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一)


世界上的脸总共有900个。我是说原型脸。

900个原型脸混合成我们现在看到无数张脸。

因为程序的错漏,难免会有一些相似的脸,有的时候甚至还会出现完全一模一样的脸。比如唐朝大诗人李白,他的脸和近代某位俄罗斯大作家完全一样。为了避免人们产生过多的猜疑,我们把他们移到了不同的时空。

19世纪摄影技术被发明了,与其说发明,还不如说被发现了。这些关系到文明重大改变的发明,是被安排和设置好的,在某个时间会自动弹出,由指定的人揭开它。之所以这样安排有其复杂的原因,不是这一页字都讲清的。

也就是因为摄影技术的发明,所以我不得不离开我最爱居住的小熊星三号,现在坐在上海武康路的某所公寓里面,在喝完了自己家咖啡店的外卖咖啡后,百无聊赖的打一些字,而这些机密的公开,并不会影响到我的生命。事实上,这个硒盒子里的秘密是在地球历2014年可以被公开。

“阿哦,衣柜又脱轨了,你快来帮我修!”我的妻子是王DK,她来自台湾,这是我在地球上的唯一合法妻子,她的脸是比原型脸更初始的最早来到地球的9张脸之一。

上次我看到耶稣、释迦摩尼、默罕默德以及老子打麻将的时候,大名鼎鼎的女娲刚好驾着彩云车来做客,所以我刚看到王PK的时候,我就马上在脑海中浮现了女娲的样子。没错,这就是我在地球卧底了2500年,苦苦追索的脸。

当然我们小熊星人的时间观念和地球完全不一样,对我们来说2500年是可以任意移动的,就是我们可以从昨天到明天正向的走,也可以从未来到古代倒着走。或者以哈马克斯数列跳着走,这个数学公式难度太高,世界上恐怕只有爱因斯坦能懂。

爱因斯坦是我老乡,这家伙惹了不少事情,谁叫他喜欢沾花惹草呢,说了很多不该说的秘密,把原子弹的发明提前了30年,就像当年的达芬奇一样,公布了不该公布的解剖图。

王DK是个很可爱的狮子座女生,个性爽直,也不乏娇柔。不过她有一些些小怪癖,比如她无法忍受衣柜门的脱轨,一旦衣柜门脱轨之后,我必须在3分钟内把它修好,要不然她就在那里一直叫、一直跳。

她并不知道我的职业其实是出租车司机,因为每当她睡着的时候,我会将光能防护罩开启,对她而言就是恬然的梦乡,趁此机会,我就坐上我的出租车,去做我的正职。

这是一辆可以任意在时空里穿梭变形的出租车,我喜欢它变成30年代上海的自动驾驶黄包车,因为我可以遇到很多骚包的文艺青年,比如徐志摩和鲁迅,还有胡兰成。

我的工作就是搜集脸,发现时空里消失的那剩下的360张脸。这么说吧,就像集邮,只要集齐一套,我就可以完事儿,回小熊星了。

当然了,我刚才说的摄影技术的出现,使得我又新添了一项工作。由于人们现在经常通过照片,更容易对照脸型,从而发现脸的相似性。为了杜绝这种情况,我必须要清理这些人们有可能发现的重复的脸,保证脸的单一性。

王DK在呼唤我了,我要去修衣柜了,今天就谈到这里吧,下次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