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同天‖且作一场吟咏

楔子

“南师大不好吗?又近,心理学又顶尖,为什么报苏大?”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想上天堂。”嘻嘻一笑,已经憧憬起了于湖畔江上烟雨行船,在精致园林曲径通幽,全身放松轻盈,卸去一切功利与疲累,做闲云野鹤,自在山水畅游。

也许因为,高考之后,放松已经是我唯一的希冀了。

这是本部还是东区来着

1

独墅湖校区算是苏州大学最小的校区,芦苇道悠远绵长,直直地串起宿舍楼和教学楼,道旁便是食堂。在这条一眼望得到尽头的大道上,迷路,成了件难事。

踏出宿舍,遇见岔道口,左还是右,下定选择之后便是无所顾忌地一往直前。

我喜欢骑车的时候戴上耳机,在长长甬道上,听着音乐发呆,剩下的工作交给运动记忆来完成,车轮碾过平直的道路,发出轻微沙响,微风拂起调皮的发,吹起轻飘飘的衣摆,飒飒舞动,耳机里流泄出曼妙乐曲,将思绪带进与此刻错开的平行空间。

不自觉间,总会热泪盈眶,三年的高中生涯,流泪在数学试卷红色的叉上时,这段情景憧憬希冀了多少遍啊。

然而,不是所有时刻都能享受校园路上的悠闲时光的。当舍友早早出门去早课占座位的时候,寂静的宿舍显得格外冷清。于是只能飞速下楼,飞速推出宝车,以光速疾驰到教学楼,去踩点喊到。事实上,匆忙骑行的时刻要远远大于悠闲享受音乐的时刻。似乎进了大学,时间流逝地更快了,除了学业,社团组织活动工作层出不穷,于是每天脑海只有二字悬浮:睡觉。一切急行只为多睡几分钟,无论午觉还是晚觉。

现在还记得由于辩论准备,凌晨两点走出文综楼的场景,天空没有星星,月光暗淡,连轴旋转的思绪,被无声的夜尽数吞没,减了波澜,化为平静。

辩友们在长长的芦苇道上漫步,热烈激扬的拆论,化为似水悠久的闲聊。熬了夜,却不想火急火燎地赶回宿舍睡觉,只想慢悠悠地和伙伴天南海北地瞎扯。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是在意的,但又说不上来。

在岔道口和辩友分别时,一个回头,看出来了。芦苇道上两排路灯,每一盏,都在闪着柔和的光,是橘黄色的,照在前行的路上,也照在挥手道说再见的伙伴脸上。

夜空是触摸不到的黑,而凌晨两点仍闪耀的灯光,在晚归的我们结伴同行时,铺展了路,驱散了暗。

独墅湖的小桥

2

“去拙政园了吗?”

“没有。”

“虎丘呢?”

“没有。”

“平江路,狮子林,留园?”

“都没有。”

“那你去了哪儿?”

“独墅湖图书馆,智残学校,福利院,本部和东区。”

爱苏州,不得风风光光游历一遍其名胜风景,在悠闲的周末去烟雨行舟,去亭台楼阁,去雅致园林?却未得偿所愿,而是奔波于各种志愿活动和组织活动里,得到的却是另一种别样风景。

进大学前,一心只读圣贤书,如今则成了步入社会的大人:孩子们仰起脸,用稚嫩的小手叠着纸花和纸船,你一声夸奖,他们回你最灿烂的笑容;老人静坐,你仔细听他们的絮絮话语,感受岁月的印记化为皱纹,铭刻在他们脸上,感知苍老的不可逆转和无奈安详;去本部和东区,逛科技展览,参加辩论比赛,有输有赢有迷路,都是经历,都是值得开怀一笑的回忆。

出校园再回去,窄窄的道路无法让并行的几辆车通行,苏州的街道是行人的天堂。汽车会静静等你穿过没有红绿灯的斑马线,你停着,它便也停着,在尴尬里拾起匆匆脚步,去到马路的另一侧,车才从背后启动,缓缓加速而过。

做完志愿,一身劳累地回到食堂,甩下背包占个空位,去排队点自己爱吃的快餐,咖喱饭或是意面,有时和同行者谈谈日常,有时独自一人思索人生几何。再回宿舍,爬上床铺美美地睡上一个午觉。一个宿舍,在周末往往见不到人,各有各的忙碌,晚间同归于一间屋,却也自是少不了嬉闹闲聊和插科打诨。

荷花池

3

苏州的雨,令人头疼。小雨伴着大风,好像雨丝都是从江上吹起来,再撒进校园的。打伞显得矫情,不打又会被渐淋个湿透。

下定决心努力复习的我,在一个阴沉飘雨的黄昏,跨上电滴,去炳麟图书馆,却在踏上最高一级台阶时停住,转身流连在大厅门旁,远眺沉云翻滚,雨滴微漾。平坦的草场延伸到音乐厅,在炳麟的最高一级台阶上,视野及其开阔,西沉的云朵金边闪耀,空中的雨粒在风里转着颠三倒四的圈圈,都看得一清二楚。

无所畏忌的青年插着衣兜淋雨款步,举着伞的姑娘转着伞柄躲避水洼,一对情侣晃过,一把伞下是轻轻相携的手。图书馆内的大厅,是嗡嗡书声,少男少女举着书默背或是出声,或倚着栏杆,或端坐椅上,或来回踱步,意图拼一场锦绣年华。

门外门里,一个是微雨倾洒的享受当下,一个是紧抓光阴拼起的光辉未来。我就站在大门入口附近,静静地欣赏周边人物、景物和建筑构成的图画。

此刻的我,感受到了自由。没有人硬逼着出门或是进门,一切都在自己掌握。我一直喜欢这种感觉,一切都让我自己选择,怎样的人生,怎样的目标,如何度过。

手机响了一声,是舍友发来微信,今晚烧烤外卖走起。

入了图书馆的大门,再出来时,天已黑起。

回宿舍安稳的港湾,便是在烧烤和真心话大冒险里,尽情潇洒了一通。

尾声

到头来,烟雨行舟,漫赏园林,一个都没有达成。

老朋友的一声嘲笑后,我也笑起。是释怀而自然的笑。因为除了让自己放松,这世上,还有更多值得花费时间精力去做的事,以前不知道,不愿想,现在则是全情投入,不后悔畏忌。再让我选择的话,将做闲云野鹤的愿望再次推迟,也未尝不可。

好嘛,这个学期都不回学校,我承认有点儿想了。


本文由进化朗读者小岛助力。我们既推优贴,也选美文。

欢迎入驻【进化朗读者的小岛】

投稿请移步小岛专题【山川异域】

赏文请移步小岛精选优推专题【风月同天】

推文不看权重,优秀应被看见,你我理应遇见!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