十八号是李星然的生日。正好凑在周末,我们仨一合计,决定过一个集体生日。

我记忆里的生日,总是妈妈约几个同学,带上各自的孩子们聚个餐,大人们聊得嗨,孩子们玩儿得嗨。

那些生日聚会就都被后来的记忆覆盖掉。我也不记得从哪一年开始,我们脱离老妈的管束,开始自己谋划生日聚会了。

虽然脱离了老妈的视线,却仍脱离不了老妈的经济援助。老妈倒从不抠门,每次都给些钱,允许我带三五个好友聚聚。这一次也不例外,老妈甩给我一张卡,‘老太太鸽子楼’的充值卡。

“你们预计多少人?林晓阳。”老妈总是对我直呼其名的,我打小就没个昵称什么的,老妈说这是家传宝典,从姥姥那儿传过来的。我看不出来这有什么坏处或是好处,说叫小名亲昵吧,老妈叫我林晓阳,我一样觉得亲昵啊。我从不在名字上寻找娇情,应该免强算一种好处吧,总之只是一种习惯而已。

“十六个吧。卡里有多少钱啊?老妈。”

“八百,应该够你们吃了。不够了给妈妈打电话,我给你微信打钱。”

“我们三个AA制的,哪能花那么多呢?”

“行,你这能当大厨的人,我当然信得过你,不用吃太花哨,但要让同学们吃饱。”

老妈倒真不是取笑我,我对烹饪是有些兴趣的,炒个一般的家常菜,研究个小糕点的做法,对我来说也都是兴致所至的事情。我和老妈有个葱花梗。那个周末,老妈做饭喊我给她打下手:“林晓阳,帮我切个葱花儿吧。”

“来啦。”我蹦进厨房,老妈准备炖牛肉。

“葱在哪?”

“冰箱里有小葱儿。”

“妈,是不是只有小葱儿切出来才叫葱花儿?”

“嗯。”

“大葱切出来叫不叫葱花儿?”

“大葱切出来也叫葱花儿。”

“那洋葱切出来叫不叫葱花儿?”

“嗯,这个还真不叫葱花儿了。”

“大蒜切出来叫不叫蒜花儿?”

“那叫蒜蓉。”

“哈哈哈,老妈,我这么不正经的问题,你也能这么正经地回答,也是奇葩哈!你这是情商低的表现,知道么?没有幽默感!”

“呵呵,你老妈不是情商低,是没有情商好不好?”

“好吧。我承认你这句话很有幽默感!”

老妈在我面前也不总是严肃认真的,也会有无厘头的时候。比如,老妈批评我拖沓,磨蹭:“林晓阳,你说你这么磨叨是像谁啊?咱家三辈子的亲戚,从哪儿也找不出一个像你这么能啰嗦、不守时的人啊!”扭头看了一眼电视里的猪八戒:“难道像猪八戒?”然后我俩对着电视把眼泪都笑出来了。

老妈帮我们订了一个二十人台的VIP厅,我们三个约了各自要好的朋友,放学后闹哄哄地往饭店走。

“这么多人干嘛去啊?”路上又碰到没约的同学。

“他们有仨人儿的生日pa,给他们过生日去。”

“这么热闹?我也去成嘛?”

“什么叫成妈?必须必啊!”

这个对话被录音后重复播放了。于是,人数直往上蹿,最后,在那个二十台的餐桌上,坐了二十六个人,我们班的一半学生。

“你们是要在这儿上课么?我说,聚这么齐。”顾琰不忘调戏这帮子姑娘小伙儿。

一大桌子人光顾了热闹了,我就点了菜:“六凉十四热,先上着,不够再点啊。”

“送个生日礼物吧。”有人起个头,二十多个人挤在我仨周围瞎起哄,闹得不可开交。

我收到了五个大得跟我的脸差不多的彩虹糖,其他的一股脑塞进了书包里,顾不得细看。

这帮子不可一世的家伙,耍起嘴皮子来,一个比一个溜。餐厅里完全不像是聚会,更像是超豪华阵容的群口相声,捧哏和逗哏的都抖着包袱,观众与演员相互捧场,热成一锅粥的闹啊。

每道菜上来时,不够一人一口的,于是怪叫声又起:“你们这群猪,能不能给我留一口啊?”

服务员不得不东边放一盘,西边放一盘,免得转不到头就光盘了。

待吃得差不多了,大家也都累了。热闹劲下去,三两人结伙,有聊《王者荣耀》的,有聊流行曲的,有聊八卦新闻的,有聊猫猫狗狗的。又聊累了,顾琰提议去KTV,于是,我们又转战歌厅,直吼到嗓子失了声,才疲惫地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啦!

我回到家时,已经十二点了,老妈亮着灯睡着了。这是老妈的一贯作风。

我帮老妈关了灯,又和狗狗玩了一阵子,才上床睡觉了。

待到向老妈汇报财务的时候,已经是周六晚上了。

“你们多少人一起吃的?”

“二十六个。”

“哇噻,怎么这么多?”

“我也不知道啊,反正就越聚越多了。”

“花了多少钱?”

“四百五。”

“什么?四百五?”

“是多了还是少了呢?老妈,你这语气?”

“上次我们五个人吃了三百。你们二十六个人吃了四百五,是怎么吃的?能吃得饱?”

“我也纳了闷了,问半天要不要加菜,都光顾说话儿了,哪有人管吃的啥?我估计给他们一粒羊屎,也敢有人吃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

“我也是服了你们了。”老妈一幅不可置信的表情,给这次生日狂欢画了一个大大的叹号。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