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时花开(57)

图片源自网络

《瞬时花开》目录
上一章:瞬时花开(56)

“咦,筱婷,你有这张光碟!能不能借给我听听?”下午放学的时候,思嘉从筱婷座位后面经过,正要离开教室,忽然瞥见筱婷课桌一角的CD,于是很感兴趣地俯身拿起来。那是一张美国著名歌手的专辑,唱法前卫且极具个人风格,在世界各地都有不少粉丝。

“哦,是吴凡的,你听完顺便帮我还给他吧。”筱婷貌似随意地回答。

思嘉听了略有惊讶,却也没有多问,拿着专辑先行离开。

筱婷收拾好书本,稍后走出教室。不觉间已是初夏,空气的热度正如思嘉的人气一样节节攀升。最近一段时间,上学放学的路上,筱婷常常绕路经过校园里的喷泉,去看水潭里不知何时栽种的睡莲。她总是一面缓缓地走上汉白玉的小拱桥,一面低头欣赏桥下的美景。“8”字型的水潭中,一片片圆圆的碧色叶子,聚托着睡莲洁白的花瓣,这边一朵,那边两三朵,开得不密集,却美得安然,让人流连。

它们就那样静静地躺在碧绿的叶中央,早晨绽放,黄昏合拢,面向蓝天任云卷云舒,背靠水面由倒影幻化。它们洁净无暇不被搅扰,似乎与夏天的烦闷、鸣蝉的聒噪、人群的躁动全然无关。好久不与思嘉一同赏花,筱婷凝望着水上的白莲及其水中的倒影,她似乎已经习惯了独自感受这份幽静。此境此景,令她不由得想起高一时Miss宋为他们诵读的诗句“小园香径独徘徊”,还有她钟爱的那句“自歌自舞自开怀,无拘无束无碍”。不知Miss宋现在好吗,是否做到了“无拘无束无碍”,不管是为了追求爱情,还是为了追求梦想。自从Miss宋悄然离开后,女生中那阵清新的“朦胧诗之风”不再兴起,筱婷自己也许久没有写诗了。也许高一时写诗,是因为对曾奇巍的特殊情怀,每次偶遇带给她的欣喜,像一串串叮当响的风铃般扣动她的灵感;而自从高二以来,她的心境更多地被忧伤、孤寂等愁绪所占据,使她感知不到那清脆悦耳的欢乐铃声。

和上学期一样,这学期吴凡主动找筱婷分享过三两次书籍和音乐;也和上学期一样,每次都选在筱婷上学放学的路上与她相遇。刚刚被思嘉拿走的CD,就是某一天清晨,吴凡等在汉白玉的小拱桥上,微笑着递给她的。今天她把CD带到学校来,原本是想还给吴凡的,没想到放学时把它放在课桌上,凑巧被思嘉发现了。也好,免去了还东西的麻烦。每次找吴凡,总要审时度势,等到两人相对独处的短暂时刻,又总是有点害羞和尴尬。

思嘉回到住处,肖茹一见她就兴冲冲地跑过来说:“周末别回家了,跟我们一起去荷田市玩吧!”

“你们要去荷田?”思嘉饶有兴趣。荷田市是临近的一座城市,以其从明代遗留下来的荷田古镇和风景怡人的中央公园闻名,思嘉一直想去看看。

“对呀,林凯把行程都安排好了,上午游荷田古城,下午逛中央公园!”

林凯是高二(6)班最有影响力的男生,也是校篮球队的成员,说起来还跟秦宇是队友。

“听起来不错呀。”思嘉有点动心。

“去吧去吧!”肖茹热情恳切地劝说道,“林凯还特地拜托我说,一定要诚邀校花同学加入!”

想想这学期过得好快,从三月艺术节以后,自己就一直埋头于功课,尤其是和秦宇展开“秘密恋爱”之后,更觉得时光飞逝,日不暇给。转眼间又快要期末考试了,这个周末不去的话,往后可真没工夫出去玩了。这次跟大家一起放松一下,回来以后正好集中全力准备考试。这样想着,思嘉便一口答应:“好吧,那我给家里打个电话,说周末不回去了。”

肖茹高兴得蹦起来:“太好啦!”说着便上前搂住思嘉,重重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和后背,给她一个“肖茹式”的拥抱。
与秦宇的感情,思嘉没有跟肖茹提起过。肖茹虽然曾听到一些传闻,但她性格大大咧咧,并不是那种捕风捉影的女孩,所以对于别人的八卦也不太上心,往往是左耳进右耳出。有时候看到她熟悉的男生和女生公然搭对,她还会瞪大眼睛惊呼:“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对上眼的?”惹得大家捧腹大笑,得出结论说,关于恋爱的事,肖茹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这也是跟肖茹相处轻松自在的地方,大家都是朋友,没有那么多敏感的话题。

所以肖茹的哥们通过她接近思嘉,可谓进退有道。除了那两个写情书的男生被思嘉婉拒以外,别的男生都采取迂回战术,跟肖茹混得熟络争取与思嘉见面的机会,聚在一起时打探思嘉的喜好,不着痕迹地慢慢接近“校花”同学。林凯就是其中一员。而思嘉也不介意跟他们相处,只觉得肖茹周围是一帮热闹好玩的朋友。

下一章:瞬时花开(58)
瞬时花开 目录

诚意推荐 简书连载风云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