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陪护老爸的日子里

     

      22日】静宁晴。今天是陪护老爸住院以来最忙最累的一天,也是最开心的一天——老爸不仅出院回到家里了,而且自摔伤后第一次排大便(精确地说,老爸已有20天未大便了)。老爸今天能够排出大便,主要是麻仁润肠丸和开塞露的功劳。话说出院,上午医生查房时说可以办出院手术了,我们也觉得再住下去没多大意义,一拍即合,说出院就出院,我抓紧整理行李,弟弟从医院120急救中心找好救护车,哥哥在病房陪老爸等候,三下五除二,一切准备就序,下楼、上车、出发,十几分钟到家,心情猛然开朗起来。午饭后,我冲澡,老爸稍作休息,弟弟从医院办完出院手术带回医生开的麻仁润肠丸,哥哥给老爸喂药……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折腾,排完大便的老爸脸上露出了笑容,这笑容自然而轻松。

出院回到家感觉真好

      23日】静宁阴雨。老爸出院回家第一个晚上,我和哥哥轮换陪护,我前半夜,凌晨1点后哥哥陪护。由于昨天白天吃了麻仁润肠丸,老爸一夜未消停,尤其后半夜,我单独闷头大睡,老爸拉了三、四次,这让万分排斥大便的哥哥吃了不少苦头,他和嫂子一边擦洗,一边胃里翻江倒海。我倒好,连做梦的功夫都没有——实话实说,在医院的半月里,还真没有像昨晚这样一气睡了5个小时。今早被哥嫂手忙脚乱打理老爸屎尿的嘈杂声惊醒后,我迅速加入擦洗的激烈战斗,看到哥哥面对老爸不停拉屎而流露出的无奈,我既好笑又担心——笑自己的嗅觉太理解我了,根本闻不到臭味;担心哥哥会随时呕吐。还好,我始终没看见哥哥吐出来,但我相信他强制咽下了不少反胃的口水。出院了,让老爸吃药拉空肚子也是我们弟兄的一大心愿,但反复拉又担心老爸虚脱,为了能够两全其美,我们给老爸吃了泻立停。 

哥哥在陪护老爸

      24日】静宁阴雨。尽管用了泻立停,但昨天至今晨老爸还是拉个不停,只要小便,大多会拉一点。真难想象,老爸在这次摔伤之前大便一直不畅是何等的痛苦啊?昨夜,还是我和哥哥轮换陪护老爸,哥哥前半夜,我后半夜,只是我昨晚睡得早,直到凌晨3点听见哥哥咳嗽我才主动起床接替他。我之所以睡这么长时间,知道是哥哥不忍心打扰我香甜的梦,而且我还能想象到他在给老爸清理大小便时一定喊醒了嫂子帮忙——兄弟情,手足情。昨晚,哥哥忙乎了一夜,我美美地睡了一觉。

给老爸受伤的腿活动筋骨

      25日】静宁阴雨。昨晚和哥哥说好的,他上半夜陪护老爸,我下半夜陪护,可我一觉醒来已是凌晨整6点。竟然睡到自然醒,那肯定是老爸一夜没再怎么折腾人。太好了,这是我最大的期盼——从兰州赶回老家整整20天,总算有了盼头。接下来的日子,痛苦也罢,艰辛也好,老爸只能慢慢恢复了,当然,我十分清楚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里,为了老爸的康复,哥嫂还要付出很多心血和汗水。是的,不管做儿女的多么努力,老爸的痛苦只能自己承受。但愿老爸的伤能够早日愈合,祝福老爸的晚年平平安安。

嫂子给老爸喂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